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盔甲

**本來只是開電腦找圖確認顏色卻寫了短打

**其實是這幾天做盔甲的心得(X)



陽光撒入廊間,照在清洗後靠牆晾曬的盔甲上,照得沉黝的黑甲也難得閃起光澤,連帶也映出金屬上雜亂的戰後細痕歷歷。


沉默保衛著主人不受傷害,就如同盔甲主人捍衛著他一般。他蹲下身來,忍不住好奇的去觸摸那些傷痕,凝神猜想著每道傷痕的來歷。


最為厚重的胸甲守護心臟,使那全然為他勃勃跳動的心能持續熱血澎湃;腕甲粗到需要他兩掌合攏才能圈住,包裹著白日持戟守候、夜裡深擁安撫他的健碩雙手;頭盔頂的紅羽因溼潤而垂下,他小心捧起,細撫自前額延伸到鼻樑的兇獸花紋,經月戰鬥令銀漆斑駁,獸卻仍舊威武,兀自傲狠難馴。


他情不自禁在獸形花紋中央落下一吻,此處保護位置正是盔甲主人的額心,稍下兩側則是如黃晶般明澈的雙眼,他明知這樣過於貪心,卻仍向帕爾斯的神祈禱,賜武運昌隆予他的戰神,無傷無敗。


「殿下?」


剛放下頭盔時,便聽到不遠處傳來盔甲主人的呼喚。


「殿下?您在那邊嗎?」


「啊…是、是的,我這就來。」


他雀躍著跳起來往前跑了幾步,又忍不住回頭看了下黝黑的鎧甲,不禁靦腆的偷笑起來。



评论(2)
热度(23)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