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逆風翱翔 09

接收到指令,高佻的女神官莊嚴的朝國王行了個禮,便俐落轉身,指揮士兵將犯罪者帶離國王謁見室,目送著押送隊伍退場,精緻鏤雕門扉喀鏘一聲關上之後,鎖鏈拖行的聲響也隨之淡去,亞爾斯蘭鬆開緊握的手,洩氣的將自己砸在靠枕堆上。


「陛下?」那爾撒斯關心的輕喚。雖然少年在運用演技上已經越來越得心應手,但並不表示他能夠和願意接受這麼做。


「哎……」少年伸手掩住額頭和眼睛,不符年齡的長嘆了口氣。「到底為什麼啊……」他指的是男神官刻意製造毒藥引發傳染病一事,雖然聽起來也像純粹對這麼多接二連三的麻煩在發發牢騷。


如今連神殿都有神官墮落了,也顯示出亞爾斯蘭的政權確實不如外界所見的那樣穩固。靠著強大軍力支撐固然可以對不服者起到威嚇作用,但從前代國王安德拉寇拉斯三世為借鏡,便可知在政治裡流言蜚語向來又比刀劍兵器殺傷力大上一籌。


「可以的話真不希望去徹查所有神殿。」亞爾斯蘭苦笑著望向副宰相。過去神殿享有各項特權,尤其是培育出法蘭吉絲這樣優秀神官的佛傑斯坦,更是獨立於國王權威之外自成一區的特殊自治區,如今這個應當一直是屬於聖潔神職者培育的小鎮,是否也已經受到污染,成為新舊勢力爭相拉攏的對象呢?


「陛下,與其陷入煩惱,不如先去做些別的事情吧!這件事的調查就等法蘭吉絲回報,相信很快就會有眉目。」那爾撒斯笑了笑,事實上拿到奇夫取得的文件之後,他已經對於整個案件的起始有了概念,不過看國王厭倦的樣子,他決定晚些再說。畢竟,如果一直給國王壓力,進而使亞爾斯蘭的判斷失準,反倒得不償失,副宰相為了轉移國王注意力,他索性把表現舞台扔給了巡檢使奇夫:「不如先聽聽看奇夫最近又見聞了些什麼事吧?」


「也是呢!」亞爾斯蘭眼睛一亮,笑著盤腿坐挺了身子,恢復了少年人應有的精神。「奇夫剛才好像被那爾撒斯嫌棄太慢回來了喔?莫非你本來有預約好回來時間?」


「陛下,讓我一定要準時歸來的是你啊!」奇夫笑嘻嘻的答腔。


「我?為什麼?」亞爾斯蘭這倒懵了,自己可從沒限制過奇夫哪時候該回來,自由慣了的流浪樂士愛上哪都行,哪怕只是傳個信回來都無所謂,只要奇夫想到時願意回葉克巴達那露個臉即可。


「陛下,有情有義又風流瀟灑如我,可不是那種會忘記重要的人生日的人唷!」奇夫故作神秘的眨著眼,突然不知從哪變出個書本造型的迷你木盒,以優雅到足以迷倒全帕爾斯女性的姿勢拉起亞爾斯蘭的手放在他掌心。


不超過手掌大的小木盒包著簇新皮料,還散發著皮革專屬的香氣,精緻的印花使木盒看起來有如一本書,亞爾斯蘭好奇的開啟銅黃扣環,盒內鑲嵌了指南針正微微晃動,頂蓋則繪著以帕爾斯為中心的地圖,而連結盒子的黑色細繩,在陽光映照下投射出一道長影,淺淺擱在指南針外環的刻度上。


「這是……指南針?日晷?」亞爾斯蘭驚喜的端著盒子翻過來又翻過去的欣賞,從未見過如此別緻的迷你日晷,他立刻就愛上了這份精巧的禮物。


「這是我從基蘭商人那買來的有趣玩意,海上常用的攜帶型日晷。」知道自己精心挑選的禮物獲得喜愛,奇夫也不禁自豪起來。也不介意還有那爾撒斯在場,他要過木盒,藉著身高之便,站在少年國王的背後,幾乎是以將亞爾斯蘭攬在懷裡的親暱姿勢示範操作。


「擁有太陽碎片的聖劍認可的王者,生日時應該收到什麼最適合呢?我想了好久終於想到這個,又費了番功夫尋覓最優秀工匠製作的版本,就為了看到陛下拿著它時能露出笑容。」奇夫以修長的手指把玩日晷盒子,幾乎是貼在亞爾斯蘭耳邊說明的嗓音更像在唱頌迷惑人心的歌曲。「由陽光銘刻時光,由白日照亮方位,使您在太陽的引領下永不迷失,再也沒有什麼比這個更適合您。」


陽光散落在銅黃的刻盤上,使得嶄新的刻面閃著燦燦光輝,磨得晶亮的玻璃下,內嵌式指南針輕顫旋轉後停滯。盒上的皮革香、樂士身上近在咫尺的薰香,揉雜著不經意的竄入亞爾斯蘭的呼吸裡,近到只要在靠上些便能兩人相貼的距離,使他突然有些暈眩。


「奇夫,謝謝你!」亞爾斯蘭小心翼翼捧住了日晷盒子,臉頰有些燙,突然討厭自己的嘴怎無比笨拙,任何表達感動的話語都想不出來,只能用最原始最簡潔的謝謝來表達。


「陛下能如此喜歡,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了。」經驗豐富的樂士深懂掌握進退得當的重要,就在最曖昧的一刻,他又謹守禮貌的退開了,並且適度的讓亞爾斯蘭留下一抹莫名的遺憾感。


總算注意到一旁那爾撒斯已經翻白眼到幾乎看不見瞳孔,亞爾斯蘭像要掩飾什麼般遲鈍的把日晷盒子往桌上一放,旋即又覺得哪邊不妥般往文件邊推了推,推到一進房間不會立刻看見的角度,才又往座墊上蹦跳著坐下,坐下力道稍微大了些,撞得尾椎有點痛,但亞爾斯蘭仍舊挺直身子,用與日常無異的音調說道:「那麼,接下來請不是以國王友人,而是以巡檢使的身份報告吧?」


「好的,莊園間貴族緋聞、基蘭的商會視力重劃、還是默塔劄山嶺的傳聞,陛下想從哪個先聽起?」奇夫也在對面的椅墊上神情自若的坐了下來,笑容可掬的恰到好處。


「基蘭吧!」對於這個曾經是自己王子時代流放終點的城市有著特別的好感,亞爾斯蘭也露出笑意,那笑容很能觸動人心柔軟的地方,不忍多將醜惡的事物放置他面前。


「噢、這個就比較無趣,不過沒關係,我盡量說明的有意思些!而且正好和剛才陛下處理的事件有相關,想必那爾撒斯大人也很樂於提供不同的觀點,是吧?」刻意喊住剛打開門要走出去的副宰相,奇夫假裝沒有看見門後那抹難以忽視的黑色陰影。


「這麼一說倒提醒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且只有你最適合去執行這任務!」那爾撒斯像在講笑話般勾起嘴角,只是那笑話的意義只有他自己心領神會,而被委託者則有些後悔,何必突然挖坑給自己跳入。




++




破空而至的箭鏃眨眼之間已經奪走幾條人命,原本還專注在破壞水道的傭兵們放下任務想逃走,卻未能即時辨識箭從何方射出就已經被貫穿了喉嚨或胸膛,如投石入海般一一跌落水中,湍急的水流很快就帶走了他們的身軀和生命。


「最後一個!」一開始就被預留為活口的工程兵被一箭射中膝蓋,立刻跪倒在坡道旁,出於生存本能,那人還想掙扎著爬遠些,但隨即另一邊腿上又被補了一箭。


「不要殺我!饒命啊不要殺我!」慘叫著想拔掉箭鏃,卻又痛到只能屈緊身子顫抖,工程兵悽慘的在血泊裡滾動哀號。


「這不就沒殺你了嗎?叫小聲點省省力氣,我還有事情要問你呢!」確認四周圍已經沒有再能威脅自己的人,奇夫一腳踩住工程兵的後背。


要不是那爾撒斯委託他來這下水道預防有人破壞,他可一點都不喜歡做這種和優雅搭不上邊的事情。看著腳下眼淚鼻涕甚至屎尿都痛到齊發的士兵,連在戰場都沒興起的惡心感突然一股腦湧上。


為了要屏除那份噁心,他踩住對方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慘叫也隨之嘎然而止。


「嘖!居然昏過去了!」奇夫氣急敗壞的連連咒罵。他挪開腳,蹲下來忍著厭惡感摸了摸士兵的口袋,亞希女神這次賞賜給他忠誠的信徒一份幸運,奇夫摸到了一個扁如金幣但又更大一些的金屬片,取出後映著光線一看,上面清楚印了基蘭商會的會徽,作為一名長年穿梭於王公貴族之間的樂士,奇夫當然知道能擁有這個徽章的,除了商會成員之外,也會發給進行交易之中的客人,作為交易完畢後向商會分號兌換金幣的憑證品。


基蘭的商會勢力之爭、向商人購入大量藥材製造毒藥的神官、帶著商人委託證明來破壞水道的工程兵、還有先前城門口遇上的,帶著染了傳染病孩子要離開王都的可疑女子,各種線索似乎已經慢慢能拼成一張完整圖畫了。


「就在這個地方拷問好像有點麻煩啊……欸、醒醒!不起來我就只好真的殺掉你啦?」不客氣的搧了搧已經臉色慘白昏死過去的工程兵,奇夫望著問不得話也不想拖動的人體陷入困難。


他無意也不適合這種時候才去找助手,反正已經取得商會徽章,沒有口供大概也無傷大雅?


水流帶來的風聲有細微的改變,奇夫猛然站起身,手按在劍柄上,雙腿已經繃緊,但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火光搖曳下的影子依舊只有他一人。


突然,奇夫笑了出來。


「這種時候還忍心躲起來看戲,軸德族的可愛少女啊!妳怎這麼無情呢?」


「不愧是奇夫大人,我還以為自己已經躲的很好了呢!」亞爾佛莉德咋舌著從隱身處跳出來,俏皮的吐了下舌頭。「我剛才巡視城牆,突然聽到有落水的聲音,所以就追下來看看發生什麼事情。我應該沒妨礙到奇夫大人的任務?」


「城牆?地下水道裡的打鬥聲應該傳不出去才對啊?」


王都的城牆高達十二加斯,以樓層計算大約是四、五層樓的高度,到底是軸德族的聽力太敏銳,還是地下水道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隱蔽呢?


紅髮少女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隨後將目光投向地上還陷入昏死的工程兵。


「奇夫大人好像是在煩惱這傢伙是吧?需要我幫忙你弄醒拷問他嗎?」


「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再好不過,如果是美女就算了,我可一點都不想拖著臭男人出下水道。」


曾經共事過不短的時間,亞爾佛莉德對於奇夫這種發自真心的玩笑話早就習以為常。身為強盜氏族出身,論起拷問折磨恐怕沒人比她熟練,她抽出綁在腿上的小飛刀在指掌間把玩轉動,一邊提醒奇夫:「接下來的事情,請務必遺忘掉,讓我知道你多嘴跟那爾撒斯說了的話,我可會讓你嚐嚐軸德族女人的厲害喔!」


曉得少女不想讓意中人知道自己殘忍的一面,奇夫嘻笑著投降般舉起雙手後退半步,呶呶嘴示意少女不用介意自己請盡情發揮專長。


白了總沒正經的樂士一眼,亞爾佛莉德手起刀落,飛刀快狠準的插入工程兵的手掌,細長刀刃避過了掌骨剜在掌肉之間,劇烈的疼痛果然瞬間讓昏死的人又掙扎著慘叫醒轉。


「誰派你來的?你們的目的是什麼?還想要保留這只手的話,就好好都說出來吧!」少女瞇起眼,冷酷的逼問。






----------------


已經寫到決定先把故事完整交待完畢,再回頭修整細節字句,調整成可以重安章節最後送印的狀態。這個月內到底能否寫完呢…!?


順道一說奇夫送禮物的橋段是很早就想好的,本來我是更中意旅人環形日晷,但是考慮到『方向』這個關鍵詞將會在最後與結局呼應,於是換成目前寫得這個兼有指南針的版本,好讓那噁心(X)的台詞更到位。



自己也好想要,就是價格嗨了點嗚嗚。・゚・(ノД`)・゚・。


順便貼一下原本很喜歡的環形日晷。





最後謝謝每天跟我一起拼進度的Z子和毛仔,寫文有人一起貼進度互相督促真是愉快很多wwwww

评论(9)
热度(24)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