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晚安kiss》

「哎呀這麼晚,該睡了。」比賽結束,鷹隊大獲全勝,馬場心滿意足的關掉運動台。吵雜的播報聲一消失,深夜的寂靜才終於襯托出來。

「你還知道該睡了喔……」早就已經躺在沙發上半夢半醒的林,即使快要睡著也不忘抱怨同居人。

心情正好的馬場傻笑著咧咧嘴,伏下身子。「小林親一個?晚安吻。」

「走開!」林嘟噥著側過身子閃避,把馬場的臉推歪。

討吻不成,馬場沒死心又湊過去。林半掩在髮絲下的臉頰看起來這麼水嫩,誘惑著他想更親近,「那、蹭蹭臉就好?」

「去、睡、覺!」林連眼睛都沒睜開,卻把胳膊抬起架開馬場的頭,看樣子是鐵了心不給馬場碰。

馬場稍微退開身子,不滿的皺緊眉頭,考慮三秒之後強制撲上抱緊林,把臉埋進林懷裡亂蹭搔癢,本來就很蓬亂的鳥窩頭這麼一折騰登時更凌亂了。被突襲的林瞬間清醒,尖叫著推打踢蹬要掙脫出馬場身下,但是馬場整個頭埋在他胸前,腳也很專業的壓制住他的雙腿,根本無從逃起。

「林林好香喔!抱起來好舒服喔!」沒喝酒卻比喝醉了還胡攪蠻纏,硬要撒嬌的馬場此時大概心智年齡只有五歲,只不過嘴裡講的比較像變態老頭騷擾的話。

「你發什麼瘋、唔!」林正想罵馬場幹嘛把格鬥壓制技巧用在這種地方,罵人的小嘴就被堵住了,順勢入侵進來的舌頭熟練的攻城掠地,直吻到他無暇抗議。趁著親吻之際,原來嬉鬧著還在林腰間搔癢的大手也逐漸向上,安撫的、溫柔的捧住林的臉。稍稍拉開距離換氣時,馬場手指忍不住多親了林誘引出他欲望的臉頰幾口,被吻到透著緋色的紅頰嫩出光澤,摩挲起來柔軟又透著香氣,讓馬場欲罷不能。

「嗚……」被親吻時林還瞇著眼放鬆身子,似乎很享受情人寵愛的動作,但臉頰被馬場又親又搓揉,林猛然瞪大眼,雙膝一個用力,把正沉溺在情人身上香氣的馬場踹下沙發。

事情來的措手不及,馬場「欸?」的疑惑低喊還沒結束,頭已經撞到沙發前方桌子,發出沉悶的聲響,痛到他登時縮成一團在地上滾來滾去唉唉亂叫好一陣,然而馬場故意叫的呼天搶地,林也是毫無憐憫的反應,就盤腿坐在沙發上,雙手交叉抱在胸前氣呼呼的瞪著他。

「好痛喔喔喔……小林怎麼這麼狠心?」看來是演不下去了,馬場收斂喊聲坐在地上,討好的趴到林盤著的腿上,這次倒是沒有被推開,顯然今天林的雷點是臉頰。

「吵死了,你活該啦!」林嘴上還是不耐煩,但手已經伸過去替揉馬場撞到的額間。腫起來了,看來撞的不輕,明天要是瘀青透出來,棒球隊友們看到大概又要關切他們為什麼打架了。「快去冰敷,冰塊我昨天有做了。」

「我要小林幫我拿。」馬場善治心智年齡尚未恢復,目前還是五歲,討抱討拍耍賴中。

「滾!自己去拿!」林感覺到青筋一跳,手指猛力戳上馬場額間腫起的部位。「還有拿我浴室那瓶夜間凍膜過來,都被你蹭沒了,你個馬蠢大白痴!那罐超貴的你知不知道?」


──原來如此。

「……對不起。」

「哼!」


 
评论(4)
热度(38)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