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關閉公告》

因為lof要開始強制認證了,於是會棄用這邊。
文章不刪也捨不得大家的留言,但就此停更。
有什麼好用的新根據地也求推薦~

泳裝林林真是太可愛了💕💕💕💕感謝太太畫出了大家期待(?)的畫面!!!!馬場這爽人真讓人嫉妒(然而打不贏🤣

-九號-:

謝謝"零雨其濛"太太的泳裝梗(´▽`ʃ♡ƪ)
上個月畫好一半,
前陣子有事情加上我乾眼症發作,沒繼續畫完,
回頭再來畫又改了分鏡跟故事_(:3 ⌒゙)_

可能去FB會比較找到人(´▽|
晚回不好意思

《負負得正5 (END)》

**因為一則新聞炸出的腦洞變成長篇,總算寫完惹。

**章節傳送門 1 2 3 4


「咳咳、請讓我稍微釐清一下狀況。」新田擠到三位殺手中間,先朝著馬場發問「仁和加武士……啊、今天沒戴面具應該只算是普通人是吧?你是有話要審問佐野,獲取需要的情報而已?」

馬場點點頭,稍微做出澄清,「正確來說是看他的回答來決定他的生死。」反正是跟警方交換條件來的委託,如果有必要殺掉佐野,交給潛水艇忍者去動手也完全沒有問題。

「那……這邊這位長髮小哥,你是有點帳要算,所以只要揍佐野幾拳,揍完就沒你的事?」新田轉向林,得到一個不耐煩的點頭當作回應。

「至於我們這邊,基...

《晚安kiss》

「哎呀這麼晚,該睡了。」比賽結束,鷹隊大獲全勝,馬場心滿意足的關掉運動台。吵雜的播報聲一消失,深夜的寂靜才終於襯托出來。

「你還知道該睡了喔……」早就已經躺在沙發上半夢半醒的林,即使快要睡著也不忘抱怨同居人。

心情正好的馬場傻笑著咧咧嘴,伏下身子。「小林親一個?晚安吻。」

「走開!」林嘟噥著側過身子閃避,把馬場的臉推歪。

討吻不成,馬場沒死心又湊過去。林半掩在髮絲下的臉頰看起來這麼水嫩,誘惑著他想更親近,「那、蹭蹭臉就好?」

「去、睡、覺!」林連眼睛都沒睜開,卻把胳膊抬起架開馬場的頭,看樣子是鐵了心不給馬場碰。

馬場稍微退開身子,不滿的皺緊眉頭,考慮三秒之後強制撲上抱緊林,把臉埋進...

《錢包》

「小林,你看完了嗎?我要結帳囉?」提著一整籃泡麵和日用品,馬場督促著同居人一前往收銀台,但是林似乎完全沒有放下手上雜誌的意願,只是嘖了一聲表示別煩。

「要不,買回家看?」馬場建議,得到林拒絕的眼神。

「沒有贈品,不買。」連個乳液面膜或彩妝試用品都不附贈,只給幾張明信片的吝嗇雜誌,差評,不買。

馬場苦笑著搖搖頭,決定自己先去結帳,等下再回頭找精打細算的小情人。不過他才剛將提籃放上收銀台,看著店員動作俐落開始一樣一樣商品掃過條碼,他閒下的雙手摸了摸口袋就發現問題來了。

「小林!林林!」

「幹嘛!」以為馬場又來摧自己,林憲明有些不耐煩的從雜誌中抬起頭,對上馬場一臉討好的笑容。

「錢包,忘...

《負負得正 4》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以為可以四回完結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所有角色都不受控制,越寫越長。

**還是繼續努力放點馬場林糖


大約是意識到主人有難,馬場的手機相當適時的響起,來電螢幕顯示是榎田。林也不等馬場開口,順手就接走電話。「蘑菇頭啊?馬場那傢伙開車中,有什麼事?」

『唷!是林啊?我的衣服還乾淨完好嗎?』似乎對於接電話的人是林也毫不意外,即使沒有畫面,也能想像出蘑菇頭此時的不懷好意的笑臉。

「好的很,一滴血都沒噴到。」因為是在次郎拷問完之後,故意解開繩子放今川逃跑,林才從他背後補上兩槍,當然不會弄髒衣服了。

『你們正在...

《負負得正 3》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以為可以三回完結的我真是太天真了,馬場林根本不受控制。

**努力放了點糖


相比起熱鬧的都市,夜晚時分的博多港區顯得寧靜許多,除了少數的觀光客人仍流連於登上博多港塔俯瞰城市夜景,港區之內絕大多數假日仍有輪值的人都已經準備下班返家。

結束一天的工作,倉庫區的嘈雜聲也逐漸遠去,櫛比鱗次的倉庫都將厚重鐵門拉下,僅剩照明燈仍堅守在崗位上,指引著此時才踏入倉庫區的林憲明走向目的地。

港區的倉庫區有少數是以日租或週租的模式出借給需要的公司使用,於是也成為次郎他們進行復仇委託的拷問時使用的空間。由於港區離市中心不算...

《負負得正 2》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我以為可以上下篇寫完結果居然不!

**這次是新田X猿仔的歡喜與哀愁(????)


「可惡──!」

猿渡俊助的暴怒吼聲今天已經不知第幾度在球場響起。

今天的狀況特別壞,投出去的球失誤連連。如果平時只是準度不太穩定,那今天就根本是被奶油抹了一手,連好好把球投出去都有問題。而且猿渡一急躁起來,動作越發粗魯亂來,小小的棒球也隨之像有到了青春期鬧叛逆,更加不聽控制。

手套被重重摔在塵土中,激起一片黃沙。見到熟悉的畫面出現,原先在一旁熱身的新田忍不住皺眉朝搭檔喊,「猿仔,不可以這樣對待手套,要好好愛惜啊!」...

《負負得正 1》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稍微會扯到外傳的事件,然而應該不影響閱讀……應該。

**理所當然的馬場林


『警方今日上午於福岡三越女廁內,同時逮捕一名偷拍狂與女裝男性,偷拍狂佐野已經是累犯,供認不諱表示,自己已非第一次偷拍,實在是癖好治不好才一再犯案,並憤怒表示若非誤拍到男性,也不會驚聲大叫而失手被逮。而被偷拍的女裝男性則表示,自己只是興趣穿著女裝,進入女廁也不過是避免引起男廁騷動,然而警方並不採信他的供詞,正在進一步調查……』


關掉新聞畫面視窗,榎田在電腦螢幕前笑到前俯後仰,完全無視後方林憲明的滔天殺氣,先是搥桌頓足然...

獲得了林林的IG,這讚數太少不科學,我這就去讚爆(醒醒

良時:

<美感教育>的配圖  感謝作者 @零雨其濛 授權

太有畫面感了忍不住就想畫出來w

《美感教育》

*馬場林日常,如果OOC了那就OOC吧(欸


『林小弟今天看我的眼神特別凶狠,相當犀利。怎麼辦?我是不是又做錯什麼?』

次郎一頭霧水的關掉馬場傳來的簡訊畫面,打開另一個通訊軟體,點開林的未讀訊息。『預約明天下午五點,麻煩帶齊工具。』

「哎呀……是之前說的那個嗎?」掩住嘴淑女的竊笑著,次郎想到馬場要被同居人拖來的模樣,就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


最近,林確實開始看馬場越來越不順眼。


倒不是嫌棄馬場天天只想著打棒球,雖然那也是值得吐槽的點,但是要叫一個九州男兒不去看球場上的激烈競賽,不自己拿起棒子敲響清脆的擊出音調,那簡直就像要了他的命似的。

至於明太子的份量那...

《深冬的雙盜壘(翻譯)》


官方短篇集外傳 Extra Games 小說翻譯

只是期中的第一篇,其他篇……再看看。

不會逐字,只會概略翻譯,純粹練手+分享。購入管道是amazon,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刷卡或找代購下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木崎老師的後:博多豚骨拉麵團的第一個短篇,類似前導體驗之類的小說,時間點在卷一後,因為是2014的作品,自己回頭看時有種「我有寫過這個喔?」的不可思議感覺(這點真是太懂了黑歷史如山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月中旬,福岡很難得下了雪。馬場...

《殺手們的海灘假期(下)》

*博多豚骨拉麵團衍生,主馬場林,全員溫馨向
*恐怖靈異故事有,會怕的建議白天閱讀wwwwwww


「消除網路上的評價?這個有難度喔!」榎田望著桌子對邊提出委託請求的老夫妻,露出為難的神色。

老夫妻聽了榎田的回應,原本就侷促的臉龐黯淡了下去,低聲交談似乎是想放棄委託,但又忍不住偷瞄正在享用煎餃的榎田,似乎對於傳說中實力堅強的匿名駭客仍抱持一絲期待。

「請不要誤會,我是說有難度,並不是做不到喔!」榎田嚥下一口煎餃,微笑著提醒委託人。「吶,我可以請問下,為什麼要做這麼麻煩的事情嗎?畢竟真的要做起來,可是一件大工程。」所以讓他知道背後的原因,實屬應當。

臉龐黝黑的老先生點點頭,取出一份廣告...

《殺手們的海灘假期(上)》

*博多豚骨拉麵團衍生,主馬場林,全員歡樂向

*驚悚片段有,會怕的建議白天閱讀wwwwwww


當身著兩截式白色泳裝的少女,頭戴側邊綴著大花的草帽,悠閒的漫步過海灘上嬉鬧的人群時,幾乎是一瞬間就成了沙灘上眾人目光的焦點,無論男女老少幾乎都忍不住要偷看一眼這樣悅目的存在。

以身高來說少女偏高了些,修長的四肢線條結實的恰到好處,泳裝上身是細肩帶搭配三層的抽皺花邊圍繞在胸前,適當掩飾沒什麼份量的胸口,下身的褲裙有著同款的三層小裙擺,將裸露的腰身襯托得更加纖細,及腰茶色長髮隨著步伐晃盪,使大片白皙的美背也隨之若隱若現。

草帽下的容顏被墨鏡遮住大半,只剩下微噘的嘴唇能判斷少女不太開心。她加快步伐...

長圖注意**

為了要拍動畫34的決勝服,拼著兩天內完成林的衣服、包包和粉餅盒,感覺技能值再次被自己逼到點爆wwwww

也把超喜歡的馬場林雙西裝拍了,然而林太瘦/受完全撐不起西裝,像小孩子穿大人衣服(笑爛

外拍時候剛好遇到小孩子玩的電動車出租,拍到香車美人好開心啊////可惜沒有紅色mini cooper不然就更符合了,不過BMW也很好啊就當馬場為了林買新車好了(不要擅自)

把外拍那天的照片合成上相機框,陪林自拍的馬場應該經常會被嫌棄臉呆吧XD

後面兩串長圖不知道能否發成功,第一條就個腦洞開開相愛相殺(???)

第二條是馬場的美夢,妄想回家時嬌妻穿自己衣服來迎接,然而事實上只會看見運動服林豪邁坐姿喊一聲你回來啦就該覺得有進步(…)

剩下拍雙西裝應該就差不多把想拍的都拍完了……吧XD"

勤奮一下拍個旗袍林X西裝馬場

然而仁和加面具真的太好笑忍不住手抖(振作)最後一張是任務完成恢復笨馬狀態,打著呵欠想回家睡覺然而從後面看讓林很想戳上一刀(!!!??)

發個外拍部份正片,緩慢出圖~

雖然對於素體不算滿意,不過換身大工程就不折騰了。等其他配件運送到了好外拍中(搓手

《DOLL》

設定是娃爸馬場買了個特價林林的故事,因為林林專業躺行李箱(也才兩次)實在很像薔薇少女,所以就腦補了下,本來是想寫1/3林林,後來還是決定chobits那種等比例人偶比較好。

之前貼前半莫名會被屏掉,明明是清水,懶的跟系統折騰,直接外連↓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abb7920102yb3y.html

一不小心就寫超過12點了,遲到的情人節自行車(還是敞篷車?)
哎、隨便了。第一次完全用手機打文,速度真悲劇,以後還是筆電吧!

《DRRR&博多豚骨拉麵團聯動小說 概略翻譯》

*日文渣,需要邊看邊查字典確認那種。只能概略翻譯,無法詳細逐字,而且肯定有理解錯的⋯
*馬場林愛好濾鏡全開,非這兩人戲份會講的粗略些。
*夾雜個人吐槽多

Ok的話開始~

因為要去打友誼比賽,所以博多組去了東京。
馬場一出來就好吵,到東京像個鄉巴佬猛讚嘆www 「好厲害啊!人好多啊!走路速度好快啊!」「閉嘴,安靜點!」然後馬場就被老婆打了wwwww

其實林本來不太樂意去打比賽,但有馬場全額出錢搭新幹線(靠,超貴)於是帶著手機和球具和老婆就走了(棒球笨蛋啊⋯⋯

到東京後馬上面臨池袋站的考驗,這段剛去完東京的我超能理解!JR山手線、中央線丸之內線、銀座線,找出口時有東口、西武東口、西武口、西口、南口,這對博多站就...

昨天收到高跟鞋了,本來還很開心還寫了馬場娃爸趴囉,結果莫名奇妙被屏了,連車都沒有是在屏三小喔有病!去死!

做完兩把匕首太開心了,我又再次達成厚紙板吸管走天下的cos道具製作🤣🤣🤣

林林的衣服搞定,裙子修改完後趁著天黑前拍了幾張,光線慘澹,怨氣加倍(不)鞋子請趕快送到吧!!!!
接下來要來弄馬場www

林林的試穿拍。
素體是Luts delf2代,最適合偽娘的美腿體!意外的裙子做太長了,必須再改短,外套還是沒長進的不會做西裝領,領結實在捏不出垂墜感已放棄。
總之飆了一晚做的又爽又覺得自己廢。
之後再來做匕首,還有綁腿上的皮帶!

《債》

渾身痠痛不想動。

躺在床上的林憲明煩躁的挪了挪手臂,對於禍從口出這句話有了全新的體悟。

「我昨天到底嗑錯什麼藥?」

──為什麼會提出用其他方式來還債?

債主馬場聽了先是訝異,然後微笑著回應:「也對,既然林林都主動這樣說了,那就用身體還債吧?」

想到那意味深長的微笑,林忍不住彈起來惡狠狠的嗤了一聲,然後又被腰痠給擊垮。

早知道不要質疑什麼『用五年份的明太子來還債』,雖然任何人聽了都會覺得這代價太便宜,不過事實上債主本人確實除了三不五時問明太子有無補貨之外,確實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要求。

此外還讓欠債的人大搖大擺住進自己家裡,個人物品一來就是就是成堆,理所當然的佔據八點檔時刻的電視、強行...

日版漫畫終於海運到達,快樂的又舔了一晚🤣

《少女們的閒聊》

載運著大量鳥肥的駱駝商隊經歷多日趕路後,暫時在綠洲的小市集裡休息。打發了駱駝手們去購買補給品後,作為商隊領隊的妮琪也總算能稍微鬆懈一下,和已經變成姊妹淘的瑪露姬塔王女一起去吃個點心。

市集裡匯聚了東西方的各式甜點,琳瑯滿目的排列在攤位上,考驗著少女們的錢包和意志,兩人在小攤前挑到眼花撩亂糾結許久,好不容易才選定了幾樣後入座享用。

加入薄荷的甜紅茶、果乾和浸過糖漿的甜甜球很快就送了上來,兩人邊喝邊閒聊著,享受這難得的愜意時光。


「妮琪小姐,妳覺得瑪法姆特將軍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被這沒頭沒腦冒出來的問題嗆了一口紅茶,妮琪有些心虛的趕緊敷衍。「不就是個厲害的傢伙嗎?總是能...

畫冊裡除了彩稿,最值得的就是這幾張了( ˊ̱˂˃ˋ̱ )小時候的兩人都好可愛啊啊啊!還是團沒毛小雞(?)的伊斯崗達魯像玩具似的,還有歐風趴囉的兩人⋯每日吸毒吸吸!!!!!!

《傳說》

高崖上,碎石間,

那鷹敲擊著長喙致碎裂,

那鷹拔下了尖爪當磨練,

那鷹扯去了舊羽如落雪,

苦痛至極,方能脫胎換骨。

莫為其愁煩,

待月後,他必重新得力,宛如新生。

地上之人仰望啊!

當風起之時,鷹的力必加增無窮,

於新天新地裡展翅上騰。


  --摘自巴魯特萊茵國教聖典《依撒伊亞文書.詩篇.鷹傳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還以為你特地來此是想找什麼資料,結果是這個?」在首都圖書館裡不期而遇的兩人,眼神交錯數秒後,重疊在瑪法姆特手中的舊書封面上。

「嗯,那天晚宴聽蘇雷曼前輩提及圖書館有很多帝國的資料,...

《傳書》

**來信**


「『村里的幼鷹快飛到你那了,好好照顧他。』」


揚起手上的小紙條朝著愛鷹晃了晃,蘇雷曼揚起嘴角大笑。「卡特莉娜,我看起來很像個保母嗎?」

體型黝黑的雌鷹低鳴一聲作為回應,低下頭來整理自己的羽翼,似乎對於主人的提問不置可否。

「居然要我照顧人,這可真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囉!」雖然是抱怨,但蘇雷曼的語氣更多的是揶揄。他從指派自己擔任情報網的長官那拿過各式各樣的指令,無論是干擾、暗殺、或保護特定對象,能想到的幾乎全都做過,就是從沒看過要求『照顧』的指令。

「小幼鷹,指得是那個稚嫩的犬鷲將軍,是吧?」

雖然再怎樣看,這張小紙條上也不會迸出更多的字來,蘇雷曼仍是玩味的將紙條...

《逆風翱翔 11》

她不能再多停留片刻,否則便會被後方搜索她的傭兵們找到。

步伐聲很近,就在她躲藏的矮樹叢附近,使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她不能喘,不然被淙淙溪流水聲掩護的優勢便要蕩然無存。即使不刻意偽裝,她也已經渾身爛泥和樹葉,剛才逃跑時跌倒滾落泥坑,沾了一身髒污,現在倒正好成為最佳的掩護。

「隊長,這邊也沒找到!」

「不可能啊!那個臭婊子應該跑不了多遠才對。」

雜亂的步伐聲暫時聚集,幾個彪形大漢提著武器邊東張西望搜查,邊大聲的交談著。

「反正她沒水沒糧,能跑遠也沒用。老子最討厭在樹林裡找人了,回去了回去了!」

帶頭的那名傭兵粗聲粗氣的咒罵幾聲穢語,罵咧咧著示意其他人跟上,他們粗暴的踩踏著一地枯枝落葉

《死生契闊》

「達龍,你經歷過最恐懼的夢境是什麼?」少年凝神詢問似乎從未經歷過恐懼的騎士。對於他專屬的騎士,亞爾斯蘭打心底帶著崇拜,英勇的戰績與健碩的體魄,都不是青澀未褪的王子所能迄及,如今是,未來恐怕亦是。

「夢境嗎?殿下,我從不刻意記住夢境,那不切實際。」

達龍的回答惹來旁邊好友的一聲輕笑,亞爾斯蘭有些羞恥,以為那笑也是一種否定回答,但達龍僅是不悅的瞪了好友一眼,再次直視著亞爾斯蘭認真解釋。

「殿下,如果是作戰相關的夢境,我自然擁有過千百次不止。武者的夢境是心裡最真實的反應,尤其是對死戰死的恐懼,然而死亡是拿來尊敬的,不是拿來畏懼的,如果光記著恐懼,那我就不用戰鬥了。」

「……我不明白。」仍在王...

《逆風翱翔 10》

「雖然很可惜,不過都軟硬兼施到這份上,那個傭兵還是什麼都說不出來,表示他知道的也就真的僅只於此。」奇夫惋惜的嘆了口氣,朝亞爾斯蘭攤攤手表示莫可奈何。

無論是破壞水到的傭兵為誰所派,還是下毒引發傳染病的神官受了誰的賄賂鋌而走險,都是調查到一個程度就再沒有進展。

結果調查了一圈,事情依然卡在原點。

雖然掌握到一定程度的線索,但沒有明確證據下,也很難對幕後引發一連串事件的可能兇手有進一步動作。

「沒關係,無論如何你和亞爾佛莉德都辛苦了。」朝可靠的朋友笑了笑,亞爾斯蘭轉向被秘密召回的基蘭總督古拉杰。歷經冒險風霜到如今位高權重,應當益發顯得豪氣的海上男兒,最近也是愁容深鎖,因為他所面臨的困難不亞...

《逆風翱翔 09》

接收到指令,高佻的女神官莊嚴的朝國王行了個禮,便俐落轉身,指揮士兵將犯罪者帶離國王謁見室,目送著押送隊伍退場,精緻鏤雕門扉喀鏘一聲關上之後,鎖鏈拖行的聲響也隨之淡去,亞爾斯蘭鬆開緊握的手,洩氣的將自己砸在靠枕堆上。


「陛下?」那爾撒斯關心的輕喚。雖然少年在運用演技上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但並不表示他能夠和願意接受這麼做。


「哎……」少年伸手掩住額頭和眼睛,不符年齡的長嘆了口氣。「到底為什麼啊……」他指的是男神官刻意製造毒藥引發傳染病一事,雖然聽起來也像純粹對這麼多接二連三的麻煩在發發牢騷。


如今連神殿都有神官墮落了,也顯示出亞爾斯蘭的政權確實不如外界所見的那樣穩固。靠著強大軍力...

《逆風翱翔 08》

當奇夫開始覺得自己好像挑了個麻煩的工作時,包圍上來的刀光劍影已經不容他反悔。

熟悉的金屬撞擊聲當然沒能嚇倒習慣在各種環境下戰鬥的樂士,只不過對方實在人有點多,即便都是些技巧算不上高明的囉嘍,在昏暗的地下水道裡打鬥依舊讓人以施展開手腳。狹窄空間裡,雜沓的腳步聲受到回音影響難以判斷到底敵人來了多少,混亂的呼喝聲中部時伴隨幾聲慘叫迴盪。

打倒這些人並不困難,麻煩的是不知道他們到底兵分幾股來合力破壞水道,若是忙於打倒這一側的敵人,卻讓另一邊破壞得逞,後果可就麻煩了。思考著怎樣儘快脫離纏鬥,奇夫一擊斬落最近敵人的劍,迅如閃電的搶接後朝掛著照明油燈射去,被擊墜的燈油掉在正想朝奇夫衝來的一名男子身上,烈...

《逆風翱翔 07》

耶拉姆自然知道自己已經憑實力獲得眾多認可,但他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一提。跟在老師那爾撒斯身邊學習許久,再加上復國戰役之中經歷過更多困難,因此目前被委任的工作反而可說是無比輕鬆,要是再做不好那才真是丟了老師和亞爾斯蘭的臉呢!

「算了,你喊習慣就喊吧!當我剛才沒說。」不想多做解釋,討厭麻煩事情的耶拉姆擺擺手,正準備往城牆下走,卻望見兩列騎士護著的隊伍往工程區域這頭前進,迎風飛揚的白底旗幟上紫色鷹紋圓章醒目燦爛,呼應般地,高空中同時傳來老鷹振翅,劃破秋風的高聲鳴叫。

「那是國王陛下的車隊吧?」復國之戰後,所有帕爾斯人都認得那隻老鷹:經常停駐在年輕國王肩頭,有著赫赫戰功的告死天使。仰望著老鷹飛翔...

《傷後》

**25話的腦洞

**看到這樣演也就是有生之年應該能等到二季,感動莫名。


「達龍,你在休息嗎?我拿食物進來囉!」

亞爾斯蘭刻意提高音調喊著,邊鑽入帳篷的簾子後方,軍帳裡厚重的藥草味滿佈,坐在裡頭正磨著劍的騎士緩下動作,以令人放心的溫和笑容迎向方才差點把自己綑死的王子。

見達龍已經將衣服穿好,布料平整如常,便可知道加斯旺德包紮的功力相當可靠。想到這裡,亞爾斯蘭就有些矛盾,他一方面不希望重要的部下們受傷,一方面又希望自己在照顧人方面能有所提昇,但王子手不夠靈巧這件事情已經被所有人公認過,估計只比那爾撒斯堅持的繪畫技巧好上一些,因此當亞爾斯蘭自告奮勇拿起繃帶表示達龍為了他受傷,他要親...

《逆風翱翔 06》

石塊落下時巨大嘈雜聲響,驚得一群原先停在城牆上休息的鳥兒亂飛。

這幾天,這種施工中的聲響從早到晚不規律的響起,期間不時穿插著工人振奮精神的吆喝聲。

由國王所下達的全新王都水利工程,正風風火火的開始進行,水利工場總監薩拉邦特將軍總是一大早第一個站上城頭,居高臨下的審視以護城河為核心,放射向四面八方的新水道挖掘進度,緊接著上工時間一到,所有工人便按照分組開始奮力的揮動工具搬運石塊。

早就苦於供水斷續的王都居民對於能夠全面改善用水自然是樂觀其成,因此雖然施工關係造成生活上的不便,但相較起之前的戰亂,這一點點的不便利便不足掛齒了。

「解放王真是了不起啊!能夠想到比照歐克薩斯的灌溉渠道,把葉克巴...

《同人作者二十题》

原出處→

有點好玩就寫寫看,寫完發現我真是個隨便沒怎用腦的寫手wwwwwwwww


【同人作者二十题】


1. 最初促使你创作的动力是什么?

遠在還沒"同人"這概念的國中時,就已經會和班上小夥伴們傳著筆記本手寫故事,後來高中開始稍微接觸知道有同人誌這玩意才開始到網路上創作。黑歷史中的最黑處是一篇沒有完結的搞笑文,因為連自己都接不下去於是坑了,現在想起來真是希望那坑從沒開過…


2. 如今让你继续创作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有入坑就寫。沒愛到深沈時根本一個字都懶得打,自我介紹那邊的懶散寫手不是自謙而是事實。


3. 在创作...

《逆風飛翔 05》

點點頭深吸口氣,亞爾斯蘭安頓好情緒,收凜笑容,從容跨入屬於他的戰場。

議事廳的王座下,眾多官員正嘈雜交談,一見到國王進來紛紛跪落行禮,精緻花紋的地毯霎時被黑壓壓的人頭掩蓋。

「各位,都請坐吧!」少年國王音調平穩,晴朗夜空的大眼炯炯有神的直視著下方的臣子們。裡面的面孔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各自揣懷的心事淹沒了他們正常的表情,一個個都看起來相似又面貌模糊,他俯視著他們,盡量不帶情緒的觀察著,等待他們提出各種為難人的議題,企圖讓經驗不足的年輕國王苦惱,好顯示出自己在政事的價值。

如果在過去,安德寇拉斯極具威權的鐵腕獨斷下,臣子自然不敢隨便吭聲的;但如今,年輕溫和的國王在政事上都會先聽取多方說...

《逆風翱翔 04》

**原創人物有,之後還會佔不少篇幅,慎

**達亞妥妥的都是糖


細細雨絲打在向晚的葉克巴達那下城街道上,將飛騰的塵土按回了地面,烏雲使夜色提早降臨,倉促行走的人們交集穿梭,一戶戶的燈火點亮,紅黃紅黃著閃動暖了人心。

男子艱辛的在巷口徘徊許久,最後像是總算下定了決心般,舉起左手在一個低矮的木門上敲了敲。

彷彿早就知道會有訪客,門立刻吱呀的被打開,探出了年輕女子冷漠的臉。

「不是早就說別再來了嗎?」

「我送點東西給妳們就走。潔瑟敏,瑪加莉絲還好嗎?」

「我們不需要你一直送東西來。」

「但是我昨天到今天都沒看到妳們的炊煙,很怕妳們餓著了。」男子溫婉的笑著,再次以左手斜躺提起...

 @Zero.Subaru 殿下美cry!!!

朱帘隔燕:

@零雨其濛

应邀给美文脑补了张殿下在庭院里向精灵祝祷的情景图

阳光正好,就拿到室外,就着院里的藤蔓阴影拍了几张,不求神似,但求乐趣(๑•ั็ω•็ั๑)轻拍~

祝祷中宛若带着透明羽翼的亚尔斯兰

无风,但发丝浮动

仿佛精灵轻柔的碰触

zhuliangeyan

Sept 19th 2015

《隨手短打》

**沒頭沒腦的短打

**達亞,癡漢達龍注意


視線


「上!左!上!」

「嗚哇!」

亞爾斯蘭的短劍飛過了半空,在燦爛陽光下反射出白光後重重落在帳篷前方。

熟悉的場景再次重演,亞爾斯蘭左手按住沒能抓緊劍柄的右手,痛的眼淚都快迸出來了,達龍擊飛他武器的力道太強,光是劍柄被震開脫手就足以讓他手掌到手肘全痛到發麻,不難想像這力道毫無保留時打在敵軍身上時有多令人魂飛魄散。

不過現在嚇到魂飛魄散的,是達龍自己。

「抱歉!殿下,非常對不起!有沒有受傷?還好嗎殿下?右手沒事吧?快給我看看!」

慌忙搶上前拉過亞爾斯蘭的手,達龍自責萬分。

「嗚…我沒關係,手甩一甩就好了。繼續練習吧!」...

《【亚战】王子与精灵》

 @At a Glance 一瞥之間  @秃毛   @朱帘隔燕 幫推給繪手!!!不覺得有幻翼的殿下值得畫一發嗎???(🌼❛ ֊ ❛„)

Zero.Subaru:

前言:

第一次放文,而且是同人文(笑)希望看到的人会喜欢。


说道帕尔斯唯一一个说大话不怕雷劈的家伙,你会想到谁?如果那个独眼的伟丈夫能收敛一下自己爱说大话的习惯,估计他能得到比之前好的多的待遇。克巴多今天又漫无目的的走在培沙华尔城的城墙上,拿着酒壶这个目前驻守在边境要重的武将将视线从边境外转回到中庭的那个花园里。独...

《逆風翱翔 03》

但是既然自己當初在能預見後果的狀況下仍執意溜出皇宮玩樂,如今坦然面對老師的責難也是理所當然的。亞爾斯蘭正襟危坐在王座上,拘謹的看著面無表情的那爾撒斯和搖頭嘆息的魯項。

「陛下,您畢竟身份不同以往,即使您對自己武藝有自信,但這樣只帶一個侍從,不聲不響偷溜出宮,還跟市井之徒直接在王都大街上打起來,實在有失王者之尊。您如果真的想去巡查任何事項,能夠派遣的人手隨便一招都有成打,甚至還有巡檢使定期會回來回報,您實在不該這樣貿然讓自己置身無謂的險境,尤其是現在王都內治安還沒能真正穩定的時候,下城那混亂地方更不適合您這樣微服探尋……」魯項只要一開始囉唆便沒完沒了。雖然平時而言,宰相對待亞爾斯蘭就像個疼愛孫...

《逆風翱翔 02》

然而朝他劈來的刀刃已容不得他多想,亞爾斯蘭的短劍迅速的向上格擋打退了朝耶拉姆砍來的攻勢,但不等他轉守為攻,群起而上的亂刀已經又從四面八方砍來,讓他只能先忙於左擋右刺。如果是在戰場,這樣凌亂的攻勢只要殺死敵人便可以止住,然而現在敵對的是自己的國民,被仇恨遮蔽了理智的莽夫,亞爾斯蘭並不想致他們與死地,只能被動的防守著,並尋找可能的間隙隨時準備逃跑。

明白陛下的不想傷人心思,耶拉姆也是打的綁手綁腳,沒能如往常般輕鬆俐落打倒敵人,但論及逃跑,他畢竟還是技巧高上一截。架住往自己砍下的刀刃,耶拉姆一個側身將對方過多的力道往地上卸,猛抬膝蓋重擊後打倒一個流氓,扯過亞爾斯蘭的手便往包圍缺口狂奔。

「你們找...

《逆風翱翔 01》

喧鬧的人聲沸騰了整個市集,經歷過入侵、戰亂,然後又恢復安定熱鬧的葉克巴達那,正被夏末的熱度籠罩著。

天藍到發黑,雲稀疏的遮蔽不住陽光,因此街道上幾乎所有備有棚架遮蔽的地方,都成了受歡迎處,倘若還是賣上一些清涼點心的攤位,更是人氣沸騰。

「陛下,先說好,今天我們只夠點這兩樣喔!」

雖然天氣很熱,仍舊罩著頭紗偽裝成女孩的耶拉姆,墊墊錢包後壓低了聲音提醒微服出巡的少年國王。

「怎麼這樣?我本來還想要喝這兩個,你也帶太少錢了啦!」

戴著棕色假髮的亞爾斯蘭,可憐兮兮指棚架上高掛的玫瑰蜂蜜冰露和蘋果紅茶廣告,發出完全不符國王身份的哀號。

「我本來有準備足夠的,但是估計被那爾撒斯大人識破了,所以...

《盛開》

**我還是想先喊21話奇夫帥到沒朋友!!

**腦洞本來好汙的說可是寫不出來只會文藝腔 (;௰; )


燥亂後的喧囂已經逐漸靜下,只剩下零星的醉酒士兵偶發著吆喝,然而比起平日的嘈雜,今天相對是安靜了許多。

「這樣就可以了吧?那爾撒斯。」

手搭著窗台望向遠處群山,亞爾斯蘭心底明知道答案,還是掩不住消沉的問著後方運籌帷幄一切的軍師。

「讓殿下下達了討厭的命令呢!」輕嘆口氣,那爾撒斯苦笑。

最初決定要演出這場戲時,他就曾擔心過個性善良的殿下會不同意,因此企圖和兩位演員秘密策劃,之後再告訴殿下,然而這份對王子的體貼卻,被更加體貼過度的同伴不小心說溜嘴,於是王子在...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