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破碎童話

アン兵今天的三個題目是:「思念」、「人魚」、「妓女」。


---------------------------------

「人魚公主?」


「嗯,是啊!昨天講給夕霧的床邊故事。總覺得這種故事給孩子聽,有點…殘忍吧?」安迪望著遠方海波起伏,深藍盡頭銜接無邊蒼穹。人魚的設計者為何要如此殘忍呢?既給了魚的下體,又給了人的半身,融合兩類物種的姿態,真能在兩個身份之間取得平衡獲得真正的幸福嗎?抑或是,非得像人魚公主那樣,選擇其中一邊然後轟轟烈烈的隕落,才是最合適的終曲?


「兒童故事結局還不算壞得,你該聽聽成人的版本!」背靠在欄杆上,兵部順了順被海風吹拂飛揚的髮絲,狡詰的笑著。「人魚公主不想屈於命運,所以她下手殺了王子,可是也沒將血塗在腳上變回人魚,她背負著殺死戀人的痛苦逃走了,逃得遠遠地到誰也不認得她的地方,獨自背著幸福與痛苦的記憶活著。但是一個啞巴什麼事也無法做,所以她只好成為妓女,靠著獨特的做愛技巧逐漸成為頭牌。結果後來,她居然在妓院裡又接待到了王子,原來王子當時沒有死只是重傷,而且似乎忘記她曾經要殺他般還很思念她,繼承王位後還一直在尋找她。當天晚上王子留宿,她竭盡全力的服侍他,然後在高潮瞬間殺了王子。」


「這樣又算什麼了?人魚公主不是愛著王子嗎?這樣的版本我不懂。」


「是不為什麼,世界上很多事情本來就很荒謬。」兵部笑著將手插回口袋,跺著步伐輕盈的走開。


命運無常,為了最初那份活下去的執著,曾經貴為公主的人魚選擇了埋葬愛情幻夢,在卑賤與凌辱中抱持著罪惡感苟活,沒有想到令她痛苦的源頭居然還活著,並且登堂入室標誌了她曾有過的愛情、痛苦和自以為贖罪的行為全都都毫無意義。此時除了死亡其中一方,還有什麼更好的解脫辦法呢?


當初就決定寧可背著痛苦也不死的公主自然是不會自殺的。日宮,你還太年輕,所以無法明白。


评论
热度(7)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