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亚战】王子与精灵

 @At a Glance 一瞥之間  @秃毛   @朱帘隔燕 幫推給繪手!!!不覺得有幻翼的殿下值得畫一發嗎???(🌼❛ ֊ ❛„)

Zero.Subaru:

前言:

第一次放文,而且是同人文(笑)希望看到的人会喜欢。



说道帕尔斯唯一一个说大话不怕雷劈的家伙,你会想到谁?如果那个独眼的伟丈夫能收敛一下自己爱说大话的习惯,估计他能得到比之前好的多的待遇。克巴多今天又漫无目的的走在培沙华尔城的城墙上,拿着酒壶这个目前驻守在边境要重的武将将视线从边境外转回到中庭的那个花园里。独眼的伟丈夫的确在那一天看到了宛如神明一般的光辉,喝了一口对他来说跟白水一样的葡萄酒,克巴多回忆起3年前的那个夏天他看到的景象。

帕尔斯历321年6月,亚尔斯兰率领的部队又回到了培沙华尔城,经管有些不甘心,不过年轻的王子并没有太大的失落,守护住自己的大后方也是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啊。亚尔斯兰准备去拜访过克巴多,这个曾经是自己父王的万骑长是否愿意为自己效劳还是一个未知数。

如果说克巴多一直用自己的功绩来弥补他对安德拉寇拉斯王的不敬的话,对亚尔斯兰这个王太子自己是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实战记录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帮助了法兰吉丝进入培沙华尔城这个还算不错,嗯嗯,一个人自顾自的想着,克巴多突然发现手边酒壶里的酒喝完了。正踌躇着要不要去拿酒,突然一壶蜂蜜酒送到了自己的眼前,酒壶里的酒散发出的香味证明这是一瓶有些年代的好酒。
克巴多爽朗的拿过酒壶,刚刚想打开盖子他发现给他送酒的人的发色很浅淡时抬起了头。

亚尔斯兰看着接过酒壶开始愣住的克巴多,心想即使是吹牛大王的伟丈夫也有吃惊的时候啊,微笑着少年示意克巴多可以继续喝酒。
【我听说克巴多卿的酒量非常好,即使我们现在被特兰人围困在培沙华尔城里,能像你这样放松的人可真的不多啊。】不知道是不是跟着那尔撒斯有些时日了,感觉亚尔斯兰无心的说着有些刺刺的话。
【哈哈哈!殿下,这酒对我来说跟水一样,对了殿下不来一口吗?我闻了这香气估计是这里最好的几瓶酒了吧。】说着克巴多一把搂过亚尔斯兰,把他夹在自己的腋下,豪爽的让人觉得他在跟一个熟络的朋友说话一般。
被夹的有些吃紧的亚尔斯兰推着对方的手臂,苦笑着说【的确这是奇斯瓦特的私藏的好酒,我特别问他要来的,因为你说这里的酒太难喝了,要留下你除了酒就是女人。女人的话法兰吉丝是女神官,可以的话我不希望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亚尔佛莉德又一心一意的想着那尔撒斯,所以我只能找一些好酒来,希望你能留下助我一臂之力。】好不容易逃脱了克巴多的钳制,亚尔斯兰整理了自己的头发和衣服,最后微笑着看向比自己高出好多的大男人。
【嚯哦……】眯起了没有受伤的右眼,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少年。浅色的发色随意的搭在肩膀上,白皙光滑的皮肤,一双晴朗夜空般的透彻双眸,少年的容貌并不出跳,可以说很平凡,但是却有着一种坚定,可能是成为一个君王最好的选择吧。用力的揉了下亚尔斯兰的头,克巴多愉快的打开了酒壶准备喝起来,不过刚刚凑到鼻子下面,他突然想起了什么。
【我说殿下,这壶蜂蜜酒奇斯瓦特最起码藏了3-4年了吧,已经不能算酒了,和蜜汁一样了,你要不要试试看?】
看到卡巴多推过来的酒壶,亚尔斯兰也闻到了香甜的味道,原本是不会喝酒的少年想到之后要做的事情,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了酒壶。
【嗯,那我就喝一小口吧。】

凑近了壶口更加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小心翼翼的抬起酒壶,张开自己的嘴,直到黄姜色的液体流进口腔里,亚尔斯兰略微酌了一小口。将液体含在嘴里,立刻酒精的味道盖过了蜂蜜的香气直冲鼻腔,闭紧眼睛一口吞下,少年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他可没有想到酒精的味道是这么呛人。而且从喉咙口开始一直到胃袋,亚尔斯兰觉得热量一路向下,告诉自己酒精到底是通过什么路径进入自己的身体的,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轻咳了几下,最后亚尔斯兰张开嘴呼吸,让自己好受些。
其实也不能算第一次看到别人喝酒,克巴多自己早就忘记第一次喝酒是什么时候了,但是眼前的少年的反应实在是太特别了,最后那可怜兮兮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早就发现那些贴身的近臣,特别是血气方刚的达龙居然只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少年就足够古怪的了,现在自己倒是可以理解了,这个少年拥有吸引别人的特别能力。
亚尔斯兰张开眼睛,努力的眨了两下眼睛,让泪水不至于掉落出来。用袖口仔细的擦了擦壶口,递还给克巴多,红着脸有些窘迫,有些目眩,少年笑着抬起头,【我果然不像克巴多卿,这蜂蜜酒对我来说还是太早了些,还是还给你吧。】

摇摇晃晃着,亚尔斯兰扶着墙壁慢慢走开,留下一脸茫然的克巴多,直到有人拍了自己肩膀独眼的伟丈夫才回过神。
【克巴多大人您怎么了?】来问候的是伊斯方,这个看起来和他的兄长夏普尔有些相似的青年。
【不,没什么,我恍神了。】
【难道不是您酒喝的太多了吗?】
【小子,我还没有到轮到你来教训我的时候!】一把略带粗鲁的按了下伊斯方的头,克巴多刚刚想换个地方再继续喝。
【克巴多大人接下来有时间的话,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精灵。】
【精灵?】克巴多对伊斯方的话稍微有些感兴趣了,毕竟这个培沙华尔非常的无聊。

跟随者伊斯方来二楼的一个窗户前,从哪里往下看,是培沙华尔城里的一处中庭,唯一不同的是这里种植了大量的绿色植物,中间只有小小的一块地方可以供人休息。
那里铺了一张厚实的地毯,亚尔斯兰和法兰吉丝面对面盘腿坐着,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自然的方在腿上。
从二楼不是看的很清楚,女神官嘴里好像含着那个特别的精灵笛,两人都应该是闭着眼睛的。
【他们在干什么?】克巴多自然的指了指。
【您请稍等一下,女神官正在为殿下召唤精灵。】饶有兴致地伊斯方不愿意移开自己的目光。
【精灵?】克巴多皱起了眉头,与其没用的求神不如多磨练下自己的手腕比较好,喝了一口酒,克巴多没礼貌的打了一个嗝。
【啊!请您安静,克巴多大人!这个仪式很重要的。】伊斯方一把捂住了克巴多的嘴,【还有,殿下可不是一个光会祈祷的没用君王。】
明显的因为刚刚的声音,投向自己的视线就有好几股,隔开几个窗户的萨拉邦特和特斯。都不用找就知道是谁投来了杀气,一楼正对面奇斯瓦特也苦笑着看着自己,最后留在阴影里的辛德拉人马上就要和立柱合为一体了。克巴多觉得自己实在多余,转身准备走开,不过又被伊斯方拉住、拽了回来,压低了声音,青年对着伟丈夫耳语起来,【你看,开始了。】
跟随着伊斯方的视线,克巴多看到了很奇幻的景色。

完全无风的中庭,空气开始有节奏的慢慢游动起来,法兰吉丝和亚尔斯兰的头发都为此开始轻微的飞舞,而周围的植被却完全没有动的意思。
从早上开始就没露过脸的太阳,现在开始撕裂云层准备重新统治大地了,一束阳光直接照射在亚尔斯兰身上开始向周围扩散,薄雾一般的光晕一下就包裹着了王子与女神官。少年王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喝过酒的缘故,全身微微发着汗,亚尔斯兰此时坐直了身体,抬起头、微张着双眼从身体里开始吟唱祝祷词。
阳光通过汗水的反射让亚尔斯兰看起来整个人都包裹在虹色的光芒中,婉转而悠扬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祝福着即将要出征的战士,同时也为逝去的人唱着悲歌,少年王子现在看起来的的确确与尘间的人有些不同。
从坐着的姿势慢慢的起身,亚尔斯兰最后站在柔和的光芒中结束了吟唱,女神官单膝跪倒在他的跟前,垂坠着墨黑色长发快要接触到地毯了,亚尔斯兰微微仰着头呼出了一口气,笑着拉起了法兰吉丝对她说着什么。
克巴多在二楼自然也听不到,可是他的视线中奇特的事情并没有结束,因为他看到了类似于羽翼一般的幻影。一双大的惊人的透明翅膀从弯下腰的少年王子背后伸展开来,然后消失在空气中,清冽的空气一下灌入他的身体。独眼的伟丈夫从未感受过,宛如神明恩泽一般,能量正充盈着自己的身体。
大地上阳光穿过厚实的云层最后笼罩在培沙华尔城上,让围城的特兰人感到一丝的凉意,自己远远的来到这里是不是真的合适。

收回自己的回忆,克巴多苦笑着喝着自己酒壶里的酒,那之后伊斯方像小狗一般的视线让自己印象深刻,兴奋的低声说着,【厉害吧,厉害吧,殿下真的是值得一生追随的主人啊!】等等等的。突然酒壶空了,独眼的伟丈夫就算再想偷懒也不得不去找酒了,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克巴多哼着小调从城墙上走了下去,
回想起那天看到的神奇景象,克巴多就能理解为什么是没有帕尔斯王家血统的亚尔斯兰最终得到了英雄王的宝剑,从一开始密斯拉的神明就选择了这个少年为王。自己虽然讨厌所谓的鬼神之说,但是也不得不折服于神明的眼光,这个少年的确会成为一个圣明的君王,让帕尔斯的人民过上幸福安康的日子。


Fin.

评论(9)
热度(39)
  1. 零雨其濛Zero.Subaru_叽里咕噜捣浆糊 转载了此文字
    @秃毛   @朱帘隔燕 幫推給兩位繪手!!!不覺得有幻翼的殿下值得畫一發嗎???(🌼❛ ֊ ❛„)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