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負負得正5 (END)》

**因為一則新聞炸出的腦洞變成長篇,總算寫完惹。

**章節傳送門 1 2 3 4


「咳咳、請讓我稍微釐清一下狀況。」新田擠到三位殺手中間,先朝著馬場發問「仁和加武士……啊、今天沒戴面具應該只算是普通人是吧?你是有話要審問佐野,獲取需要的情報而已?」

馬場點點頭,稍微做出澄清,「正確來說是看他的回答來決定他的生死。」反正是跟警方交換條件來的委託,如果有必要殺掉佐野,交給潛水艇忍者去動手也完全沒有問題。

「那……這邊這位長髮小哥,你是有點帳要算,所以只要揍佐野幾拳,揍完就沒你的事?」新田轉向林,得到一個不耐煩的點頭當作回應。

「至於我們這邊,基...

《晚安kiss》

「哎呀這麼晚,該睡了。」比賽結束,鷹隊大獲全勝,馬場心滿意足的關掉運動台。吵雜的播報聲一消失,深夜的寂靜才終於襯托出來。

「你還知道該睡了喔……」早就已經躺在沙發上半夢半醒的林,即使快要睡著也不忘抱怨同居人。

心情正好的馬場傻笑著咧咧嘴,伏下身子。「小林親一個?晚安吻。」

「走開!」林嘟噥著側過身子閃避,把馬場的臉推歪。

討吻不成,馬場沒死心又湊過去。林半掩在髮絲下的臉頰看起來這麼水嫩,誘惑著他想更親近,「那、蹭蹭臉就好?」

「去、睡、覺!」林連眼睛都沒睜開,卻把胳膊抬起架開馬場的頭,看樣子是鐵了心不給馬場碰。

馬場稍微退開身子,不滿的皺緊眉頭,考慮三秒之後強制撲上抱緊林,把臉埋進...

《錢包》

「小林,你看完了嗎?我要結帳囉?」提著一整籃泡麵和日用品,馬場督促著同居人一前往收銀台,但是林似乎完全沒有放下手上雜誌的意願,只是嘖了一聲表示別煩。

「要不,買回家看?」馬場建議,得到林拒絕的眼神。

「沒有贈品,不買。」連個乳液面膜或彩妝試用品都不附贈,只給幾張明信片的吝嗇雜誌,差評,不買。

馬場苦笑著搖搖頭,決定自己先去結帳,等下再回頭找精打細算的小情人。不過他才剛將提籃放上收銀台,看著店員動作俐落開始一樣一樣商品掃過條碼,他閒下的雙手摸了摸口袋就發現問題來了。

「小林!林林!」

「幹嘛!」以為馬場又來摧自己,林憲明有些不耐煩的從雜誌中抬起頭,對上馬場一臉討好的笑容。

「錢包,忘...

《負負得正 4》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以為可以四回完結的我真是太天真了,所有角色都不受控制,越寫越長。

**還是繼續努力放點馬場林糖


大約是意識到主人有難,馬場的手機相當適時的響起,來電螢幕顯示是榎田。林也不等馬場開口,順手就接走電話。「蘑菇頭啊?馬場那傢伙開車中,有什麼事?」

『唷!是林啊?我的衣服還乾淨完好嗎?』似乎對於接電話的人是林也毫不意外,即使沒有畫面,也能想像出蘑菇頭此時的不懷好意的笑臉。

「好的很,一滴血都沒噴到。」因為是在次郎拷問完之後,故意解開繩子放今川逃跑,林才從他背後補上兩槍,當然不會弄髒衣服了。

『你們正在...

《負負得正 3》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以為可以三回完結的我真是太天真了,馬場林根本不受控制。

**努力放了點糖


相比起熱鬧的都市,夜晚時分的博多港區顯得寧靜許多,除了少數的觀光客人仍流連於登上博多港塔俯瞰城市夜景,港區之內絕大多數假日仍有輪值的人都已經準備下班返家。

結束一天的工作,倉庫區的嘈雜聲也逐漸遠去,櫛比鱗次的倉庫都將厚重鐵門拉下,僅剩照明燈仍堅守在崗位上,指引著此時才踏入倉庫區的林憲明走向目的地。

港區的倉庫區有少數是以日租或週租的模式出借給需要的公司使用,於是也成為次郎他們進行復仇委託的拷問時使用的空間。由於港區離市中心不算...

《負負得正 2》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我以為可以上下篇寫完結果居然不!

**這次是新田X猿仔的歡喜與哀愁(????)


「可惡──!」

猿渡俊助的暴怒吼聲今天已經不知第幾度在球場響起。

今天的狀況特別壞,投出去的球失誤連連。如果平時只是準度不太穩定,那今天就根本是被奶油抹了一手,連好好把球投出去都有問題。而且猿渡一急躁起來,動作越發粗魯亂來,小小的棒球也隨之像有到了青春期鬧叛逆,更加不聽控制。

手套被重重摔在塵土中,激起一片黃沙。見到熟悉的畫面出現,原先在一旁熱身的新田忍不住皺眉朝搭檔喊,「猿仔,不可以這樣對待手套,要好好愛惜啊!」...

《負負得正 1》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稍微會扯到外傳的事件,然而應該不影響閱讀……應該。

**理所當然的馬場林


『警方今日上午於福岡三越女廁內,同時逮捕一名偷拍狂與女裝男性,偷拍狂佐野已經是累犯,供認不諱表示,自己已非第一次偷拍,實在是癖好治不好才一再犯案,並憤怒表示若非誤拍到男性,也不會驚聲大叫而失手被逮。而被偷拍的女裝男性則表示,自己只是興趣穿著女裝,進入女廁也不過是避免引起男廁騷動,然而警方並不採信他的供詞,正在進一步調查……』


關掉新聞畫面視窗,榎田在電腦螢幕前笑到前俯後仰,完全無視後方林憲明的滔天殺氣,先是搥桌頓足然...

《深冬的雙盜壘(翻譯)》


官方短篇集外傳 Extra Games 小說翻譯

只是期中的第一篇,其他篇……再看看。

不會逐字,只會概略翻譯,純粹練手+分享。購入管道是amazon,有興趣的可以自己刷卡或找代購下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木崎老師的後:博多豚骨拉麵團的第一個短篇,類似前導體驗之類的小說,時間點在卷一後,因為是2014的作品,自己回頭看時有種「我有寫過這個喔?」的不可思議感覺(這點真是太懂了黑歷史如山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月中旬,福岡很難得下了雪。馬場...

林林的試穿拍。
素體是Luts delf2代,最適合偽娘的美腿體!意外的裙子做太長了,必須再改短,外套還是沒長進的不會做西裝領,領結實在捏不出垂墜感已放棄。
總之飆了一晚做的又爽又覺得自己廢。
之後再來做匕首,還有綁腿上的皮帶!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