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深冬的雙盜壘(翻譯)》


官方短篇集外傳 Extra Games 小說翻譯

只是期中的第一篇,其他篇……再看看。

不會逐字,只會概略翻譯,純粹練手+分享。購入管道是amazon,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刷卡或找代購下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木崎老師的後:博多豚骨拉麵團的第一個短篇,類似前導體驗之類的小說,時間點在卷一後,因為是2014的作品,自己回頭看時有種「我有寫過這個喔?」的不可思議感覺(這點真是太懂了黑歷史如山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月中旬,福岡很難得下了雪。馬場的事務所也很難得有客人來委託。是個妝很濃,約30幾歲穿著毛皮外套、珠光寶氣的女子。馬場招待她入座,因為事務所沒有其他員工,就馬場一人,所以招待客人倒茶等雜務都自己來。

委託人來拜託調查跟蹤狂的事情。她認為最近有奇怪的男子經常出沒在家週邊,她不認識那個男人,也沒有和他交際應酬過,馬場請她回憶並寫下可能交際過得異性名字,正認真在跟委託人討論跟蹤狂身份可能性時,委託人卻突然問能否請問一件事。

馬場「請。」

委託人「那邊的女性。」她看著馬場旁邊的座位「怎麼一回事?」

那個座位上,幾個月前開始住在這事務所的男孩子林憲明,穿著白色常針織連身裙,搭配格子打底褲襪,盤腿坐在沙發上吃著豚骨口味的泡麵!

馬場「啊…請不用在意這孩子。」然後試著叫林先一邊去。但是林不肯,還反唇相譏,「哈?為什麼我不能在這?」

「會妨礙我工作啦!」

「我可是一開始就坐在這吃飯啊!」林皺著眉用筷子指著委託人。「那個女的才是後來者耶!」

「什麼那個女的,別對客人這麼沒禮貌。」馬場整個困擾,林不但口出惡言態度也很惡劣。

「跟蹤狂是吧?你該不會是自我感覺太良好吧?那種臉怎麼會有人要跟蹤,笑死人了。」林無視馬場嚇阻和跟委託人道歉,還是繼續講。「沒有什麼跟蹤狂啦!那是誤會吧?應該是小偷要去偷竊之類的先行探路。」「你稍微安靜下。」馬場直接摀住林的嘴跟委託人道歉,請對方留下住址,會去現場觀察,為表歉意還降了委託費,才讓委託人比較消氣。

送走委託人之後,馬場要求林跟他一起出去。「啊?去哪?」「委託人的家。」「才不要。」你的工作幹嘛扯上我。

林一直很不客氣,馬場也忍不住要生氣了。「什麼啊!你也稍微幫我一點忙不行嗎?」反正林看起來很悠閒的樣子。

林馬上抗議才沒有很閒,他這就要出去工作了,等等要跟委託人見面。


++

在這城市裡反社會組織和裡社會行業盛行,畢竟是人口3%是殺手的地方,競爭很激烈。

林憲明也是其中之一,從小被當職業殺手培養大,過著靠殺人賺取報酬的方式生活。這次林的委託人是闇金(黑市高利貸)業者。

因為下雪的關係導致福岡交通大亂,西鐵巴士暫時停止,林只好改搭市營地下鐵。好不容易才抵達委託人那,是棟老舊建築物,門一打開裡面滿是菸草味道。林走進去後見到委託人,是個肥壯中年男,會讓他想到之前在華九會的上司張,幸好現在已經是自由殺手,不需要再像狗一樣被陰鬱的奴役了。

「殺掉這兩個人,名字是長瀨芳樹和柴山正雄。」委託人打完招呼後馬上切入正題,將照片交給林,照片上看起來就是很軟弱的男人不知在哪個公寓出來被拍到。「盡可能用殘虐的方式幹掉,拿刀多戳幾下。」

真剛好林用的武器就是匕首。

「這些人是?」「我們的客人。」

這兩人以前是跟高利貸借過錢,欠著拖很久沒有還債。

「這樣殺掉好嗎?」林有些疑惑,不把錢拿回來卻把人幹掉?還另外花錢找殺手,豈不浪費?

委託人卻表示沒什麼問題,那兩人借的不過是30萬,但是幹掉這兩人,其他跟高利貸舉債的人都會害怕而歸還,這樣就有意義了。


++


「這個世界真是滿懷著憎恨啊!打從這份工作開始,就經常這樣想,真是討厭呢!」眺望著外面雪景,用女性口吻說著,次郎摩挲著自己的短髭。

本業復仇屋的次郎,和助手小學生美紗紀,一起做著幫人處理怨恨的委託,信條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讓仇恨等值的回到加害人身上。

坐在座位對面的拷問師馬丁聽了次郎的感嘆,忍不住羨慕吐槽「就是因為這裡有這多憎恨,你們才有生意可做啊!」他說的是事實,次郎的復仇屋生意一直很不錯,有時還需要借用馬丁來幫忙,相較之下馬丁的拷問委託就少到很清閒。

兩人談起這次接到的委託,是闖空門的復仇,因為委託人被闖空門遭竊走重要的東西,所以來委託報復。

被偷走的是個石雕像,雕像動作很奇怪,左手放鬆下垂,右手捏住耳垂,很像教練在對球員發棒球暗號。

「是有名的雕刻家作品,價值六百萬呢!」「這種值六百萬?美紗紀的美勞作品都能媲美了!」馬丁感受到藝術的難以理解。

次郎拿出地圖指出一個公寓位置。「犯人就住在這裡。因為委託人有在石像上面裝防盜GPS,所以可以立刻定位到犯人住所。」

「所以說我們要去這個房屋把雕像偷回來囉?」「正是如此。」

因為這次委託有時間限制,要在今天內取回雕像,所以次郎和馬丁沒有時間慢慢摸了。總之計畫到了之後按門鈴,門一開立刻把來者揍暈,雕像扛上車,速戰速決,今晚就行動。

「這什麼闖空門,根本是強盜吧!」馬丁嘀咕著,不過被次郎和美紗紀無視了。


++


榎田在難得下雪的天神街頭快步前進。委託人跟他約在今天下午四時,三越前的獅子廣場前左邊獅子雕像碰頭。

參考


 

雖然是深冬,天氣相當寒冷,但委託人卻額上直冒冷汗,臉色蒼白,神色相當慌張。和榎田確認身份之後,一直害怕的吐著白氣呢喃「怎辦我啊一定會被殺掉的!」「誰要殺你?」「老爹!(オヤジ)」當然這個老爹不是指親爸爸,而是暴力集團的頭頭。

榎田問對方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對方一直強調獅子,搞得榎田一頭霧水。「獅子,你是在說那個動物?萬獸之王,食肉目貓科的?」

「對!」原來是"老爹"養了獅子當寵物,非常的溺愛,每天睡覺和洗澡都和獅子一起--(大型吸貓啊這…)--,每餐給吃高級和牛,還訂製了高級項圈,當成寶貝兒子一樣照顧,獅子名字是米凱爾。

委託人原本負責的工作是照顧米凱爾,每天定時帶獅子去庭院裡面散步,但是這天他不過是去旁邊抽跟菸的時間,獅子竟然從庭院裡面消失了,所以想來拜託榎田幫忙找回獅子。

目前是剛好老爹出遠門去了,所以還不知道獅子失蹤的狀況,但是如果沒在明晚老爹回來前找回獅子,委託人肯定會被宰掉沉入博多灣。「你是這邊最有名的情報屋吧?拜託了,幫我找回獅子。」

這還真是榎田第一次遇到的奇妙委託。不過,獅子出現在都市裡面這麼特別的狀況,如果是在大街上出現,應該早就引起網路轟動和電視台報導,但榎田搜索之後並沒有找到相關的新聞。莫非獅子因為傷人了,所以已經被擊斃?

「不會的,米凱爾是很親近人的,不會傷害人。」

既然對方都這樣說,也乾脆的付了酬勞,榎田收錢辦事便開始先從獅子園週邊的監視器調查起。


++


「我的計畫很完美吧?」長瀨一直很擅長縝密的犯罪計畫,規劃出成功率最高的闖空門計畫後,就交給柴山執行。這次他們偷竊的對象,是鑲著鑽石的項圈,而這個項圈則是在一頭獅子的脖子上。

他們趁著養育員在抽煙的空檔,用餌食把獅子引誘出來。原本計畫是只要拿走項圈,但是因為一時拔不下來,只好連獅子一起整個偷了。

但是運回獅子之後面臨另一個問題,空間不夠。因為整個公寓內,全都是他們偷來的戰利品,有石雕像、中國的大瓷壺、還有許多無法理解的繪畫、字畫掛軸等等,都還等著銷贓。又來一隻獅子顯得更加混亂了。

「不要緊的,這隻獅子不會咬人。」柴山說著還向獅子伸出手,摸了摸上鎖的鑲鑽項圈。

「問題不在那裡啊!」長瀨抱頭大叫。

「抱歉抱歉,我明天就把獅子送回去。」

「在那之前你要怎麼辦?」總不能放養在狹小的公寓裡面吧?萬一逃出去就更慘了。這是公寓的房子一樓,欄杆很低才一公尺左右,獅子很輕易就可以跳躍出去。所以柴山最後提議,先關進浴室裡面,他用生薑燒肉當作誘餌--(餓…)--丟進浴室裡面,獅子果然跑進去,趕緊趁機把門關起來,並且用之前偷到的石雕像堵在門口,那個雕像要兩個大男人才能搬動,應該不會輕易被獅子推開。

接著長瀨要去處理另一個目標:有錢且獨居的女生,花著親人留下的遺產過著奢侈的生活,家裡肯定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長瀨打算去好好闖空門一輪。


++


馬場開著愛車mini cooper來到委託人的家附近觀察。

停在狹長道路旁邊,能看見委託人家的位置,已經是三小時過去了。沒有看見什麼可以的男人。本來叫上林是可以有人輪班休息,結果薄情的同居人不幫忙,馬場埋怨著也只能自己撐著。

又過去三十分鐘,終於有動靜了。

有個戴帽子的年輕人著白色輕型車,到委託人家附近後停住,朝著委託女人家東張西望,並且朝房子不知道丟了什麼,行跡非常可疑。馬場開始緊盯這個男人,並拍下照片。

代帽男子似乎試看夠了,返回車上離去。馬場以不被發現的距離開始尾隨跟蹤,一直跟到一個集合式公寓,看見年輕男子把車停在來客用的停車場。


++


太陽漸漸西沉,雪已經停了,但強風增加了寒度。

馬場還沒回家時,林曾經一度返回事務所拿外套為工作做準備。任務期限是今天之內,要殺掉的對象住在中央區的老公寓一樓。林到了現場之後,屋子大門居然是沒上鎖的,林進到室內,內部格局是1DK(1房+餐廳(Dining room)+廚房(Kitchen)),從玄關到走廊盡頭就是浴室,但是在浴室前面放了個奇怪的石像,看起來很礙事。

林悄悄進入內部,在頂多七個塌塌米大的房間裡,有個男人在看書。林出聲喊了他,男人回過頭驚覺是陌生人入侵,還來不及抵抗,就被目標確認的林割斷喉嚨。林想起委託有交待要殺狠一點,於是按照要求又多捅了幾刀。

還有一個人,躲去哪了?

林環視著屋子,就在這時,門打開了。

「我回來啦─」玄關那傳來聲音。「門沒鎖好不行啊!真是的,你也太粗心大意…」年輕男子踏入房間,符合照片上模樣。

「啊!柴山……?」看見同居人慘死的模樣,以及旁邊拿兇器的陌生人,長瀨知道大事不妙。

「你是誰…」「殺手。」「為、為什麼殺手…」「你早點還錢不就沒事了。」

聽了林的解釋,男子知道自己要被殺掉的理由,慌張喊了起來。「等、等一下,錢我可以馬上還,明天就還!」他在地上連滾帶爬朝林懇求。「鑽石、我有,明天賣掉,就有錢還了,拜託在等我…」「干我屁事。」林一刀揮過。

錢還不還都跟他一點關係也沒有,自己也不過是受了委託而來,自然不會有所留情。

今天工作到此結束。警戒一鬆懈,突然感覺到還有個氣息在房內,那聲音來自浴室的方向。

「誰在那裡?」林在一次握緊匕首。

浴室前面放著的石像很大,擋住門板使之無法開啟,石像幾乎和165CM的林差不多高,林試圖要移動石像,但實在太重,超過他的腕力能承受。既然移動不了,乾脆推倒,石像往廚房的方向摔倒,終於讓開出空間。門板下還塞了東西,果然浴室裡面藏了什麼,林正準備要開門,卻聽到屋子外有足音靠近,接著門鈴聲響起。

──有誰來了!

林趕緊返回客廳,門鈴聲暫時停止了,林眼見陽台窗戶開著,立刻越過柵欄逃離公寓。


++


「真奇怪啊……」

馬場在公寓門口偷看著。剛才那個年輕男子從停車場離開,進入房子之後,就沒有動靜了。他試著去壓門鈴,但是沒有人來應門。他改成敲門,也一樣沒有回應。大概是厭惡宗教推銷之類的來訪,門上還裝了小型監視攝影,看來是真的沒辦法問到什麼了。

但是馬場也沒打算這樣空手而回。公寓裡面一定還有其他住戶,來向他們詢問點什麼好了。正巧隔兩間的住戶走了出來,是個大概五十歲左右的豐滿中年女性,馬場上前喊住她。「啊、打擾了。請問您也是這邊住戶嗎」「我是這公寓的房東。」「是房東嗎?那真是太巧了。」馬場指指年輕男子進入的房子。「關於這間的人,我有些事情要找他們。」

房東瞥了房號一眼。「柴山先生和長瀨先生?」

原來是住兩個人,這可是預期之外。剛剛那個跟蹤狂,是兩人之中哪一個呢?馬場邊思考邊回應「是的,是柴山先生和長瀨先生,事實上我是他們職場的同事。」

「職場同事?那兩個人有在工作喔?都還欠我房租呢!我還以為絕對是無業遊民咧!」房東大吃一驚。

「哎、那真是抱歉。這兩個人最近手頭有點緊。」馬場苦笑切入正題,假稱那兩個人有重要資料留在房子裡面,但是今天公司會議急著要用,所以由休假中的他代為來拿,想跟房東借用預備鑰匙進去拿一下,時間急迫,請房東務必給個方便。

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講了這麼簡單的理由,房東當然是不會隨便相信的,仍然用懷疑的態度看著馬場。馬場於是在拿出數張萬元鈔放在房東手上。「勞煩您了。」房東果然臉色和緩下來。「真沒辦法……下不為例啊!」「非常感謝您的幫忙。」

房東入內取了備用鑰匙交給馬場,便要出門去了。「用完之後記得丟進信箱裡面。」

等到房東確定遠離,馬場用備用鑰匙打開了房門。裡面電燈開著,但沒有開暖氣,整體室溫很冷,讓人很不舒服。走廊盡頭的雕像還倒了下來。

馬場跨進房內,吃驚的看著現場狼藉一片。兩個男性屍體血流滿地,其中一個就是馬場在追蹤的對象。

「哎呀呀…已經死透了?」到底是誰幹的呢?

無論如何,委託人擔心的跟蹤狂已經不會再出現了,只是留下更多疑問無法解決。

男子回到家,再到馬場借到鑰匙開門,至少二十分鐘經過,在這期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

就在馬場思考時,門口傳來門把開啟的咖聲響。有誰來了。

這可不妙,房子裡面只有自己一個活人,旁邊都是屍體,這樣無論誰看到都會起疑吧?

房子深處的窗戶還大開著,馬場趕緊趁著門還沒打開之前,從窗戶那邊跳出去,越過柵欄逃離公寓。


++


「怎,門竟然沒有鎖上啊?」

馬丁開門之後忍不住咕噥。計畫順利進行,藉由GPS定位找到了盜賊的家,而且對方竟然忘記鎖門。

馬丁和次郎走進屋內,結果一進去就看見要找的石像倒在地上,頭都摔斷了。「喂喂,是誰把頭切斷的啦?」馬丁忍不住苦笑。「這樣要怎麼跟對方交待?」次郎想到要怎樣跟委託人解釋就無比頭痛。

他們往房間內走。「哎呀真糟。」次郎吃驚說著。裡面躺了兩個男性屍體,地上一體,沙發上一體,到處都是大量血污。但是屋內物品沒有被翻過的痕跡,看起來不像入室搶劫殺人。

「美紗紀在外面等,這個畫面對妳不好。」「沒關係。」女孩淡定的跨進來。

環視了室內狀況,女孩小小的手指著窗戶。「陽台窗戶開著,把兩人殺了之後,犯人應該是從那邊逃走。」

桌子上,鑽石項圈還放置著,一看就是相當值錢。「「真是沒眼光啊!居然無視這麼值錢的東西。」

「犯人應該很恨這兩人吧?」美紗紀說。

「應該是非常痛恨,才會刺那麼多刀。」馬丁嘀咕。

「無論如何,這個鑽石項圈也給委託人吧!當作是石雕像已經摔壞的賠償。」次郎說著把項圈拿給美紗紀,與此同時,後方的門突然被敲響。

「糟糕,有人來了。」

「趕快逃走吧!」

「好!」

事情也處理完了,多留無益。次郎拿斷掉的石像頭,馬丁扛石像身體,從陽台的窗戶爬出去,再把美紗紀抱下來。三人連忙越過柵欄逃離房子。就在三人離開同時,間不容髮的瞬間門被開了一條縫。

真是千鈞一髮!

喘了口氣,次郎三人趕緊抱著盜出的物品逃之夭夭。


++


「打擾啦──」

沒人回應門鈴,也沒有任何聲響,但是門卻可以直接打開呢?榎田考慮之後,踏進屋子裡。

通過現場附近的監視器調閱,判斷偷走獅子的小偷就是住在這裡,也確認了竊賊的車,於是直接找上門。

但是……「嗚哇!死掉了啊!」偷走獅子的小偷,已經不知道被誰殺死了。看著兩個被戳得很慘的屍體,榎田低喃,到底是誰幹的啊?

屍體都被次了十幾刀,小刀刺的,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亂刺,莫非是殺手偽裝成外行人幹的?到底是為了什麼理由來取他們性命呢?難不成是為了獅子?

犯人已經死透,沒有辦法詢問米凱爾在哪裡了。正困擾著,突然有聲音傳出,位置是在浴室,有咖啦咖啦的聲響在削磨牆壁。

不會吧!榎田揣測著,謹慎的打開浴室的門,下一秒,當中有隻獅子飛躍而出。

「哇!嚇死我了!」榎田飛快的後退。

有著蓬鬆鬃毛,身長約兩公尺的雄獅就在眼前,伸懶腰打了個大大的呵欠。這肯定就是委託人在找的獅子沒錯。

「等一下、米凱爾你要去哪?」米凱爾悠閒的走著,踏過男性屍體,往打開的陽台窗戶跳了出去,輕易的跨過柵欄不知往哪個方向跑走了。

「逃走了…」榎田在小聲嘀咕著。「嘛、算了。」

這下可就有趣了,想到在大街上出現了獅子的狀況,榎田忍不住笑了出來。


++


隔天早上天氣晴朗,昨晚累積的雪都在融化光了。

『今天早上,博多灣發現了一具男性屍體。』電視上正在播報地區新聞。林正在吃早餐,白米上搭配明太子,非常簡單沒有其餘配料,沒有味噌湯也沒有烤魚。

往旁邊的馬場看了一眼,林驚詫「你也盛太多明太子了吧?」

「咦?」馬場歪著頭「有這回事?」

「跟米飯比起來明太子太多了!」

林呆滯著嘆息,這男人有多喜歡明太子自己是知道的,真拿他沒轍。

『下一則新聞。中央區一個集合公寓,由房東發現兩名男性房客死亡,被害者死於刃物刺殺…』

「啊!」林呢喃自語。真熟悉的事件:中央區集合公寓、兩個男性、刃物刺殺。這不就我昨天殺的嘛!

「哎!」換馬場低聲咕噥。

「怎了嗎?」

「呃、沒怎麼。」

『屋內可以看見許多竊盜贓物,警方正在釐清被害者與其相關的罪行,是否與本案有關還在調查當中。』

「看來這次被你說中了呢!」看著新聞,馬場發出苦笑。

「哈?什麼意思?」

「不、沒什麼。」

新聞繼續讀著稿。『公寓的房東表示在事件發生之前,歹徒從他家竊走了預備鑰匙…』

「……嗯?」馬場對新聞有了反應。

『目前,可能涉案的嫌疑男性警方正在抽絲剝繭中,根據供詞,嫌犯男性特徵是身高180公分、黑髮、穿著灰色外套──』

犯人事身高165公分,茶色長髮。這也未免差太多了。林在心中嗤之以鼻的嘲笑。

「欸?」旁邊的馬場又出聲了。

「幹什麼?」

「啊、不、沒事。」

「搞什麼,從剛剛開始就……奇怪欸你!」林皺了下眉頭。

下一個新聞開始了。『昨夜10點左右,天神街頭出現獅子,引發大量騷動。』

林和馬場同時停下筷子,望著電視。

「哈?」「獅子?」

如此難得的事件,兩人都瞪大眼睛看。

『市民發現獅子之後立即通報警方出動抓捕,在天神的三越百貨前,發現這隻體長兩公尺的雄獅──』畫面切到當時拍攝的影響,由民眾提供的錄影裡,獅子被警方包圍,氣氛相當緊張,右邊還有『獅子現身獅子廣場!』的標題。

『幸好獅子很快就被抓住,並沒有任何人受傷。但是這起騷動,也導致天神一帶交通大亂,暫時封閉──』

「嗚哇!天神出現獅子。」

馬場忍不住驚訝「是動物園跑出來的嗎?」

『這隻獅子相當親近人,人為飼養的可能性很高。目前警方正在聯絡飼主──』

「是錢太多沒事幹嗎?」說起來,以前待的組織,頭目也曾養過老虎呢!真是令人討厭的回憶啊!林聳聳肩膀。

「到底是誰啊!把獅子隨便放出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翻譯完之後更喜歡這篇了!主要角色全出場晃一輪,每個人收到的委託都不一樣,但是所有線索全串在一起,再一口氣解開!結果獅子飼育員還是被滅口了幫寫個慘字,最後殺人兇手被誤以為是馬場整個好笑wwwwwww還有林林的直覺超準,一開頭就說是小偷啦不是跟蹤狂,結果還真的。

而個性上,雖然說是第一卷後的林,但感覺個性還很火爆嗆辣,能夠逐漸養成之後的個性,可見得馬場花了多少心血陪伴和教育,想到就甜爆wwwww

 
评论(14)
热度(33)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