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界線 1

buddy complex衍生,CP青迪

9-10話中間的腦補妄想,OOC有,關於戰鬥描述屬於個人興趣所以大概會有點多←

本來想簡單寫但看來還是個中篇了,爆字數果然是習慣(!)



-------------------------------------


「剛才那種狀況你只要側身壓低迴轉,然後再加速就可以甩開了,有這麼難懂嗎?」

「我也很想啊!但是敵機太多了根本沒有空隙…」

「你確定嗎?明明方位一百二十四度角的三架機體之間還夠鑽過去吧?」

「少來,在我鑽過去前還有一定的距離要突破吧?在抵達早就被擊落了吧?」

「你以為槍是幹麼用的?不要讓我解說第二次!」

激烈的爭吵聲迴盪在模擬作戰訓練室裡。雖然早就習慣青葉和迪奧每天不定時上演的激烈拌嘴,但被拖來協助訓練的弗洛姆還是忍不住厭倦的打了個哈欠。

「我說你們…」

他舉起手希望能夠稍微停止沒完沒了的爭執,但很顯然專注於爭吵的兩人完全忘記無辜的第三者,依舊為了剛才模擬作戰的戰敗結局而針鋒相對,這使得弗洛姆在揮了半天的手完全得不到注意。

「嘖…也稍微看我一下嘛!」

已經開始覺得無聊的弗洛姆,托著腮望向一腳還踩在模擬艙裡的青葉,以及高傲交抱著手臂站在艙外的迪奧,兩人吵到幾乎要鼻尖貼鼻尖,從五分鐘前開始就的激烈唇槍舌戰似乎一時沒打算結束。




爭執的開端需要回到三小時前,三人一同進入模擬作戰訓練室開始。

主動提出進行模擬訓練的是青葉。作為連結對象,迪奧理所當然的成為培訓專員,而弗洛姆則是以前輩身份被青葉熱情邀約來當訓練顧問。

在與迪奧連線時間超過系統預設紀錄,並確立了自己與LUXON的力量是備受需要的之後,青葉決定以實質行動來表回報眾人對他的高度期望。

穿過了時空的扭曲,偶然的坐上LUXON,與王牌駕駛員配對成功共享了知識與技術,獲得了遠超越一般人的力量,在幾次的戰鬥中都取得勝利,這樣子的幸運是青葉從未想過也不可能想到的。

然而他也很清楚,那些勝利中僥倖的機率還是佔得多些。

在戰爭裡幸運固然重要,但實力才是關鍵。如果不是LUXON、不是與迪奧共享了駕駛能力,僅憑著青葉自身落後七十年的知識,和那勉強可稱為優點的反射性和體力,就想要在混亂的戰局中生存下來,根本是天方夜譚。

截至目前為止LUXON和BRADYON仍穩坐戰局中的關鍵,瓜分世界的兩大勢力都尚未能提出更優越的存在,但戰爭的勝負是瞬息萬變的,這樣的勝出不可能是永遠,無論聯合軍本身還是佐基利亞軍,都在密集的研發能夠超越連結系統,最好還可量產普及的新武力,因此他與迪奧聯手的必勝優勢,依照目前激烈的戰況恐怕很快就會消失。

為此,青葉明白自己已經到了不該再依賴機體性能與共享來的駕駛技術,必須也提昇自我才行。


『迪奧即使駕駛量產機,作戰能力也絕不遜於開BRADYON,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成為那樣!』在艦長與眾多艦上同僚面前,青葉誠懇的提出自己想多受點基礎訓練的要求。

可想而知,艦長深表同意的點頭,而被稱讚的當事者則是啐了一口之後忍不住嘲笑。『就你這種笨蛋要花多少時間訓練?況且、我的技巧都共享給你了,根本形同跳級的你還有基礎訓練的必要嗎?』

『就是因為如此才需要。』不想要只是接受迪奧單方面毫無保留的給予,希望在作戰時除了調動來自迪奧作戰經驗積累的應對方案之外,青葉也渴望擁有一套自己的作戰模式。

『而且,迪奧是王牌駕駛員,作戰風格應該很早就被敵軍鎖定了吧?我確實沒受過軍事訓練,但是我想這應該和我以前參加籃球比賽一樣,參賽的對手慣用哪種手法進攻防守、體力能支撐幾局等等,通常都會事先做點調查,好在真正下場比賽時從對手弱點突破。』

『雖然不大明白你的比喻,不過原來笨蛋也還是會用腦袋的,真是令人欣慰。』

『喂!我可是很認真的。』又被搭檔這樣譏諷,青葉挫敗與氣惱交織,忍不住握緊拳頭。『如果是我的話,敵軍毫無資料可參考吧?無論來歷或作戰風格都查無此人,如果在作戰方式上又能出其不意,不是更容易打勝嗎?』

『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啊?就你那點三腳貓的駕駛技術…』

『所以我才想要接受訓練,這不就回到問題原點了嘛?』

艦長倉光大佐讚賞的掌聲突兀的阻斷了迪奧又要衝口而出的冷言冷語,他用眼神示意了雙方停止爭吵,然後不容拒絕的做出指示。

『青葉能有這樣的自覺不是挺好的嗎?迪奧,作為唯一的搭檔,你就不用客氣的給他進行特訓吧!』



將放空的視焦再度匯集回號稱最佳coupling的兩人身上,弗洛姆吁了口氣。說是來幫忙訓練,但其實根本沒有他插的上手的地方。作為一個作戰訓練指導員,迪奧展現了他對任務吹毛求疵到極點的一貫精神,將青葉塞入量產機模擬艙之後,嚴苛的直接設定最難級別讓青葉練習單機對多機作戰,擺明的是在刁難新手。饒是青葉已經擁有迪奧的駕駛技巧知識,但在沒有開啟連結共享的狀態下,思考速度總是慢了一些,一開始還能勉強用直覺反射來彌補,但量產機的作動力量不如LUXON,速度和攻擊力量都無法跟上預期,使得幾場模擬戰打下來處處受到掣肘,最後都以被擊墜收場。

雖然對於這樣的結果顯然青葉和迪奧都相當不滿意,但在旁觀者弗洛姆看來,青葉的表現算是相當優秀了,在沒有共享知識技能的狀態下還能以量產機單機堅持這麼久,已經優過不少現役軍人,只不過這點他不打算多嘴,以免壞了迪奧顯然正興致盎然的訓練動力。

「再一次!我不信有這麼難獲勝。」爭吵已經得到結論,吵輸的青葉摸摸鼻子爬回模擬駕駛艙內,熟練的調整各項功能,而嚴苛的訓練員已經充滿優越的拎起控制面板,手指飛快的進行設定。

「這次敵機數量和武裝狀態我不更動,天氣改為大雨,瞬間最高風速十級…」

「欸?那樣的話一般還會出擊嗎?」

「少天真了,作戰時天氣突然變壞也是常有的,要是人人都像你一遇暴風雨就墜毀還打什麼仗?」

「才不是因為那樣,你幹麼老是提那件事!」

自知在這件事情上自己是理虧的一方,青葉只能尷尬又不悅的趕快轉移重點。「還調整了什麼?」

「嗯…把你的能源儲量降到一半吧!」不理會青葉的抗議,迪奧冷著臉繼續修改模擬戰況設定。「就這樣,任務目標是脫出敵人包圍,不被擊墜的狀況下機體損毀到75%內都可以接受。」

望著模擬駕駛艙內能源存量數字迅速下降到一半,青葉的情緒也隨之緊繃起來。就算知道只是模擬,身坐在密閉的駕駛艙裡,手握操縱桿面對螢幕,再加上微微的機艙振動,臨場感逼真十足。

「開始。」

「嗚哇───」模擬作戰才剛開始,青葉便哀號起來。螢幕上成排的敵軍警示從一開始就緊咬在機體四周,無論青葉怎樣拉高或降低飛行高度,都無法將敵我距離拉開。

想起剛才迪奧在爭執中曾提到的方式:強行打開缺口,從空隙中降轉逃離,青葉趕緊付諸實行,然而狀況比他想的更糟,瞬間強風影響了機體的穩定度,大雨也干擾了判斷,機會一閃而逝,發現到青葉意圖的敵機紛紛開槍射擊,逼的青葉忙於閃躲攻擊,機體受創的警告音更是此起彼落。

死命晃動操縱桿扭轉機身,以進為退開槍還擊才又勉強拉開敵我距離,青葉緊張的掌心滿是熱汗,雙眼焦急的在螢幕上掃視,尋找第二次強行突破的可能缺口,螢幕一側的能源儲量經過剛才的加速,已經又下降了一點,壓力使得他更加喘不過氣來。

「迪奧真是嚴格啊!」望著與模擬艙內同步投影的大螢幕,弗洛姆忍不住調侃了迪奧。「這根本已經是不留活口的打法,要量產機突破這種危機也太為難青葉君了吧?」

「是他自己想接受訓練的,我不過是把自己經歷過的實戰經驗照搬給他。」

「但是,你那些經驗是駕駛BRADYON時遇上的吧?」燦笑著戳破問題的癥結,弗洛姆指了指同步螢幕上。「同樣的能源殘量可飛行里程、最高極限速度、彈藥存數等可都是相差甚遠,你這樣逼著他拿機關槍去對大砲的訓練方式,好像有點做過頭囉?」

迪奧擰緊眉心陷入沈默,不客氣的瞪著對方。

「我對於你的訓練方式沒意見,不過青葉這麼努力,你好歹稱讚下給點獎勵吧?」明知道要迪奧稱讚青葉是強人所難,弗洛姆還是微笑著追加一擊。「他可是很想成為與你並肩平行的存在,而拼了命的接受你給的挑戰啊!」


评论(2)
热度(37)
  1. 零雨其濛零雨其濛 转载了此文字  到 Connective Dio!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