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逆旅 片段

因為正在努力要把整篇先衝完再回頭修稿,所以最近就都沒更新了_(:зゝ∠)_

謝謝之前有在關注〈逆旅〉的各位,就…貼點片段當作試閱性質的東西吧ww

﹍﹍﹍﹍﹍﹍﹍﹍﹍﹍﹍﹍﹍﹍﹍﹍﹍﹍


++


「你該不會受訓還沒結束就被派來擔任審訊吧?該不會前任犯罪偵查組訓練官也因為我的關係被調職了?」安迪被這樣可笑的問題逗笑出來。「還有繼續聯絡不過是為了釋出善意。跟潘朵拉敵對的組織那麼多,定期聯絡可以避免他們將我的離開誤解為有意攜情報投靠哪邊勢力,這對我人身安全有幫助的。」

  『也正因如此,你現在才會在這,你握有許多我們需要的東西,當然也包括你的能力。』

  「無論你們怎麼想,我對兩邊來說都是個半吊子是事實,不打算在參與任何戰鬥也是事實。」說至此,安迪索性閉上眼睛,不管廣播器裡面再傳出什麼喊話呼喚都來個相應不理,任憑對方磨破了嘴好說歹說也都當作沒有聽見。


++


「你是否把我想像的太神了?」他難得又感覺到憤怒的火焰在體內延伸,迸出的每一個字都夾槍帶棍。「就如同你把ESP當成強大的假想敵,又把我想的太萬能,才會有這種可笑的結論。」

  那麼多攻擊傷害的方案,用科學和公平加以包裝,冠冕堂皇的說是為了雙方的對等,事實則是被偏見蒙蔽了眼睛,看不清什麼才是真實。

  「什麼叫做公平?是誰的公平?你自己的?U.S.E.I.的?還是你的組織的?」



++


  當安迪緩緩睜眼的同時,感覺到原本緊握的手中,有什麼輕巧的溜走了。

  「兵部!」

  「在這!」

  熟悉的戲謔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在視域之中,也確實坐著那抹思念已久的身影。尚未從疲憊帶來的恍惚中脫離,安迪費盡力氣才將手伸起去觸碰,學蘭的硬挺布料摸起來從沒像這一刻如此讓人感動。

  「歡迎光臨地獄!」

  兵部總是冰涼的手掌貼到他額頭上,接著臉也靠過來,氣息近在咫尺之間,他感覺到銀白色髮絲隨著主人貼近的動作掃過他臉頰,帶來絲絲癢意。

  「這裡是地獄,那你是死神嗎?」

  「不是,是墮天使唷!」


++

  葉看安迪捶胸頓足顯然內傷的模樣忒是好笑,賊乎乎的勾住對方頸子壓低音調拷問。「你沒對我家老爺子做什麼吧?敢亂來的話小心我斃了你喔!」

  「做什麼…我還能做什麼啊?我不要被他做什麼才對吧?」

  「狗屁倒灶,跟自己老哥還裝什麼逼,快講實話吧!」

  「你到底在胡亂期待什麼?還有我明明比你還大…」

  安迪還來不及把話說完,突然一陣強風掃來直接將兩個難兄難弟拍到牆上去。站在門口的紅葉微笑著收回手掌,紓活筋骨般轉了轉手腕,看看兩人從牆上滑落的狼狽姿態,若無其事的笑問。「聊完沒?大家都在等你們囉!」


﹍﹍﹍﹍﹍﹍﹍﹍﹍﹍﹍﹍﹍﹍

先這樣v(´∀`*v)

评论
热度(6)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