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達亞短篇

**腦洞隨手短打集合一下,沒頭沒尾純自嗨慎!

**其實應該總標題是達龍受難記(XXX)



變裝


「殿下?」如果下巴可以拿下來,達龍現在應該已經如此。

身著素雅女裝,面紗掩到只剩對深藍眼睛的少年王子將食指堵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焦躁的搖頭。「你怎麼知道是我?」

他明明已經做好萬全的變裝,連走路姿勢依照『師傅』教得改為細碎小步,還混在一大群逛街的女孩中,怎還是會被認出來?

將震驚的王子拉出人群,騎士深怕他被人多看幾眼般,用披風將他包著緊抱在懷裡,往繫馬的方向走去。

「殿下,下次要偵查請讓我或其他人就行了,您別再扮成女孩子,太危險了!」

「我有帶著劍啊!而且我會注意的。」少年不服氣的眨著晶瑩的大眼抗議。

「不是那問題,總之請不要再穿這樣。」達龍困擾的甩著韁繩,急著將亞爾斯蘭帶離人多的地方,共乘一馬使王子近在咫尺的氣息近到讓他呼吸紊亂,不敢再低頭多看。

幸好有注意到亞爾斯蘭不見蹤影,並及早找到。達龍在內心嘆氣,他的王子委實是太天真了,不知道自己僅僅是露出那對美眸,都足以勾引人犯罪。




生活插曲


「殿下,麻煩您要洗澡時東西一次拿齊全。」

雖然知道在宮廷中王子根本不需要自己準備任何東西,但現在畢竟不在皇宮裡。像這般理所當然裸著身子在騎士面前走動,未免太過刺激騎士的理智。

「……我記得剛才耶拉姆是說毛巾放這邊沒錯。啊!找到了!」

無自覺得背對著達龍,亞爾斯蘭剛拿起壓在衣服下的毛巾蓋在濕漉漉的頭上,一回頭便看見達龍赤紅著臉站在後方,似乎下定什麼決心似的一臉毅然決然。

「殿下,接下來無論如何請原諒。」




有難同當


「年輕人就是年輕人,血氣方剛,太衝動了。」聽完達龍的困擾,賊笑著轉動繪筆,那爾撒斯姿勢專業氣勢十足的再無以名狀的畫上又補了幾筆。「你乾脆也來學畫圖算了,或許能冷靜下你那發情點太低的腦袋?」

「與其逼我學習怎樣毀滅帕爾斯的藝術,你不如先解決每晚也得出來吹冷風的原因。」

「混蛋你再說一次?」




早安吻


其實他早就醒來了,但是現在他得繼續假裝熟睡,否則那持續一週的早安吻就不會靠上來。

被騙過的王子緊張著稟住呼吸,緩緩將臉貼近。前幾天他都是只有親吻額頭,今天他突然覺得僅是那樣似乎已經不太足夠。於是他壯起膽子,往下了幾許,將嘴唇貼在騎士總是不斷呼喚他的薄唇上。

原本他只想要像之前那樣輕啄即逃逸,但這次,達龍突然睜開眼睛,一把將他抱住,熱烈的回吻起來。

「唔…騙子…」又羞又慍著推打對方,亞爾斯蘭覺得自己直想找個洞鑽下去,自己怎這麼蠢,憑達龍的經歷,豈會沒警覺到有人靠近?

「抱歉了殿下。」得逞的騎士歉疚的摩挲著王子的唇瓣,再次溫柔的吻上。


评论(4)
热度(84)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