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界線 3

習慣性的將身子縮成一團後閉上雙眼,意識卻越發清楚了起來。雖然精神上高低起伏轉了一輪之後覺得困憊,身體卻因為從軍長期養成的規律作息而尚未需要休息,精神與身體的反差讓他相當不適。

而且這房間有了第二個入住者之後,即使才一個晚上都讓迪奧覺得有說不上的不對勁。雖然只是一間普通無奇的艦上寢室,基本的床舖桌椅和衣櫃構造毫無彰顯個人風格的餘地,甚至大半時間也不待在裡面,迪奧仍覺得個人房間的意義就在於絕對的隱私,是唯一能夠暫時卸下武裝,無須口是心非、不必強作鎮定的秘密之所。

但是渡瀨青葉這傢伙,靠著連結系統已經無視他意願直闖內心也罷,連實質上的隱蔽之處也不再留給他。明明被指派住在一起時也是面有難色,卻不積極拒絕,致使他一人的抗議顯得單薄無力。

『以後我們就是室友了,請多指教?』『我東西放這可以嗎?不行?不是應該一個櫃子給我用嗎?』『這個怎麼開啟?哇噢原來七十年後發展成這樣?』『我好像又弄錯了,迪奧你快救我一下!』『哎、兇什麼,我之前那間四人房可能階層較低,真的沒這設備啊!』昨天兩人首次共渡的整個晚上,就在青葉三不五時發出諸如此類的疑問中渡過,吵到迪奧都覺得要耳鳴了還不罷休。這個不知分寸、堂而皇之入侵他人領域的傢伙,打著自己來自七十年前所以什麼都不懂的低劣謊言,在他的房間裡東摸西碰彷彿鄉巴佬入參觀博物館般好奇,折騰的他恨不得打開Cygnus號艙門將麻煩踢出去。

「煩死了,那個白痴…」嘟噥著翻個身仰躺,迪奧放棄的睜開雙眼,長長的嘆了口氣。自從遇到青葉之後,他越來越常生氣和嘆氣,思緒也越來越常突如其然就亂了調,連帶行為上的脫軌也越來越頻繁,尤其連續和同一個對象大大小小打過幾次架,這可都是前所未有的。

理智上他告訴自己這樣不對、軍人應該隨時保持冷靜理性,心底卻有個淡淡地回音在反駁『任性一下有何不可?』

加入軍隊之前,他原本是富家少爺,成長過程雖然備受寵愛但也同時受到許多的束縛,名為教養、風範、氣度等一體多面的牢籠牽制著他的一舉一動,使他在體驗放縱之前就已經先學會不踰矩,然而自由是人的天性,他不能否認自己有時更羨慕那些只能隔窗注視,而永遠無法接近的街頭嘻笑打鬧的平民孩子。

加入軍隊之後,他沒有靠家族特權直接安插入高階軍官,而是選擇加入連結者的培訓,從基層開始學習起。但天生背負著世家大族的光環使他的努力過程一開始經常遭到質疑,無法融入軍隊中草根式的交流,再加上喪親的內疚陰鬱,讓他越來越趨向孤傲。除了任務需求之外,他鮮少和他人溝通,因為那費時費力,也容易損毀他好不容易築起的保護牆。那道牆對身為連結者是必須的。在共享知識和技能之餘,他可完全沒打算要將內心也一併敞開。

然而這一切都對渡瀨青葉無用。

他不懂也不在乎自己的出身,成天迪奧迪奧的喊個沒完沒了,強人所難的關心他的一切,最後逼著他棄理性與教養不顧的往牆外衝。

和青葉第一次連結時,他便驚覺這與過去其他連結者連上時截然不同。其他人的連結僅像是手拉上手的對談,和青葉的連結卻像兩人已經緊緊擁抱,第二次、第三次之後這種感覺更加強烈,不僅心跳與體溫同步,甚至有如要融入彼此體內一般,溫暖舒暢。

──還想要更多那種感覺。


被自己發自內心的真話嚇到,迪奧瞬間自陷溺中清醒過來。

房間內依舊寂靜一片,照明面板散發著無機質的冰冷光線,只有電子鐘的秒數無聲的更替。他茫然的抱緊自己雙臂,不知該如何是好。


++


當青葉意識到時間已經晚到廚房早就打烊休息時,他已經靠坐在模擬駕駛艙外餓到頭昏眼花。

明明只是坐在艙裡踩住踏板手握搖桿,卻可以累到像是連打了好幾場球賽一樣。反覆的爬進爬出模擬駕駛艙,對著迪奧給定的幾種可能戰況重複進行演練,每打完一場就自己倒轉畫面重看失誤的地方,重擬戰略之後再嘗試。除了中途和弗洛姆去吃午餐,下午真由佳來探班送過點心之外,所有時間他便這樣反反覆覆著同樣的流程,一直到深夜。

「到底為什麼啊…真的好難打贏喔!」滑坐到地上,仰靠著半關的模擬駕駛艙,青葉有點沮喪的舉高控制平板,看著上面的作戰數據,雖然已經能夠拉長作戰時間到初始的好幾倍,有幾次還順利逃脫返航,但距離迪奧規定的擊落敵機數還是有很大一段距離。

「明天來問問其他人意見好了。」他自言自語著放下電腦後打了個哈欠,正想站起身子,卻恰巧和剛走到他面的迪奧猛撞個滿懷。

「你這傢伙,幹麼突然站起來!」原本迪奧還想好要試著如副艦長由期許般溫和點對待青葉,但被這麼一撞什麼和平忍耐理性溝通立刻瞬間被拋到腦後,又忍不住吼起對方。

「你才是,幹麼悶不吭聲靠近,講一聲會怎樣啊?」坐在地上按住撞痛的鼻子青葉,也不甘示弱的回吼,要兇大家一起來誰怕誰。

「我只是來看看煩人的室友是不是在艦上迷路找不到寢室,有沒有在走廊上害怕到哭起來之類的。」迪奧惡聲惡氣的嘲笑。

「不會有那種事情好嗎!就說了我才不愛哭,你這妹控!。」青葉握緊拳頭提高音量抗議著,肚子卻發出一連串毫無威脅力的咕嚕聲,使得緊張的氣氛瞬間有些可笑。

「哎、算了。」奮鬥太久又沒準時吃晚餐,疲憊加上肚子餓的青葉投降的舉起雙手。「我累了,今天就放過我吧!」

原本以為迪奧應該會繼續冷嘲熱諷,卻沒想到預期中的言語攻擊變成了丟進懷裡的麵包和飲料,青葉詫異的接住食糧,仰頭望著已經偏開頭的迪奧。

「宵夜?」

「不吃拉倒!」

「不次是那個意思,你不要亂曲解啊!」看出迪奧居然在害羞,青葉又氣又好笑,心裡登時一暖。「謝謝!真的。」

被這樣真誠的道謝,迪奧反而渾身僵硬,他抿緊了嘴顯然有些不大適應這樣溫馨的氣氛,沈默了一會兒才掩飾尷尬般也坐了下來,靠在模擬機艙旁拿起控制面板檢視青葉的練習紀錄,看上幾頁之後皺起眉頭。

「你打這麼多場還是沒有正式贏過?」

「完全沒有。」一嘴麵包的青葉爽朗的秒答。

「…當我沒問。」迪奧臉立刻垮下來。「我忘了你是個笨蛋。」

大概是被食物降低了攻擊力,青葉這次沒有回嘴,還大笑起來,違常的反應弄得迪奧更加手足無措。

「沒關係,我確實沒多聰明,這點自覺我還是有的。雖然沒贏,不過感覺有抓到些竅門了,明天再來繼續練習,再練個一兩天肯定能突破紀錄。」

望著青葉因興奮而閃爍著的草綠眼睛,知道模擬情境實情的迪奧反而有懵了,他想告訴青葉真相,但說出口的話卻變成「還是說要配合你這笨蛋降低標準比較快?」

「才不要,那不就沒有意義了嗎?」明明就輸到一敗塗地,青葉還是乾脆俐落的拒絕降低標準。「我聽弗洛姆說了,這些模擬狀況多是你實際遇過且打贏的吧?所以不是做不到,是我還不夠強而已。」

「但那些是…」那些是靠BRADYON的性能打贏的不是量產機啊!弗洛姆竟然故意話只說一半,太惡劣了。

「不要降低標準,你能做到的我一定也可以。」似乎是擔心迪奧真的打算放水,青葉堅定的抓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再給我點時間,我想憑自己的方式獲勝!」

都到這地步,迪奧只能保持緘默。弗洛姆一定是知道青葉會有這種想法,自己也絕對拉不下臉承認那些設定確實存有惡整對方的意圖,才故意沒揭他的底。他掩飾心虛的偏過臉,看似不屑實則困惑的詢問,「你這傢伙,到底哪來的自信能跟我一樣?」

「當然有啊!因為你選了我嘛!」

青葉一臉理所當然,似乎還覺得這問題很好笑。「我還以為自己這種波形擾亂源會被剔除,但是你那時指著我了不是嗎?」

沒幾個人真正相信他是穿越時空而來,橫跨七十年後他彷彿一覺醒來便成為孤兒,身份不明舉目無親又什麼都不懂,唯一值得稱道的是跟任何人都能相連的腦波,卻同時又會毀壞連結搭檔的泛用性而變成傷人的利刃。他差點以為自己將因此被屏棄,迪奧卻寧可堵上辛苦訓練和未來,選擇了他。

為此,他想回應那份選擇。

或許目前還很多不足夠,但他想儘快追上,為此再多辛苦些也沒有怨尤。

說不定當出雛說得『迪奧在等你』也是這個意思,迪奧在等他追上這份差距,直到能兩人能真正平等的並肩昨戰。

「今天反覆單機練習之後,我真的覺得…先前都要讓你引導著我作戰實在很不好意思,真抱歉!」青葉誠懇的望著迪奧。「我會儘快提昇到能獨當一面,謝謝你選擇繼續跟我連結。」

面對這樣熱烈到近乎告白的發言,迪奧強作鎮定不發一語的瞪著對方,內心卻驚慌失措的感覺有些什麼正在溶解消散,胸口被異樣的熱度壓的要喘不過氣,心臟像被直接碰觸般羞澀又舒服。他想再說些什麼,話語卻哽在喉間無法成型,甚至他也不知道該成什麼型才恰當。

沒去住意迪奧的這些心思,已經累了一整天的青葉現在只想回寢室休息。他起身伸展了下四肢,然後伸手給迪奧示意要將他拉起,這次迪奧沒有拒絕。

「你洗過澡了?」

雖然近到幾乎貼臉的距離僅是短短幾秒,青葉仍聞到淡淡地香氣從室友的髮稍透出。

「嗯…」將被青葉碰觸過的手藏入口袋內握緊,迪奧快步超前,邊走邊恢復平日高傲又惡毒的口吻嘲笑。「你應該沒忘記開關、熱度和出水口方位怎調整吧?今天自己想辦法,我是絕對不會再幫你的了!」




-------------------------

覺得青葉一坐上機體連結完畢之後就無所不能實在不科學,於是有了"平日其實有自主訓練"的腦洞,既然是夫妻連結搭檔那當然要迪奧來特訓,於是就有了這篇。

畢竟是兩個年輕男孩,再撇開系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犯規性,立刻就奔本壘總覺得哪裡奇怪,還是先刷刷好感度再說,所以兩人幾乎沒太親密的舉動,如果看到最後覺得很失望的就抱歉啦wwww


评论(4)
热度(27)
  1. 零雨其濛零雨其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onnective Dio!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