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界線 2

「所以呢?」立場上無法反駁對方,迪奧只能繼續冷淡的回堵。

「所以我覺得啊…」

弗洛姆本來還想替青葉說點什麼,但模擬作戰失敗的嗶嗶聲響已經再度響起,這次青葉連五分鐘都沒能堅持住,迪奧見狀立刻撇下弗洛姆,推開模擬駕駛座艙的上蓋朝著青葉怒斥。

「你這傢伙搞什麼?」

還沒從作戰失敗中恢復過來,青葉懊惱的耷拉著腦袋,手還緊握在操縱桿上。「又輸了啊…我還以為能用假動作騙過去咧!」

「不要光想耍小聰明,戰場上可容不下你這種自以為是的行為!」迪奧眉心深鎖忍不住拉高音調。

「有什麼關係嘛?模擬作戰不就是這樣,各種可能都要嘗試,從失敗中擷取可用的經驗?」故意粗手粗腳擠開迪奧,弗洛姆硬湊了過來趴在蒼蓋上,伸手進去按下紀錄影像倒轉給青葉再看一次。「迪奧才是太不懂變通了。其實青葉君的戰略我覺得可行唷!只是在抓突破點的經驗還不足,所以衝錯位置了。一般來說操縱員都是右撇子,左側反應再怎訊練都還是會慢些,所以你應該是先吸引他們往慣用方向去,才從左側加速…」

順著弗洛姆手指比劃的方向,青葉看了連連點頭,有些觀念說起來很簡單,但是在投身實戰的狀況裡很容易因為壓力而緊張就遺忘了。這也就是他覺得自己還需要加強的地方,作為優秀的駕駛,迪奧和弗洛姆在強大的作戰壓力下都還能保持冷靜判斷,自己則老是一激動就往前橫衝直撞,然後才需要靠迪奧掩護。

「欸?迪奧你去哪?」正想著如果是和迪奧配合的話該怎做,一抬頭卻望見搭檔已經放下控制面板往門口去。

「陪一個笨蛋練這麼久,我累了。」聽到青葉的呼喊,已跨出門外的迪奧稍緩下腳步,面無表情的偏頭瞥了青葉一眼。「...你說過後天想離艦休假對吧?申請書遞了嗎?」

「呃、還沒,我不知道怎跑程序…」沒想到迪奧突然提起自己昨晚隨口說說的事,青葉相當訝異,原本昨晚聊到自己想看看七十年後的夏威夷街道,還被嘲笑又在講那些沒人信的謊話,沒想到迪奧冷嘲熱諷後卻真的放在心上了。

「是要去哪邊登錄嗎?跟誰申請?」

停頓了幾秒,迪奧似乎在思索該回答什麼,最後還是化為一聲嘆氣。「算了,我一起處理。」

沒等對方再接話,電子門已經又迅速關上,留下驚喜又錯愕的青葉,和看到好戲而愉悅溢於言表的弗洛姆。


++


停泊在夏威夷基地的Cygnus既然已經暫時不受戰事威脅,艦上人員申請離艦也就相對容易。所有人員採輪調制安排休假,依軍階高低和申請先後作為輪休順序的判斷。

迪奧和青葉的軍階在艦上還只屬於中階軍官,前面也已經有不少人先行遞交申請,但由於兩人是LUXON和BRADYON的駕駛,出戰次數和實質地位遠高於其他人員,因此被直接劃入第一批准許休假的行列。

掃描過副艦長遞上的核准予假編碼,迪奧從容行完禮正想離開,卻再次被長官喊住。

「青葉君的訓練還順利嗎?」

果不其然又是要問這個。迪奧無法遏止的閃過了厭煩的表情,從剛才前往副艦長室的途中,已經有許多人問過同樣的問題,並且還多數伴隨了『他是個好傢伙,別太刁難他唷!』『還沒休息?不錯嘛真有決心!』等等一面倒的讚賞言詞。

他不明白,像青葉這樣子的笨蛋,到底哪一點討人喜歡了?粗神經、不會看人臉色又愛管閒事,稍微幸運了點就以為自己什麼都能辦到,每次看到那爽朗到刺目的笑容,就很忍不住想一拳揮過去。

端詳著迪奧陰晴不定的臉,麗妮先是有些擔憂,但隨即又覺得好笑。她想起迪奧剛被派令到Cygnus作為BRADYON駕駛時,進退行事固然有禮卻總透著冷淡,還帶了點名門世家的傲慢。後來逐漸與其他機師熟稔之後,才稍微能忍受他人的玩笑話,但仍屬於不好親近的類型。

但青葉來了之後,這個狀況就被打破了。

兩個十來歲的少年們發生什麼事情都掛在臉上,老是為了些枝微末節的瑣事吵吵鬧鬧,越吵就默契越好。迪奧自己估計並未察覺,只要青葉在場,他的表情就會在極短時間內豐富起來,偷笑、大罵、耍嘴皮子、害臊,過去罕能一見的面貌不斷被青葉激出,刷新著眾人的認知。

原先那層拒人於千里之外的薄膜正在消散,這或許是連結系統的副作用:在互通腦波時把兩人性格做了整合;又或者事情也沒那麼複雜,就如艦長老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年輕真好』,因為年輕,所以有著無限改變可能?

「那傢伙,意外的頑強,模擬戰輸了二十幾次都還沒顯出疲態。」迪奧板著臉孔回報。「雖然很有毅力,但是戰術上根本亂七八糟,比訓練校任何一個菜鳥都還慘。」

「連結之後,他不是應該共享了你所有的駕駛技能嗎?」

「是這樣沒錯,但是那傢伙似乎刻意要忘掉。」迪奧剛不悅的說完,腦中卻突然閃過弗洛姆說過的話。

──他可是很想成為與你並肩平行的存在。

如果一直依靠連結系統的知識共享,不僅在戰鬥上會加速迪奧的體力消耗,也無法跳脫出雙方地位的不平衡。所以才刻意要放棄使用從迪奧那共享過來的技巧,試圖型塑出自己專屬的作戰節奏。

把已經多次輸入腦中的技能強制隔開有多麼困難,但是青葉做到了,縱使這讓他在模擬戰上一敗塗地,也無損於他想從被動接受的角色跳出的決心。

「有這樣的搭檔,挺好的不是嗎?」

多少猜到了青葉的想法,麗妮露出輕鬆的微笑。「如果他能夠成為可獨當一面的優秀駕駛,對你和聯合軍都是好事。」

她意味深長的看著因不得不同意自己、卻又不想率直承認青葉確實值得讚賞,而開始顯得侷促的迪奧。

「稍微試著和平相處吧?每天全艦放送你們拌嘴的實況,大家可都快受不了了。」

「那是因為…」

「因為是青葉太笨太煩人嗎?你們吵架的內容大家都快要會背囉!」副艦長挑眉著故作事不關己的姿態。「可能你忘了,再提醒你一次好了。所有作戰紀錄包含駕駛員對話,都會在任務結束後完整的交與上級,尤其你們又是連結系統的駕駛,檔案估計更會被認真審視…你懂我意思對吧?」

被戳中了要害,迪奧身子一僵,又不好跟上司抗議,只好咬咬嘴唇乖順的點頭表示理解,然後掩飾心虛般大步的走出副艦長室,然而他很清楚,不論自己的腳步如何穩定如常,在副艦長看來,恐怕都是倉皇又狼狽。


──都是那個愛哭鬼笨蛋的錯!

──如果連結對象不是這個麻煩傢伙就好了!

一想到自己和青葉在作戰過程中愚蠢的爭執對話,被一刀未剪完整的呈現給聯軍高層,還對照著腦波波形供參照,就忍不住想開著BRADYON往海底衝,而且誰都別想攔住。

隱忍著雜亂的心思,他刻意揀選人比較少的通道走,幸好裝出冷漠表象是他早習以為常的技能,平素累積下來『不好相處』的威名也沒因和青葉的吵架被公開而有所減損,又或許是目前的他正散發著隱隱地殺氣,因此一路走來無人敢與之打招呼,連視線都不太敢對上。

雖然已經取得青葉的休假許可,但迪奧並沒有往模擬作戰訓練室前進,而是往反方向回自己的寢室。現在要是再看到青葉那張蠢臉,估計是會忍不住要發飆,還是先躲回房間冷靜下比較實際。

但看來是氣在頭上思緒全被佔滿,迪奧好不容易穿過長長的艦艙,走到寢室門口,才突然想起從昨天開始,艦長已經以加強兩人和諧共處為理由,強制安排兩人共住一間寢室。

突然冒出來的青葉本來就不可能在艦上有寢室,迪奧則是以駕駛員身份獨享兩人房,因此青葉搬入迪奧寢室這種結果,也就理所當然的拍板定案。

青葉問起他人隱私一點分寸都沒有,還老仗著不知哪來的自信想幫忙,一想到自己必須和這個麻煩的傢伙朝夕相處日夜面對,迪奧就覺得頭開始痛起來。

逃避現實也沒用。深吸口氣,迪奧打開寢室房間,房內還維持著兩人離開時的狀態:自己的桌上物品整齊放置,棉被平整鋪著;而青葉的那一邊桌上還散亂著昨天看資料用的電子書以及喝完飲料的空瓶,新發下的白色軍服隨便的掛在椅背上,床舖也完全沒整理,棉被還維持著剛好供一個人鑽進去的形狀。

從憤怒到煩悶到疲憊再到決定無視,迪奧完成了艱難的情緒波折後,走向自己的床位,乏力的攤倒上去。


评论(4)
热度(27)
  1. 零雨其濛零雨其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onnective Dio!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