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死生契闊

「達龍,你經歷過最恐懼的夢境是什麼?」少年凝神詢問似乎從未經歷過恐懼的騎士。對於他專屬的騎士,亞爾斯蘭打心底帶著崇拜,英勇的戰績與健碩的體魄,都不是青澀未褪的王子所能迄及,如今是,未來恐怕亦是。

「夢境嗎?殿下,我從不刻意記住夢境,那不切實際。」

達龍的回答惹來旁邊好友的一聲輕笑,亞爾斯蘭有些羞恥,以為那笑也是一種否定回答,但達龍僅是不悅的瞪了好友一眼,再次直視著亞爾斯蘭認真解釋。

「殿下,如果是作戰相關的夢境,我自然擁有過千百次不止。武者的夢境是心裡最真實的反應,尤其是對死戰死的恐懼,然而死亡是拿來尊敬的,不是拿來畏懼的,如果光記著恐懼,那我就不用戰鬥了。」

「……我不明白。」仍在王...

逆風翱翔 07

耶拉姆自然知道自己已經憑實力獲得眾多認可,但他絲毫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一提。跟在老師那爾撒斯身邊學習許久,再加上復國戰役之中經歷過更多困難,因此目前被委任的工作反而可說是無比輕鬆,要是再做不好那才真是丟了老師和亞爾斯蘭的臉呢!

「算了,你喊習慣就喊吧!當我剛才沒說。」不想多做解釋,討厭麻煩事情的耶拉姆擺擺手,正準備往城牆下走,卻望見兩列騎士護著的隊伍往工程區域這頭前進,迎風飛揚的白底旗幟上紫色鷹紋圓章醒目燦爛,呼應般地,高空中同時傳來老鷹振翅,劃破秋風的高聲鳴叫。

「那是國王陛下的車隊吧?」復國之戰後,所有帕爾斯人都認得那隻老鷹:經常停駐在年輕國王肩頭,有著赫赫戰功的告死天使。仰望著老鷹飛翔...

傷後

**25話的腦洞

**看到這樣演也就是有生之年應該能等到二季,感動莫名。


「達龍,你在休息嗎?我拿食物進來囉!」

亞爾斯蘭刻意提高音調喊著,邊鑽入帳篷的簾子後方,軍帳裡厚重的藥草味滿佈,坐在裡頭正磨著劍的騎士緩下動作,以令人放心的溫和笑容迎向方才差點把自己綑死的王子。

見達龍已經將衣服穿好,布料平整如常,便可知道加斯旺德包紮的功力相當可靠。想到這裡,亞爾斯蘭就有些矛盾,他一方面不希望重要的部下們受傷,一方面又希望自己在照顧人方面能有所提昇,但王子手不夠靈巧這件事情已經被所有人公認過,估計只比那爾撒斯堅持的繪畫技巧好上一些,因此當亞爾斯蘭自告奮勇拿起繃帶表示達龍為了他受傷,他要親...

逆風飛翔 05

點點頭深吸口氣,亞爾斯蘭安頓好情緒,收凜笑容,從容跨入屬於他的戰場。

議事廳的王座下,眾多官員正嘈雜交談,一見到國王進來紛紛跪落行禮,精緻花紋的地毯霎時被黑壓壓的人頭掩蓋。

「各位,都請坐吧!」少年國王音調平穩,晴朗夜空的大眼炯炯有神的直視著下方的臣子們。裡面的面孔有熟悉的,也有不熟悉的,各自揣懷的心事淹沒了他們正常的表情,一個個都看起來相似又面貌模糊,他俯視著他們,盡量不帶情緒的觀察著,等待他們提出各種為難人的議題,企圖讓經驗不足的年輕國王苦惱,好顯示出自己在政事的價值。

如果在過去,安德寇拉斯極具威權的鐵腕獨斷下,臣子自然不敢隨便吭聲的;但如今,年輕溫和的國王在政事上都會先聽取多方說...

逆風翱翔 04

**原創人物有,之後還會佔不少篇幅,慎

**達亞妥妥的都是糖


細細雨絲打在向晚的葉克巴達那下城街道上,將飛騰的塵土按回了地面,烏雲使夜色提早降臨,倉促行走的人們交集穿梭,一戶戶的燈火點亮,紅黃紅黃著閃動暖了人心。

男子艱辛的在巷口徘徊許久,最後像是總算下定了決心般,舉起左手在一個低矮的木門上敲了敲。

彷彿早就知道會有訪客,門立刻吱呀的被打開,探出了年輕女子冷漠的臉。

「不是早就說別再來了嗎?」

「我送點東西給妳們就走。潔瑟敏,瑪加莉絲還好嗎?」

「我們不需要你一直送東西來。」

「但是我昨天到今天都沒看到妳們的炊煙,很怕妳們餓著了。」男子溫婉的笑著,再次以左手斜躺提起...

1 2 3 4 5 6 7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