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人間如戲

**全員OOC溫馨(X)

**已經是陛下然則並不重要。



太陽女王的國度被魔君佔領,有著銀色長辮的美麗女王不知去向。魔軍四處肆虐,大地陷入黑暗與冰凍,民不聊生死屍遍地,可憐的人們苦苦等待著英雄解救。

就在數個月後人民都絕望時,女王最忠心的騎士自海底現身,傳說那騎士原來是頭黑龍,對女王一見鍾情後捨棄龍身化作人類誓言守護,跨下黑到發亮的俊馬能在夜間生出羽翅,載著手持長戟的騎士橫跨千山萬水,直奔王都。

原來女王被魔軍俘虜後逼著跳入海中,然而女王足智多謀的假死騙過魔軍,反而游入海岸下的洞窟取出寶劍,並藉由雄鷹聯絡了隱藏到各地的部將後,一舉發動反攻。

疾馳的大軍自森林自峽谷自日光所及之處不斷湧出,為正義而戰的喊聲震動天際,所到之處魔軍灰飛煙滅,最終在騎士衝入國都時,女王手持太陽碎片的寶劍從騎士的馬背上跳下,一劍斬了魔軍統領,自此冬日雪封退去,人民日子恢復幸福快樂。



「以上,是最近葉克巴達那場場爆滿的演出內容。」概述完近日國內最熱門的劇場演出內容,奇夫咳了一聲用餘光瞥了下臉色僵硬的達龍,果不其然他難以接受民眾擅自性轉了陛下,並且加油添醋了各種奇怪設定在自己身上。

「……蠢透了。」日日跟著師傅飽覽群書的侍童發出精簡扼要的感言。

「嘎────」戲份被刪到只剩傳令,根本像隻信鴿的告死天使生氣的長鳴抗議。

「劇本撰寫者寫作的能力和奇夫的寫詩功力不相上下。」法蘭吉絲搖搖頭,達龍也忍不住跟著嘀咕「也和那爾撒斯的畫技相當。」然後招來一枝飛越半空砸下的畫筆。

「哎我忘記說了,最後謝幕時銀髮女王會和騎士在國都城上擁抱,然後其餘演員高喊萬歲時,觀眾都會群情激動的跟著一起喊吻下去吻下去,有時如果劇場該場次賣到連站票都一空,演員為了答謝觀眾,會真的親下去。」眼睛閃爍惡劣趣味光芒的奇夫看著再次陷入石化的達龍,顯然樂在其中。「雖然劇情蠢,但這應該算是某種民眾渴望的投射吧?」

畢竟自古以來民眾最喜愛看的還是愛情劇碼,然而在歌功頌德了一次又一次解放王功績的英雄戲之後,人們發現解放王與其部將似乎沒有什麼愛情戲可以演,又不希望影響對解放王本身的崇敬,於是性轉衍生版本便這樣橫空出世。

「會蠢嗎?我覺得好有創意喔!」比起騎士一臉深沈似乎想立刻提刀出去砸了劇場,年輕的國王倒是興致盎然,拊掌笑得無比燦爛。「真想親自去看看,我的造型是長髮大胸纖腰的美女嗎?」

「是的,身材好是必須的,不過不是像法蘭吉絲大人那樣高佻,一般會找稍矮些的演員來演出,和演騎士的演員必須少說有一個頭的身高差,最好是騎士能夠攔腰就抱起。在這種細節上講究真是太仔細太令人欣賞了。」奇夫讚嘆完隨即一滴冷汗滑落,後方達龍想去砸場的殺氣似乎又更旺盛了。

「陛下,您該不會打算下次微服出巡就要去看演出吧?」一直以來都知道徒弟和國王老是偷溜出宮閒逛,在不影響治國的情形下,宮廷畫師兼任副宰相的那爾撒斯其實都睜一眼閉一眼,但要去看這麼低俗的演出他就頗有微詞了。

「有什麼關係呢?大家有餘力拿我創作,表示日子應該過得不錯,這是好事情啊!哎呀!乾脆這次出巡變裝我們就按照劇中造型如何?」

亞爾斯蘭掩不住期待的表情讓總是同行的耶拉姆想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但是看到旁邊亞爾弗莉德一臉『你不陪陛下去那我去好了』的氣勢,立刻又從死魚眼翻回鬥雞眼瞪著敵手。

「陛下,我覺得好玩歸好玩,這種有辱國王威嚴的劇情還是應該禁止才對,影射性太明顯了!」思考再三之後終於得出結論,奇斯瓦特認真的給了建議。

「還好吧?陛下都說沒關係了,而且我覺得劇場還挺會做生意啊!每買一張票隨機贈送羽毛書籤一張,湊滿十六張可以換隱藏版劇照海報,還是隨機換取拿到哪一張拆開才知道,這麼好的行銷手法,是在活絡經濟啊!想想看劇場週邊那些小吃攤、畫報攤、服飾攤,與其禁止不如幫他們規劃一下擺設時間和定點,然後收個合理的管理費,國庫營收馬上增加了。」本來就是商人的古拉杰,思考方向全是經濟成長指數。

一聽到有利於因戰爭後疲軟已久的經濟,年輕國王臉色一凜,正色詢問。「諸位,如果開放國家劇院邀請劇團來演出呢?」

「陛下,這太可行了。為表示國家支持文藝發展,門票收入七三拆,開放劇院外廣場販售小吃和衣飾,每攤每日固定攤位費,另外週邊商品攤位需經王宮授權,權利金為定價一成,非授權品需查禁銷毀。為了刺激人氣,舉辦購票即換抽獎活動,演出最終日抽出幸運兒。陛下如果願意,也可以提供點什麼作為第一特獎,想必能造成空前盛況。」

古拉杰說得眉飛色舞,其他人也聽得躍躍欲試。這聽起來太有趣了,國家好不容易不打仗,來點瘋狂的歡樂的好像也挺不錯?

「陛下,為了切合主題,臣願意提供下畫作……」「嗯咳那這樣吧!為了完全切合主題,我請工匠打造一對和我同款式的耳環,還有達龍同款式的項鍊,提供兩份獎品,這樣如何?」突然放大音量壓過那爾撒斯,亞爾斯蘭抓著椅子扶手往前傾,目光直鎖定在達龍身上,盈盈甜笑看得達龍無處可躲。

「謹尊聖意!臣立刻去辦。」古拉杰感動一跪。他絕對不會說出來其實他其實有匿名投資此檔劇場演出的,生意人到處插股合理嘛!



於是,帕爾斯曆三二二年九月二十九日,解放王亞爾斯蘭陛下十六歲生日這天,首度由國家主持的大型舞台劇演出在歷時一個月熱烈宣傳之後,終於再民眾引頸期盼中隆重登場,不僅從原有簡單的六集戲劇,加碼演成二十五集,國王陛下與其被影射改造的十六翼部將們,無論情願與否,也都盛裝參與開幕儀式。

有小道消息指出,國王原本想順應民意與民同樂,打扮成類似劇中設定的造型登場,但在騎士(真正的)強力勸阻之下作罷。民眾可惜之餘,也不免拿騎士的過保護和獨占欲作為茶餘飯後的話題,或許可以預期,再過不了多久,單獨以國王陛下與騎士之間情誼為藍本的嶄新創作,就會成為下一波帕爾斯的新文藝主題。


----------------

其實這是刷了P站小說區發現滿滿性轉殿下的感想文,性轉殿下,讚喔←


评论(1)
热度(46)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