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誤會

**全員溫馨(O)OOC(?)

**達亞有但比較像癡漢與女神(X)


「嗚嗚…好痛!」

「殿下,您要喊可以,但拜託不要亂動。」

「我盡量嗚嗚……」

「唉!那我繼續囉?」

「嗯…」亞爾斯蘭的回應帶了點哭腔,讓守在門外的其他人全都忍不住跟著心頭一緊。

「啊啊啊好痛好痛,救命啊啊耶拉姆你輕點啊啊!」哭叫再次響起。瓷盆撞擊在桌面發出清脆的鏘啷聲響,伴隨摺耶拉姆無奈而略為拉高音調的抱怨。「殿下!您不能忍耐的話,還是換達龍大人來上比較好?」

「嗚嗚達龍…」「臣在!!」亞爾斯蘭話才剛起個頭,門外早就已經擔心的順時鐘二十圈、逆時鐘三十圈、原地打轉幾千步,兜圈子到加斯旺德眼花的達龍,一聽到殿下念到自己名字,立刻大聲應答飛奔上前,眼看就要朝守門的加斯旺德撞上去時,後方即時有了攔截的力道殺出。

能精準預測達龍要做什麼的,也只有自己人了。阻不住破門也趕上了攔截的那爾撒斯已經即時撲上,平日扛畫板畫具練就的臂力此時發揮功效,緊緊勒住好友脖子將他緩緩往外拖。

「放開我那爾撒斯!殿下在呼喚我!」達龍朝著門伸長雙臂揮舞。

「冷靜一點!你現在進去只會失血過多變成另一個需要人家照顧的累贅,我是為你好!」太清楚好友罩門的那爾撒斯體貼的說著,勒住達龍脖子的手臂用力過猛而青筋畢露。「奇夫,過來幫忙!加斯旺德,快把門堵住!」

「呃、我?可以不要嗎?」

原本打算出門閒晃,純粹只是正巧路過的奇夫,見到那爾撒斯勒住達龍,已經猜到準沒好事,還想開溜,不料莫名其妙被點名加入戰局。

「快來幫我阻止住這個笨蛋!」要怎樣驅使動奇夫,那爾撒斯當然是再瞭解不過。「法蘭吉絲說了,她回來前誰都不准進去。」

關鍵字取得,奇夫速度加成、動力兩倍模式開啟。達龍被向後脫離門口的力道又追加一份,奇夫抱住達龍腿死命往後扯,邊拉邊問那爾撒斯「法蘭吉絲大人什麼時候回來?」

「很快,朋友,堅持住!」一說話就影響力氣,那爾撒斯的手被移開了幾吋,軍師趕緊把力氣用回壓制好友身上,兩人僵持不下因用力而都渾身顫動不止。

「殿下!我要進去了?」明明還被三個人推遠著,達龍依然大喊,有如在戰場上呼喚一般,只不過現在的場景是在培沙華爾城裡,而且他也不在馬上,而是後方被兩位同僚扯著,前面還有加斯旺德堅守著,沉默的辛德拉人張開黝黑粗壯的雙臂,以全身力氣阻擋著帕爾斯第一騎士,達龍往上看,加斯旺德就往上擋,他往下看,加斯旺德就往下擋,簡直滴水不漏毫無隙縫可鑽。

「達龍!不要進來,之後我再解釋,現在絕對、絕對不要進來。」

亞爾斯蘭的聲音再次從房間裡傳出,卻是清楚明瞭拒絕的言語,這讓騎士心碎。

「殿下,為什麼?有什麼事情是不能跟達龍我說的嗎?」

「你們全都不要進來就對了,拜託!」

「殿下?」

達龍哀怨的臉皺成一團,他從沒有這樣被殿下明確的拒絕過,難道殿下青春期到了開始厭倦騎士一天到晚過度保護的死跟著嗎?可是他真的也只是想要照顧好殿下啊?還是他昨天晚上跟加斯旺德搶著守殿下門口所以被討厭了?或者是他之前偷偷抱殿下的衣服嗅聞被發現了?

──不對、達龍為殿下奮鬥至今,主從之間親暱緊密無與倫比你濃我濃忒是情多,這種毫無間隙的關係怎可能因為偷聞一下衣服就崩壞?比起衣服,都摟著殿下共乘、抱著殿下回寢室、餵殿下吃東西等等的不只一次了,殿下也沒從未拒絕,所以一定有更嚴重的事情!

「恕臣無禮,殿下!我要進去了,立刻!」

哪怕連點門縫都沒開,達龍伸長了手想要撥開加斯旺德的臉好一探房內究竟,但盡忠職守的護衛即使臉被推歪了,也還是嚴厲瞪著沒有殿下允許就想硬闖入的探視者。他低喝一聲微蹲下盤,凝聚所有力氣於雙臂,抵住達龍意圖想要突破防守的手,用足以殺死人千百次的眼神怒瞪著這個每晚都想搶他守門工作的競爭者,人家常言幼馴染抵不過天降系,他絕對要證明這道理。

達龍也不甘示弱逐漸加重推抵加斯旺德的力道,只想到這個阻撓可真是頑固,明明就是自己人了還這麼愛互相為難,卻沒想到亞爾斯蘭拒絕進入的可是『所有人』,當然也包括加斯旺德。


「……欸咳,雖然你們看起來都很忙,但是有誰可以稍微解釋一下狀況嗎?」

守城一流作戰一流但想像力不足夠的雙刀將軍收到亞爾弗莉德的協助作戰通知,總算風風火火的趕到混亂現場,望著糾纏成一團的眾人,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

「問他!」奇夫撇嘴朝著那爾撒斯,又被拖行了一些。

「問搭!」加斯旺德朝著那爾撒斯說了本篇第一句台詞,因為被推臉所以發音有些怪異。

「等下再說!」那爾撒斯死命架住好友,連看奇斯瓦特一眼都顧不上。

「殿下──!」根本沒聽到奇斯瓦特在問什麼,達龍依然艱難的要往房間裡跨,然而房間裡也同時傳來亞爾斯蘭慌張的喊聲:「不要進來!你們全都不要進來!」

奇斯瓦特肩膀垮得不能更垮,他開始覺得有點胃絞痛。

向來直來直往討厭搞不清楚事態的亞爾弗莉德終於按捺不住,一個健步鑽過抱團推擠成一團的男人們,推開門扉闖進房間裡面,原本她是想藉機對著房內悶不作聲的耶拉姆喊上幾句,但又隨即被畫面嚇傻了幾秒,尖叫著被耶拉姆氣急敗壞的吼罵聲趕了出來。

「嗚哇哇!殿下全身光溜溜沒穿衣服沒穿褲子啊啊!」遮住臉在走廊上以那爾撒斯為圓心轉來轉去著尖叫幾聲,亞爾弗莉德猛然一悲憤頓移開手,咬牙切齒的抱怨。「可惡,後背曲線居然比女孩子還要漂亮,真是太過分了。」

「沒穿衣服??耶拉姆!你對殿下做了什麼?」達龍暴喝著往前猛跨,毫無意外旁邊的那爾撒斯立刻氣得一腳踩在達龍腳尖上「你個大塊頭白痴,你當耶拉姆跟你一樣嗎?」

奇斯瓦特真想把鬍子拿下來摔一摔發洩後再裝回去可惜並不能,還是直接問混亂源頭比較快。他大步走上前加入戰局,但是他擠不開達龍附贈那爾撒斯和奇夫的同綑包,也越不過加斯旺德神速防守的銅牆鐵壁,場面只是更加混亂。

「讓我進去,加斯旺德,我只想問殿下話。」「讓開,殿下!殿下────!」「吵死了達龍你別喊了!!」「……我可以不玩了放你們自己嗨嗎?」「大家冷靜點!冷靜點啊!」


就在混亂已經達到極致時,喀喀作響的鞋跟輕巧越過推擠成一整團的男人,法蘭吉絲捧著整把蘆薈,以鄙視的眼神看了男人們一眼,叩門柔聲提醒「我進來囉?」

「「請進!」」房內兩個男孩回應的聲音也太迅速太愉悅也太響亮了,讓被拒絕的男人們登時深受打擊。

只見法蘭吉絲已經推開了門走入,此時不跟上還待何時?腎上腺素激升有如打了兩百管雞血的達龍大喝一聲跨開步伐撞向加斯旺德,攔他不住的那爾撒斯和奇夫也跟著一起被扯著前進,不知道該阻止還是漁翁得利跟進的奇斯瓦特糊里糊塗就跟著衝了進去,但是被還扯著達龍大腿的奇夫拌了一跤滾倒地上,連帶絆倒了加斯旺德,加斯旺德一倒也順便推歪了剛向前要奔馳的達龍,乒乒乓乓哐咚哎唷喂呀後只剩發覺狀況不對及早退開的那爾撒斯雙手向後整個人緊貼在門板上,望著摔成一團的三個大男人,長噓了口氣後挑眉望向亞爾斯蘭和耶拉姆,艱難的勾了勾嘴角示意自己已經盡力。


++


「殿下,雖然很對不起……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奇斯瓦特笑聲之大,驚得告死天使嚇到從休息的柱架上跳起,繞著挑高的天花板飛了好幾圈鳴叫不止。

「噗哧……嗯咳。」那爾撒斯自己也差點笑出來,但還是忍住了笑意,偷偷用手肘撞了一下眼神死的太過悽慘的好友趕緊說點什麼。

「殿下,達龍罪該萬死,沒有聽懂殿下的意思硬是要闖進來…」他說著只差沒拿把刀往自己肚上戳,真是太愚蠢了啊達龍!居然這麼不相信亞爾斯蘭殿下,殿下都說不要進來就是不要人家看到,他怎麼這麼駑鈍都沒想通可能是不想被看到醜態呢?話說回來,裸著身子塗著透白黏稠蘆薈汁液的殿下畫面太過誘人,不能再看了嗚…


「隨、便、啦!」亞爾斯蘭偏過本來就已經曬到通紅、因為氣惱又更加漲紅的臉,氣鼓鼓的嘟起嘴。「反正都知道了,你們要笑就盡量笑吧!」

溫柔的把蘆薈汁液抹過亞爾斯蘭曬到焦紅的肩膀與胸口,法蘭吉絲展現成熟女性的體貼,安撫著又氣又窘的少年。「殿下,一個男子的氣概絕對不是用膚色來取決的,就像那爾撒斯大人來說吧!難道大家會因為他看起來膚色偏白,就忽略他的智慧與劍術嗎?」

「太不公平了法蘭吉絲大人,為什麼您就不說奇夫也是皮膚偏白,可是不影響他才貌兼具文采洋溢呢?」樂師抓錯重點揚聲抗議起來,登時獲得所有人關愛的目光。

「唔…」垂下頭同意的頷首,亞爾斯蘭有些懊惱,早知道晒傷這麼痛,就不要突發奇想企圖把自己曬黑一些增加男子氣概。說到底都因為身邊這群糙漢子部將,一個比一個黑黝、一個比一個強健,讓他被拱在前頭時總覺得有些虛,即使很努力了,也還是三天兩頭聽到流言蜚語說他簡直像個小公主似的,一點王子氣勢都沒有。

「真是抱歉,因為我的關係害你們一團亂。」亞爾斯蘭充滿歉意的環視著部下們,自己晒傷後覺得太蠢了只敢讓幾個人知道,造成其他人誤解和擔心,害大家打成一團,真是太對不起大家了。

「殿下別這麼說,是那些亂說話的人不懂,殿下哪裡優秀我們都是清楚的。」耶拉姆安慰著遞上冷水給主君兼好友。「膚色真的不代表什麼,換從女性來說,也是有那種即使膚色換成白皙粉嫩,也絲毫不具女性優雅的存在嘛!」

「你說什麼?你再講一次試試看!」被戳到痛處,亞爾弗莉德蹦躂地跳了起來,捲起袖子就要跟耶拉姆對掐。

「我說什麼了嗎?妳不要對號入座沒人覺得在說你啊?」耶拉姆嫌惡的撇撇嘴,眼神卻是掩飾不住勝利笑意。

「麻煩你們兩個要吵架就出去,別在這打擾殿下休息。」什麼事情都能搞定唯獨女人與小孩搞不定的軍師,投降著舉起雙手。

『亞爾斯蘭殿下,真抱歉都怪我皮膚太黑給殿下壓力…』加斯旺德很想這麼說,但又感覺這話蠢的說不出口,於是尷尬著繼續保持沉默。他偷偷瞪了也是殿下壓力來源之一的達龍,愧疚萬分的跪在那懺悔,突然覺得有點慶幸…

慶幸亞爾斯蘭殿下不是突發奇想著要他們兩個漂白,那可真是除非砍掉重練投胎轉世否則辦不到的啊!


﹍﹍﹍﹍﹍﹍﹍﹍

夏天好熱好熱每天都覺得要中暑惹(躺)


评论(6)
热度(68)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