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召喚

**腦洞了女神官教殿下唱歌召喚精靈,殿下唱歌應該很萌吧w



深吸口氣,先細細的發了一聲,確認音準後他放膽唱了起來。曲調已經記得,高低轉折輕鬆的達成了,但歌詞還不是很流利,因此有些地方他只能先含糊帶過。風靜止了下來,樹叢像是在認真聆賞般停止搖動。首次由自己歌唱與精靈溝通的歌曲,即使不像美麗的女神官那樣能夠直接聽到精靈的言語聲音,仍使他有些期待與緊張,不知是否能正確傳達歌曲的真諦。


精靈無所不在,但叢林裡比較多,女神官是這樣告訴他的,他試著和女神官一起在樹叢中靜默下來細細的傾聽,然而除了風搖動枝葉的沙沙聲響,與斷斷續續此起彼落的蟲鳴鳥叫,他聽不到其他常識之外的回聲。於是,女神官教了他這首歌,這是剛到神殿見習神官們入門必學、能夠增強感應,進而呼喚帕爾斯的守護神祇和精靈與人溝通的曲調。


或許只唱一次不夠吧!那麼就再唱一次。他仰起頭望向樹梢停歇的鳥兒,友善的露出笑容,再一次輕聲哼唱,陽光穿透林隙灑落他一身白金,鑽過枝葉而來的風像是回應,涼意掠過了他的髮稍,掀動著他的衣袖。或許這就是精靈明白他還聽不見,因此換了方式回答他,他想著,唱的更起勁,瞇起雙眼雙手交握胸前,期待自己真誠的曲音能呼喚到回應。


「……精靈嗎?」


達龍的聲音從他背後突然響起,把他嚇了一跳。


「有嗎?精靈在哪?」以為達龍指的是精靈真的被自己歌聲召喚出來,他雀躍按住劇烈跳動的胸脯轉過身,卻看見騎士長年因戰鬥磨礪的古銅膚色浮起尷尬的紅潤。


「打擾殿下唱歌失禮了,我什麼都沒說請不要在意。」


──總不好說因為看到殿下在光芒中輕柔歌唱的身影白皙到像在發亮,使他一瞬間以為自己看到的是精靈吧?


「這樣啊…我還以為唱一唱就足夠召喚精靈出來了呢!」亞爾斯蘭惋惜的苦笑。「結果精靈還沒召喚到,卻唱來個戰士中的戰士。」


「真是非常抱歉。」達龍用力彎下腰鞠躬。


「算了算了,果然人各有才,我畢竟沒有神官的資質,聽不見就是聽不見,說不定剛才精靈早就在我耳邊喊得震天嘎響了哎!」主動上前推達龍肩膀讓騎士站直身子,亞爾斯蘭有些害羞的笑了起來。


召喚不來精靈也無所謂,他已經擁有了更美好的。無須開口相喚,光眼神就足夠心意相通。


他的手從騎士肩上下滑,然後被溫柔的握住,接著便是熟悉而安全的擁抱,使他覺得自己柔軟的要化開一般。


那是比精靈更強悍的守護存在。



-----------------------

手癢短個打,其實腦中都是分鏡但不會畫圖真苦逼OTZ


------------------------

7/9 更新上圖,感謝 @朱帘隔燕 喊一喊居然真的有人幫我畫圖,真是萬分驚喜與感謝。・*・:≡( ε:)


评论(4)
热度(36)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