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美感教育》

*馬場林日常,如果OOC了那就OOC吧(欸



『林小弟今天看我的眼神特別凶狠,相當犀利。怎麼辦?我是不是又做錯什麼?』

次郎一頭霧水的關掉馬場傳來的簡訊畫面,打開另一個通訊軟體,點開林的未讀訊息。『預約明天下午五點,麻煩帶齊工具。』

「哎呀……是之前說的那個嗎?」掩住嘴淑女的竊笑著,次郎想到馬場要被同居人拖來的模樣,就忍不住期待了起來。


++



最近,林確實開始看馬場越來越不順眼。


倒不是嫌棄馬場天天只想著打棒球,雖然那也是值得吐槽的點,但是要叫一個九州男兒不去看球場上的激烈競賽,不自己拿起棒子敲響清脆的擊出音調,那簡直就像要了他的命似的。

至於明太子的份量那就更不用提了,對馬場來說明太子大概等於充電一般的存在,沒有吃到就沒有電力運作,而低電量狀態的馬場癱在沙發上抱怨好想吃明太子時,那模樣跟大型垃圾實在相去不遠。

也不是要嫌棄馬場真的毫無衛生清潔習慣,洗碗槽裡的碗盤可以堆積半個月以上才洗,泡麵碗足夠從地板一路疊到天花板作為梁柱,地上的灰塵多到能夠當畫板,更不用說洗衣技能值完全是負值,不分衣服種類、不管深淺顏色全都一起丟洗衣機攪過就算洗了,有時根本連洗潔液都沒放也不在意。

更絕對不是在生氣馬場老是拿錯他的生活用品,還大驚小怪林的洗面乳跟牙膏太像害他睡眼惺忪時抓錯,或者誤把洗手液當成沐浴乳用長達一週。

「難怪最近流行試婚同居……」看著掉在地上已經三天還是沒被撿起來的啤酒罐,林咬牙切齒的將之掃入畚斗中。

林自忖並非特別有潔癖,只是對於生活的美感有所追求而已。然而不幸的是,他的同居人在這個方面徹徹底底是個混亂製造源。此外更不幸的是,這房子還是同居人的,而住進來的他企圖離家出走過之後,發現還真不習慣沒有馬場在身邊的日子。

「不行,有些堅持還是要持續。」

想到上次發狠打開馬場的衣櫃,把那些已經變成領口已經變荷葉邊的舊T、白色放到變米黃的毛衣、掉釦子不能穿還堆在角落的牛仔褲、拉鍊壞掉還掛著佔空間的外套,在馬場『欸、咦咦有那麼嚴重嗎?』的叫聲中強制打包拋棄,然後拖著馬場去百貨商場重新打點了些像樣的衣著,近期的馬場總算看起來比較能符合那張俊臉了。

「真是的,明明長的不難看。真!浪!費!」改用抹布死命的搓飯粒掉落後又被壓到導致卡死在桌面的殘跡,林邊搓邊咕噥著宣洩莫名的怒氣。畢竟一週裡面大概有三四天是吃明太子蓋飯,桌上掉落的米粒也常常清完之後隔天又出現,因此林常會懷疑哪天桌板會被他搓洗到穿孔。

很會突然地迸出甜到讓人渾身酥軟的告白,也很會無自覺散發溫柔氣息讓人暈陶陶的陷溺,理應能抵銷掉上述那一整串、以及尚未提及的各項缺點了,卻還是有哪個地方讓林一直覺得非常不滿意。

「馬場到底是哪部份不對……」將碗全部洗淨,並將洗碗槽也刷洗一輪之後,林放下刷子失神的陷入沉思。


浴室的門一打開,水氣伴隨著洗髮精的香氣一起散曳在整個空間內。「呼哇!運動後沖個澡最舒服啦!」頭頂毛巾的馬場裸著上身愉快的走了出來,當初林突襲式裝了浴室他還有些不能理解,近日倒是越來越感受到浴室的美好,熱天回到家之後能夠馬上去沖個涼澡把臭汗洗掉,真是再舒服不過了。

「哎呀,林又在打掃了?」馬場真的不懂,林哪來那麼銳利的搜索技能,老是能找到房子裡不夠乾淨的地方,莫非這年頭殺手的訓練方式包含打掃?又不會天天偽裝成清潔人員去執行暗殺。

林抿緊嘴唇用銳利的眼神掃視馬場從頭到腳,帶刀帶刺的目光刷的只包著一條浴巾在腰際的馬場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現在又怎了?今天他不記得有哪件事惹到林林,啊、難道今天應該輪到他倒垃圾?

「對不起,垃圾──」「是明天。」林迅速的截斷馬場要講的話。原來是明天啊,馬場慶幸地噓了口氣。

但是林的目光還是沒有放鬆,讓馬場又莫名跟著緊張起來,不自覺於原地立正站好。

林緩緩踱步到馬場面前,歪著頭貼近馬場的胸口,距離太過親暱,讓馬場忍不住咽了一口緊張的唾液。但是林就只是這樣看著、眉心深鎖著,似乎要從他身上看出什麼端倪來。

「怎麼了?林林今天特別熱情……」「安靜!」林叱喝,噘起嘴又把頭歪到另一邊,仰視著馬場的側臉。

林認真時候的側臉真可愛啊!馬場腦內忍不住跳出連串的讚嘆,從他的高度俯視林,長長的眼睫毛隨著眨眼搧動,瀏海往側邊用小花髮夾夾起,額上還殘留有做家事後的薄汗,看了真想替他擦一擦。

「林…」「低頭!」林一把扯掉馬場蓋在頭上的毛巾,伸手把還掛著水滴的棕黑短髮撥過來又撥過去。

雖然搞不懂林怎麼突然要玩自己頭髮,馬場還是配合的稍微蹲低。

「不對,不是這樣!」林咕噥著撥完馬場的瀏海,雙手交抱胸前退後幾步端詳半晌,搖搖頭。

「呃,什麼不是怎樣?」馬場疑惑的把被側分的瀏海隨手撥了撥,或者說…凌亂化。

林本來舒展開的眉心立刻又糾成一團,蹦跳到馬場面前,擁抱般伸出雙手環向他後頸。

「林?」雖然兩人之間早有許多親密的接觸,但多半是馬場開了頭,林喊著你好煩人啊邊回應,但是今天的林突然好主動,自己投懷送抱上來,好可愛啊──

不過這念頭才一秒就被現實擊碎。

「嗯!果然是因為太蓬了。」林的雙手並沒有如馬場預期的環在後頸,而是壓住了馬場洗過後更加凌亂的翻翹髮絲,讓後腦邋遢的蓬亂稍微減少一些,如此一來馬場的臉立刻清爽、明顯了許多。

難怪出任務時扣除仁和加面具的愚蠢感,髮流上梳時的馬場特別英挺,原來就是平常頭髮太蓬亂太像個鳥窩,把臉孔的立體感都掩蓋掉了,只要消除這部份的缺點,馬場就會從有點帥晉升為非常帥。

原來如此。

不等馬場收拾破碎的期待,林已經又飛快退開,迅速窩回專屬於他的沙發位置上拿起手機開始猛打字。

從頭到尾完全狀況外的馬場被撩完瞬間又丟棄,錯愕的站在原地繼續滴水。「欸?林林?」原本以為林要主動親吻的馬場尷尬又委屈,可惡,不是要親一個嗎?

「幹嘛?」盤著腿毫不在意又露出決勝底褲的林從手機後瞥了馬場一眼,眼神透露著『現在不要吵』的殺氣。

「沒事……我去吹頭髮了……」嘆了口氣,馬場放棄搞懂同居人的小心思,認命的往房間走去。

「記得用完吹風機電線捲好收起來,地上髮絲撿乾淨!」一邊飛快的在手機螢幕上打字,林還不忘用眼角餘光朝著馬場的背影喊。



++


「真是的,人家這邊可不是戀愛諮詢啊!」次郎嘴巴上這樣說著,臉倒是笑得很開心,手裡的剪刀也沒停過,俐落的在馬場後腦杓修剪著。

馬場這傢伙真是幸福到讓人火大啊!次郎熟練的捏起一撮髮絲,用打薄剪斜挑著修整髮量。昨天林突然傳訊息過來問他男性髮型問題,他還以為林又要剪短那頭漂亮的長髮,忙不迭阻止林這麼做,還問是不是又跟馬場吵架所以要換心情,結果居然是要幫馬場剪頭髮。

打從認識一來,馬場這傢伙的日常髮型就萬年如一日的蓬鬆堪比鳥窩,還自以為這樣挺好看,每次要幫他換造型都嚴正拒絕,這在深諳男性美感如何營造的次郎看來,根本廢宅到了極點。要不是還有仁和加武士身份時那樣帥氣的造型,次郎都要覺得馬場簡直是暴殄天物的代言。

如今,馬場居然為了愛,願意更動頭頂的鳥窩造型,這真是太讓人感動了。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馬場苦笑著。他明明就是被匕首駕著來的,林甚至還通知源造老爹,這個時段不准安排任何委託給馬場,他沒空、非常沒空。

不過就是個髮型而已有那麼嚴重嗎?

「在你這個只會買醜T給我的人來看,當然沒什麼。」林哼了一聲。馬場沒有美感這點,在他買給林的衣服上面不能更明顯了。想到上次他居然買了uniqlo的奇怪拉麵T恤給自己,還一直遊說說很有趣嘛穿穿看,林就很想把馬場的明太子庫存全丟到窗外去。

「咳,好啦!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吧?」次郎替馬場用小刷子撢了撢臉部和頸間細碎的髮絲,解開剪髮圍巾。

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馬場其實感覺不出有什麼差異,頂多就是後腦杓亂翹的髮量明顯稍微減少了些,估計洗頭能更快了。「怎樣?林,這樣有比較帥嗎?」

「嘛,差不多吧!」林拖著尾音不置可否的說著,拿起手機切到前置鏡頭,在馬場措手不及的三秒之內從面無表情變成俏皮甜笑又變回面無表情,拍完收工。

看到林拍完,次郎也掏出手機湊到林身邊交頭接耳。「會上傳到IG嗎?等等我去按個讚。」「感謝,需要標記是你的作品吧?」「可以唷!小林就直接tag我吧!就寫『帶男朋友給設計師剪頭髮』吧!」「才不要,我要寫『帶笨馬來修鬃毛』就好。」

至今依舊使用舊型折疊機的科技老人馬場被晾在一邊杵著,聽到關鍵字立刻跳起。「林,你剛才拍那個照片要幹嘛?在哪裡看?」

次郎和林同時轉了過來瞪他。

「「先去換智慧型手機啊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馬場從小說卷123頭髮還蓬成三角形,到45678不僅髮量打薄過,還越來越帥到無法直視,果然有戀愛有個愛美情人打理就是不一樣啊!

基於這樣的腦洞速速亂寫了一篇,給連假時自己的產量點個心wwww

順便推薦大家去看一下uniqlo拉麵T,美感超馬場。



 
评论(5)
热度(72)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