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錢包》

「小林,你看完了嗎?我要結帳囉?」提著一整籃泡麵和日用品,馬場督促著同居人一前往收銀台,但是林似乎完全沒有放下手上雜誌的意願,只是嘖了一聲表示別煩。

「要不,買回家看?」馬場建議,得到林拒絕的眼神。

「沒有贈品,不買。」連個乳液面膜或彩妝試用品都不附贈,只給幾張明信片的吝嗇雜誌,差評,不買。

馬場苦笑著搖搖頭,決定自己先去結帳,等下再回頭找精打細算的小情人。不過他才剛將提籃放上收銀台,看著店員動作俐落開始一樣一樣商品掃過條碼,他閒下的雙手摸了摸口袋就發現問題來了。

「小林!林林!」

「幹嘛!」以為馬場又來摧自己,林憲明有些不耐煩的從雜誌中抬起頭,對上馬場一臉討好的笑容。

「錢包,忘記帶了。」

「啊?」林怒揚起頭瞪了還在搔著鳥窩頭的同居人,忍不住用手指猛戳對方胸口。「是誰跟我說今天要來買很多東西的,結果你兩手空空連張卡都沒有?我看你只記得下午要去打擊場練球吧你!」

自知理虧的馬場只能傻笑任憑林在他胸口猛戳,他確實只記得下午要去打擊場,或許就是因為注意力都放在準備球具,所以順手把錢包放進球具袋了。

林嘆口氣,馬場皮粗肉厚胸口結實,這樣戳反倒讓他自己指尖疼起來。甩了甩發痛的指頭,林從愛用的白色側背包中掏出長夾塞給馬場,擺擺手示意他快去結帳,自己要把最後幾頁雜誌看完。

拿過了林粉紅色的長夾,馬場小跑步回到收銀台前,站櫃店員估計是全程目睹了剛才那一幕,原先還面無表情的,此刻卻是掩不住的笑意,「總共是三千五百八十五円。」

馬場打開長夾掏出四張千元鈔票交給店員,目光卻忍不住停留在錢包夾層內半露出的照片上,趁著店員在點數找零時,他快速抽起照片細看,下層照片他曾經看過,是僑梅小時候的照片,沖洗品質不佳已經褪色變淡,也是林過去離家後唯一擁有的妹妹照片。上層則是印表機列印出來的照片,是僑梅死後被發現時,在新聞畫面上使用的生活照,估計是林從網頁上面列印下來保存的。

林常說妹妹如果還活著,肯定要比自己更漂亮更可愛,照片中的僑梅,沒有哥哥的英氣,更多的是少女才有的俏麗,髮色也不像林有漂淺過,說像還是有些不像,但細看那帶點頑皮的上揚眼尾,確實又與林十分相似。

想像著林是以怎樣的心情慎重的印下這張照片,剪裁好放入錢包中,馬場心底就湧起巨大的憐惜。命運無情分歧,僑梅永遠停留在畫面中的年紀,再也沒有機會讓林證明妹妹的美麗,也沒有機會讓林去付出親情。

他心疼的將兩張照片疊好,珍而重之塞回原來位置。

「您的找錢,總共四百、十、五円,和發票,感謝惠顧。」店員將鈔票和零錢點數給馬場看後放在托盤交給他。

拎著購物袋走回林的身邊,林也差不多把雜誌看完,正安插回架上的空位,嘴裡還細碎的抱怨著。「最近的雜誌贈品都沒什麼有趣的啊!每次都是化妝包和手提袋,能不能換點花招?」

「重點不是應該在雜誌內容,贈品只是次要嗎?」替林把錢包放回側背包內,馬場望著一排女性雜誌苦笑著無法理解。林喜歡看的女性雜誌根本是買贈品送雜誌,跟體育雜誌重點都在內容的行銷策略還真是大不相同。

林朝馬場搖了搖妝點上淺粉色的手指,噘起嘴抗議,「贈品很重要好不好,我最近在用這組指甲油就是雜誌贈品啊!七瓶組欸,你知道店頭賣一組多貴嗎?」

「能有多貴?喜歡的話我買給你就是了嘛!」馬場笑著順勢牽過林的手,溫柔的抓緊,像是怕放鬆就丟失了對方一樣指頭交扣著。

「真的?你說話要算話噢!」林不知道馬場怎今天突然牽手特別用力,不過被喜歡的人親暱牽緊著,還答應了開心的事情,讓他幸福的綻出笑容。

「當然真的啊!小林手很漂亮,擦什麼顏色都適合嘛!」拉起林的修長手指湊到嘴邊親了一下,馬場在超市門口、大庭廣眾下這突如其然的動作,立刻引來許多驚詫和羨慕的目光。

「你幹嘛啦馬蠢!」林紅著臉怪叫,抽出手來敲了對方額頭一記。「下次記得帶錢包,別說要幫我買結果還得我自己付錢啊?」


 
评论(3)
热度(76)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