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甜言蜜語

「你的眼睛好不了了嗎?」


兵部惋惜的摸上黑色眼罩,可以的話真想再看到那金燦如陽光的顏色。


「有什麼關係,打從遇到你開始我的眼睛就壞了。」安迪輕笑著握住對方總是略嫌冰冷的手,用自己厚實溫暖的掌心熨貼著。「都看不見其他人只看得見你而已,所以早就壞掉了!」


緋紅刷上兵部的臉頰,他輕咬下唇嚅囁著,眉心糾結成一團,削瘦的雙肩繃緊,過了好半晌,突然用力抽回手,背過身去微微顫抖。


安迪以為對方突然聽了甜言蜜語而害臊所以不知所措,趕忙抓緊機會往前靠,正想雙臂一攬將對方自背後抱緊,卻正好門戶洞開,被狠狠一季迴旋踢踹中肚子。


「說!你一定背著我做了什麼對吧?是跟皆本那混蛋偷達成什麼協議,還是跟王女酒後亂性上過床了?」


兵部一點都不像開玩笑的怒斥著,隨時可以彈響的手指因捏緊而青筋畢露,四周沒固定住的物品全浮到半空中待命準備投擲,只差沒轉開限制器直接讓安迪灰飛煙滅。


「等、等一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結論?我偶爾想學偶像劇的台詞不行嗎?」


「快點招吧!現在自首還來的及,等我直接用讀取的你就死定了!」


「完全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啊啊啊──」









聽見安迪陣陣慘叫傳來,躲在不遠處觀察的葉憐憫又好笑的嘖嘖不止。「早就說老爺子有漆黑的墮天使病惹不得了嘛!」說著瞥了提供肉麻台詞的派蒂一眼。「妳明知道結果的幹麼還要他去講看看?」


「二次元想像和三次元實踐是兩回事!」憋笑到面孔扭曲、已然萌到內傷的派蒂,飛快在本子上打著草稿邊自我砥礪。「忍耐、畫完這面才能出去跑圈…」



评论(2)
热度(16)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