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死生契闊

「達龍,你經歷過最恐懼的夢境是什麼?」少年凝神詢問似乎從未經歷過恐懼的騎士。對於他專屬的騎士,亞爾斯蘭打心底帶著崇拜,英勇的戰績與健碩的體魄,都不是青澀未褪的王子所能迄及,如今是,未來恐怕亦是。

「夢境嗎?殿下,我從不刻意記住夢境,那不切實際。」

達龍的回答惹來旁邊好友的一聲輕笑,亞爾斯蘭有些羞恥,以為那笑也是一種否定回答,但達龍僅是不悅的瞪了好友一眼,再次直視著亞爾斯蘭認真解釋。

「殿下,如果是作戰相關的夢境,我自然擁有過千百次不止。武者的夢境是心裡最真實的反應,尤其是對死戰死的恐懼,然而死亡是拿來尊敬的,不是拿來畏懼的,如果光記著恐懼,那我就不用戰鬥了。」

「……我不明白。」仍在王者之路艱難前進的少年苦澀的咀嚼這番話語,那經驗凝煉之後的感言,呈現了自己與對方的差距。「我常常夢到初戰那時的經歷,不同方式的戰死然後嚇醒,醒來還是很害怕,這樣是懦弱嗎?」

「殿下可記得夢中自己為何戰死?」那爾撒斯沒有正面回答,僅是溫和的提醒。

「很多原因,很多……像是我想回去通知其他部隊,或是想回去救那些跟我差不多年紀的士兵,或是想搶先一步找到卡蘭,阻止他之後為了找到我而濫觴無辜。」王子抬起頭苦笑,晴朗夜空色的眸子帶著氤氳。「可是夢裡都是失敗的。果然還是因為我不夠強吧?沒有你們幫忙,我自己什麼都做不到。」

「不,那就是殿下超越我們的地方。」那爾撒斯讚許道。「即使明白自己的弱點,依然心繫他人觀照全體,這豈是懦弱者會做的事?夢境的死亡只是提醒了現狀的不足,而這些不足則是我們臣下該分憂的地方,殿下請維持著這樣的信念前進即可。」

明白話裡的期許,亞爾斯蘭稚氣未脫的臉龐斂去茫然,用力的點了點頭。




「你剛才說謊了吧?」

那爾撒斯自暫時掩蔽的廢棄農舍半穨的窗子向外望去,濃密的樹陰下耶拉姆正和亞爾斯蘭在刷著馬匹,陰影下模糊的輪廓雖看不清表情,但淺淺的笑聲仍隨著風傳入。

「什麼說謊?」

「最恐懼的夢境啊!」將目光自遠方收回,那爾撒斯不懷好意的輕笑。「什麼死之崇敬的,你顧左右而言他的技巧太差了,只有殿下才會相信你的鬼話。」

被友人戳破,達龍只能訕笑,不是他不肯告訴亞爾斯蘭,而是時間不對,至少不是前途未明的現在。

那是血泊相連到天邊的夢境,戰場上哀號與金屬碰撞的聲響彷彿還在耳際縈繞,彷彿將幾年下來累積戰爭的回憶如潰堤潮水般一口氣奔騰而出,平日舞動如自身一部分的長槍與利劍皆失了準頭,四面八方蜂擁而上的敵軍嗜血笑容猙獰,等待著獵人鮮血耗盡、轉換成獵物的一刻。

即便是面臨死亡也會持續戰鬥,這是帕爾斯軍人的信念與榮耀,然而讓他陷入恐懼的,是在夢境裡找不到亞爾斯蘭。

他曾以為,遲暮的戰士才會有這種戰敗的夢境。自少年時期便參戰,對於每一次戰鬥都是戒慎而為的他,早以為自己的勇氣已達到再無雜念,然而那不過是年輕的無知,要到確立了今生的摯愛後,恐懼才開始浮現。

死生度外,說得容易,卻須強大的信念才得以靠近。他告訴亞爾斯蘭的不是敷衍,而是他真實的心聲:如果不尊敬死,就無從追尋生。

但他略去了更重要的部份──他的生之信念是因王子而明確,自亞特羅帕提尼平原一役之後便確立如磐石般堅硬。他的生全獻給了這位唯一,勇氣源此而起,且將不絕綿綿。

如今,世間唯一足夠打擊他、使他對死再度趨近恐懼的,便是亞爾斯蘭的一切。

「這可是亂世。」那爾撒斯望向友人的紫眸散發著達龍從未見過的炯炯銳光。「不適合些什麼,你應該很明白。」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




「…達龍!達龍!」

他再次從尋找不到王子的惡夢中被喊醒,一回身,身旁夢囈不止的少年正縮著身子顫抖。

「殿下,我在!」踰矩著將亞爾斯蘭攬入懷裡抱緊,達龍小心翼翼的拭去少年眼角邊沁出的淚珠,然後安撫的在少年耳邊輕喚。

被擁抱著的安全感使少年的呼吸逐漸平穩下來,依偎在他懷裡無意識的磨蹭。

即使現在那重要的珍寶就在臂彎裡,他仍為夢境中失去至愛的恐慌而冷汗涔涔,而不得不更溫柔的愛撫著,好確保亞爾斯蘭真實存在。

被達龍的大手順著背脊,少年揪緊的眉心終於完全舒緩,睡顏帶上了笑,依靠在騎士胸前的小手攢緊住對方衣服,那純潔無暇的姿態使騎士凝視著就發覺自己是如此貪戀對方,翻騰如浪的記憶、無法言說的心情、不可思議的瘋狂,完全無法停止。

他低低呼喚王子的名字,不帶敬稱,一遍一遍。這名字有如寶石般璀璨,就如同它的主人般令人美麗,也如同他的主人般惹人憐愛,光是這樣低聲呼喊,溫柔就在他心底甦醒,如陽光灑落下溫暖與光芒般使他的恐懼徬徨溶蝕消散。

如果死亡進而分離的威脅是一種試煉,他已深陷其中,並且欣然接受。

低下頭輕吻少年被銀色髮絲垂落覆蓋的額頭,騎士低語著許諾:「殿下,你就是我今生的信仰。」

為此,他真正無懼於死。





------------

翻資料夾看到之前寫一半的東西,順手把結尾補上。定期發作的文藝腔賣弄而已,沒有內容可言不要太計較(你好意思

评论(2)
热度(35)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