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夜話

**動畫14話後的腦洞




「殿下,剛才我突然覺得您跟那爾撒斯越來越像了。」


「咦?」原本趴在床上已經眼睛半瞇的亞爾斯蘭聽到達龍的感慨,忍不住撐起身子偏過頭,看著正幫自己按摩小腿的騎士,不太理解這評語打哪興起。


「不只是思考用策略的部份,還有表情也是。」達龍笑著揮揮手示意殿下放鬆身體,繼續仔細的按壓著王子結實但稍嫌削瘦的小腿。正在成長期的亞爾斯蘭常常夜裡犯成長痛,有時還會突然抽筋,因此只要時間和環境許可,達龍就會主動替王子揉揉膝蓋和小腿舒緩疼痛。


「我的表情……怎了嗎?」亞爾斯蘭疑惑的揉了揉臉頰再拍一拍,這張連敵將都稱讚可愛的臉,其實有時挺讓他感到挫敗,覺得自己一直沒有個王者氣勢,有部份原因得歸咎臉太嫩。


「該怎說我也不太會形容,總之挺好的。」總是直來直往的武人要思索精確的形容詞彙實在有些艱難,但達龍話中掩不住的笑意顯示出他的心情有多愉悅,殿下趁拉杰特拉喝茫了時突然切入主題的笑容實在太賊了,怎看都覺得跟那爾撒斯學的維妙維肖。


「很有精神,而且不怒而威,尤其對拉杰特拉王子來說應該特別有壓迫感吧?」


原本在前一天出戰前,還為了巴夫曼遺言的事顯得鬱鬱寡歡,令他無比擔心王子是否會因為個性太溫和,在身世這關卡上過不去,就此放棄成王之道。然而他很快就知道自己的擔心事多餘的,在看到他和那爾撒斯策略成功並且順利俘虜拉杰特拉回來後,亞爾斯蘭渙散的眼神立刻有了光芒。接著,那爾撒斯僅是簡單交待了殿下如何配合演出,迫使拉杰特拉依照我方需求行事,殿下的表現也比預期中的更亮眼,該鬆時放鬆,該逼時進逼,最後連那爾撒斯原先想好的幾個備案都沒用上,就讓拉杰特拉乖乖同意成為盟友。


「殿下真的成長許多了!」


騎士誠心的讚許。


短短幾個月,殿下已經從戰場上倉皇著等待救援的孱弱孩子,進步到能在兩國征戰中折樽衝俎的一國統帥,這飛越般的成長雖然讓人不捨,也讓身為親密部將的他感到驕傲。


聽懂了達龍稱讚裡的千言萬語,明明是面對熟悉到不能再更熟悉的人,亞爾斯蘭卻突然感到害臊,他趴抱住枕頭任由髮絲垂下掩了半張臉,不好意思的道謝。「因為我有達龍、那爾撒斯和其他很棒的同伴嘛!」


他突然想起今天拉杰特拉對於他稱大家為『同伴』而非『部下』時那不懷好意的笑聲,不由得感到心頭一沉,即使他認為自己再能夠拋開那些地位尊卑與大家以友相待,或許其他人、甚至他的『同伴』們卻依然謹守著君臣份際──頂多,是比父王與其臣子相比更友好些而已。


但即使被嘲笑,自己也想繼續以這樣的方式對待部下,或者其他立場不衝突的人,這樣是否太過天真?這樣又是否合於死去的人們對他的期望『成為一個明君』呢?


「殿下,如果累了就請早點休息吧!明天就要準備出發前往辛德拉了,路途遠長,早些睡比較有精神。」看王子似乎沉思到迷迷糊糊又快睡著,達龍擦了擦手上按摩用的精油,正要站起身,亞爾斯蘭突然從後方扯住他的衣角,卻不言語僅是用那對晶瑩的夜色美眸望著他。


「殿下?」


達龍苦笑著又坐回床沿,只要被殿下這樣看著,他就沒法拒絕,哪怕殿下接下來要他摘月亮採星星他都覺得自己非得做到不可。


亞爾斯蘭翻身爬了起來,悶不吭聲著靠上去,將臉埋在達龍健壯的背脊上。


「殿下,怎了嗎?」


看不到亞爾斯蘭表情,達龍有些緊張想要回身,但王子揪緊了他的衣服顯然是不想要他轉過來,他只能凜住氣息端坐著,讓亞爾斯蘭這樣依靠著他。


無論多久都沒關係,只要殿下需要,他很樂意成為依靠,哪怕無法分憂,也能夠提供一份溫暖和等待,直到殿下想主動開口訴說為止。


或許是感受到了這份體貼,王子白皙的手臂很快改而環住他肩頭,身體也改趴上來,少年柔嫩的臉頰貼了過來,蹭在他久經沙場風霜而粗糙的臉上。


「我沒事了,抱歉,總是要讓達龍擔心。」王子淺笑,聲音沉穩清亮。「真奇妙,只要達龍在就能讓我覺得好安心,那些煩人的事都不算什麼了!」


被深深信賴的騎士聽了突如其然的告白先是一怔,隨即將王子環住自己的小手握緊,拉到唇邊矜重的輕吻作為回答。


殿下有了他就能安定穩健的向前,而他亦是如此。不管伯父留了什麼遺言未解,不管殿下身世究竟為何,都不會動搖他今生決定只為了一個人犧牲奉獻的決心。


「還好,我不像耶拉姆還有競爭對手。」亞爾斯蘭忍不住笑了起來,近日好友的煩惱他都看在眼裡,然則那爾撒斯不對此表態,亞爾弗莉德又是個沒心機豪爽好相處的女孩,年齡相近也比較有話題,今天甚至還立了大功,因此他實在不知道對於這微妙的三角關係該說些什麼好,只能抱持中立。


『但是我競爭對手可多了……』達龍知道自己這年紀還這樣想委實幼稚,但他還是忍不住在心底呻吟,平常同伴們全搶著寵膩殿下不說,今天抓回來那隻辛德拉王子,劈頭就說殿下可愛不打緊,一確立聯盟成立之後立刻跟殿下勾肩搭背的毛手毛腳,早知道一開始砍繩子時就不小心劍頭再朝前一點,在他身上開道口子放點血以示警惕,明天他要開始好好盯緊這個混蛋,要是他敢再對殿下不規矩就隨時準備送他一劍。


亞爾斯蘭並不清楚達龍在煩惱什麼,總是早睡早起作息規律的他已經因為想睡而思考遲滯。他從達龍背上滑下來,滾進厚重的棉被堆裡,暧炕下透出來的溫度使他剛倒回枕頭上便昏昏欲睡。


「晚安,達龍。」含糊的說著,亞爾斯蘭放心閉上眼睛。


明天,他們就要前往不同的國家,暫時拋下國內的紛紛擾擾,先將未來可能的後患與援軍一次擺平,這趟旅程必然會有許多挑戰和困難,然而有達龍在,有所有同伴在,他就無所畏懼。


沉入夢鄉前,一個輕吻落在他髮上,依稀騎士溫柔的嗓音在耳邊朦朧迴盪。


「晚安,我的殿下。」








-------------------------


小惡魔笑容的殿下天地萌!!!!天、地、萌!!!!!!



评论(7)
热度(91)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