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長篇--逆旅 5

[五]局


他不敢置信的閉上右眼,單獨測試左眼的視力恢復狀況。事實證明他的左眼已經恢復正常視覺機能,無論是近是遠確實都能夠清楚掌握。拉扯著還掛在肩頸的繃帶圈,他從驚喜轉而困惑。U.S.E.I.大費周章不惜將他打昏也要扛回來,不可能只是突然慈悲心發作想幫他動個眼睛手術而已,這後面必然有什麼條件值得他們先斬後奏。


就他在潘朵拉接觸過那麼多超能力者的經驗裡,像他這樣的能力可說是絕無僅有,也因此他的特殊能力才會是U.S.E.I.延攬的重點。如今他被強行抓回並且施以手術,是否表示這個能力又被哪個單位盯上了?


在ECM運作不止和沒有其他ESP存在的禁閉環境之中,他也無法測試左眼的能力回到了幾成。想到此,眼睛復原帶來的欣喜心情立刻又沉入谷底。


像是觀察夠了他各種反應的變化,門外終於傳來了聲響。自知被監視當中不宜妄動,安迪戒備的將已經拆散開的繃帶握在手上做準備,針織紗紡的繃帶彈性良好,力道足夠的話用來突襲勒死或綁縛人亦足矣。


電子門鎖發出制式的嗶嗶聲響,解鎖後滑開的油壓氣音有如倒數一般提醒著來者幾秒後將進入。他繃緊身子,像是等待獵物自投羅網的猛獸,隨時準備發出致命的一擊。


喀拉喀拉喀拉───


「呃?」


進來的不是人,而是一台長約四十公分的遙控坦克車,還急速朝安迪駛來。


緊張的氣氛霎時被這莫名其妙的發展給瓦解,門口到病床的距離不長,遙控坦克行進速度也快,幾秒之內便要朝安迪的腳上撞過來,他直覺性地一腳踹去,本以為只是台大了點的遙控玩具,應該很容易踢翻,沒想到這輛遙控車製作頗為扎實,迷彩塗裝的不金屬車體搭配倣真履帶重心十分沉穩,只輕輕搖晃一下又繼續前進,還相當擬真的伴隨音效升高砲台對準安迪。


被這樣戲弄令他大為光火。


「這是在搞什麼?你們到底想幹麼?」


氣憤讓他決定無視剛才不輕舉妄動的決定,他直接跨過遙控坦克衝向門口,背貼牆面用眼角餘光確認門外狀況,結果令他意外,門外完全沒有荷槍實彈的警備人員,只有一個一直躲在門旁遙控坦克的人。


那是個外型邋遢的青年,掛著厚重的眼鏡,金色頭髮隨意紮起,鬍渣也沒刮乾淨,一看就是個泡在研究室裡做實驗太久,已經不善與人溝通的書獃子。安迪毫不猶豫的將他揪起,正想開口問話,突然背後一陣吃痛,原來這坦克居然不是純粹外型擬真,還真的能開砲,只不過打出來的是塑膠子彈而已。


如此一來自然更激怒安迪,原本僅是揪住領口的動作改而直接勒住脖子,再用力多些便能勒昏人。


「哎哎、冷靜點嘛!開開玩笑罷了!」被從門邊逮住的金髮青年連連告饒,手裡遙控器卻沒放下。「又不是真子彈,死不了人的。」


「是嗎?你要不要自己被打看看?」


「不要不要!對不起當我沒講!」金髮青年身高雖然和安迪差不多,但體力卻是遠遠不及,只能像團破布般任由安迪將他掐著猛搖,原本緊抓的遙控器也摔在地上。「別、別、別這樣,有話好說哎呀!」


早已用餘光確認過走道上沒有其它人,安迪勒緊了對方抵在牆上。「這裡是哪裡?誰指揮你的?為什麼要抓我?」見青年似乎想要張嘴喊救命,安迪不給他機會當機立斷用膝蓋補上一擊。「快回答我!」


「好痛好痛!你怎麼這麼兇暴,跟報告上完全不一樣咳咳…」青年一臉快哭出來似的想扳開安迪勒緊他的雙手,但氣力實在差太多,根本扳不動安迪鐵箍似的手指,只能痛的在牆上亂扭。「我幫你把左眼修好欸,你沒感謝我就算了居然還打我!」


安迪手雖然還緊掐不放卻是好氣又好笑,稍微一點暴力就被逼的哭天搶地,這樣的人都能夠待在U.S.E.I.,也無怪乎之前兵部要嘲笑連巴貝爾的那群廢物都比U.S.E.I.強。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先放開我…我要喘不過氣了…」青年漲紅的臉皺成一團,眼鏡都滑到鼻樑下,狼狽不堪的樣子似乎真要暈死過去。安迪原本有點心軟正打算鬆手,但稍一思索又覺的事有蹊蹺,或許此人擅長的便是用示弱來突破他人心防以進行偵查,現在哀號連連的模樣全是演出來的也說不定,否則這人叫的也不算小聲,為何偌大的走廊卻沒半個人出來一探究竟?


況且,監視系統必定還在運作,一時沒有警備不等於之後也是,想到曾被無人機包圍著消耗戰過,他就更不打算輕易鬆手放過對方。


有棋子可以用就要盡量使用。安迪從自己的遭遇得到了的深刻教訓,如今正是用上的時候。


他鬆開勒緊對方的手,在青年還想按住喉嚨喘口氣時,立刻又扯過對方手臂反折壓制,並且抓住對方的頭往牆上壓。冷不防被以臉撞擊在牆面上,青年差點又要慘叫起來,但被安迪喝止了。


「安靜點,你再叫我立刻折斷你的手。現在依序回答我,一、這裡是哪裡?二、你修復我的左眼要做什麼?」


青年無法動彈,只能哭喪著臉轉動眼珠望向安迪,絮絮叨叨又顫抖不止的音調聽起來並不像在演戲。「這、這邊是U.S.E.I.的ESP生科技術研究所,我是研究員奈特,你可能不認得我可是我知道你,你之前是犯罪偵查組的吧?我是生化研究組的,曾經協力過你潛入潘朵拉的任務專案,算是同事…」


雖然知道對方身份,安迪壓制的力道卻絲毫未減。「抱歉我對前任工作沒什麼好回憶,見過誰我也忘了。」


「離職的人往往都這樣…啊等等放鬆點、好痛!」本來想緩和一下氣氛結果沒成功,奈特趕緊繼續解釋。「你左眼一半是義眼的部份一直以來都是我負責的,從進入局內初次登錄、後期維修和追蹤,還有你潛入潘朵拉前幫你裝通訊晶片在眼睛裡的也是我。」


「看來你跟我很熟啊!可惜為了保密起見,我可完全不知道是你處理的。那這次抓我回來,總不會只是個售後服務而已吧?」聽到關於眼睛部份的機密,安迪已經完全肯定奈特目前所說為實,但這並不表示對方值得信任。他本想用更嚴肅的語句問訊,卻發覺自己已經不自覺受到兵部的影響,對付敵人的用詞越來越玩世不恭。


「當然熟啊你是我負責的個案嘛!」不知是裝傻還是真沒聽出安迪語句裡調侃的味道,奈特繼續絮絮叨叨著。「我才想問你那個左眼是怎一回事?耗損超嚴重,一般要幾十年的使用程度才能夠壞成那樣吧!連結血管的線路都粉碎在眼窩裡,有多難清除你一定不知道,還有人工神經也都焦了,你是拿火燒過眼睛嗎?而且我幾乎把所內全翻遍了才把更新材料湊齊,現在計劃案被取消很難再申請經費,我又已經…」


「停,你可以說點我能聽懂的人話嗎?」雖然終於知道左眼為何幾乎全瞎,以及一提起劇烈耗損便會聯想到當時兵部被壓制力量後驚愕的脆弱模樣,還有勾起他長期以來對兵部的滿腔柔情思念,但安迪還是強迫自己立刻把注意力轉回當下。


「你搞了哪些實驗我沒有興趣,我只要知道修好我左眼之後呢?要消掉我的案底延攬我回來出任務?」


「不然你以為呢?你現在還能跟我說話,都是因為我跟上層求情,才沒讓你一醒來就立刻送軍事法庭欸!」奈特又拉高了音量,語氣有些誇張,正在安迪感覺不太對勁時,果不其然他又壓低音量,顯然對於監視錄影能錄到的音量有一定程度的瞭解。「狗屁!這爛單位我也想離職。之前因為你的叛逃和局長死亡,人事發生很大調動,好多位置都換人,我也在降調列裡,薪水砍半不說,連手上實驗成果都被強迫轉讓。」


一直以來心思只繫在潘朵拉上,沒特別想過因為自己一個人的背叛,加上局長死亡以及早乙女隊長勢力的瓦解,牽動了U.S.E.I.內部勢力的傾軋鬥爭,也因此改變了許多無關的人原本穩定的生活。安迪並非冷酷無情的人,自知事因在己,忍不住為此感到內疚起來。


奈特感覺到後方壓制的力道終於鬆了些,趕緊擠了個笑容示好。「也不完全是你的關係,我剛好也想離開原單位就順水推舟而已。事實上,上層換人之後這組織就更難待了,最近貌似還打算藉由反恐名義搞一些人體實驗。我和我的同伴很不能認同這種作法,正在計畫脫離U.S.E.I.,但是你知道局裡那些只准進不准出的規定,單憑我們這種研究單位,根本不可能贏過正規軍隊,直接對上根本毫無勝算,我們需要有實戰經驗的人幫忙…」說到後來或許是心虛,奈特的聲音幾乎細不可聞。


受到如此抬舉,安迪並不感覺愉快,但也終於在確定對方沒有什麼立即危險性之後,他決定鬆手放開對方。「所以就想到立場相似的我了?我拒絕。」沒有人規定受恩於人就非得回報不可,況且這恩惠還是有目的性的施予。他既然已經離開還被通緝,局內要如何內鬥都跟他無關。此外,截至目前為止,奈特的說法都只是片面之詞,加上這個場所似乎有卻不太起作用的監視設備,太多疑點都還有待查證讓他不敢掉以輕心。


但對於終於能獲得釋放,奈特已經開心到足以無視安迪陰沉的臉色。他活絡了下幾乎麻痺的手臂,重新把已經快卡進嘴裡的眼鏡扶正,邊整理完凌亂的頭髮,邊示意安迪此處不宜再談話。「這些事情再說吧!總之先到我研究室,我得先替你檢查左眼恢復了幾成…哎呀你也太急躁了,本來應該在兩個小時才能拆開的,沒想到你醒這麼快,以後我知道麻醉劑量要增加了。」說到最後幾句近似閒談的話語,奈特又刻意放大回普通音量。說罷他蹲下身撿起遙控器按了按,讓遙控坦克車從房間內轉出,開到走廊上後跑在兩人之前,筆直的領著兩人前進。


過於安靜的走廊勾起了安迪不太愉快的回憶。這裡的環境與當初拯救夕霧時闖入的研究設施相當類似,乾淨明亮的長廊每隔一點間距就配了一個ECM裝置,偶爾有幾個明顯可見的監視器和廣播喇叭,但根據入侵過類似設施的經驗,這些外露的監控設備都是兩段式機制,一旦有遭到外力強行破壞,會立刻起動無人攻擊機偵進行掃蕩。


也就是說,目前沒有任何武器在身,就只能先安分著點。


走在奈特稍後一點的距離,安迪將視線從環境偵查轉回觀察這位『前同事』。


「我從剛才就很想問,那台遙控坦克是怎回事?」


奈特一聽安迪這樣發問,眼睛霎時發亮起來。「那個嗎?它叫NT Tank pro M1A2!是陸軍和海軍陸戰隊的主力戰車M1A2 Abrams啊!我很喜歡大型武器可是近視太嚴重無法從軍,所以就改玩模型,這台是我特別加工改造的,長四十二公分二十四比一尺寸,外層鋁合金陽極處理內層不鏽鋼版保護,完全擬真設計,連開砲都會有後座力反應…」


雖然安迪當過傭兵當然聽得懂對方在說些什麼,但總感覺有一股無形的牆阻隔兩人正常溝通,只能揮揮手示意對方停止。「我是問,既然沒有惡意,你為什麼開門後不自己進來,還要讓玩具先行?」


「因為ESP都不太相信普通人啊!每一次我走進病房都要挨揍,所以後來都先派NT Tank pro M1A2進去,至少它抗震耐摔內部還有ECM裝置不怕被打,忘了告訴你,他有WIFI功能可以視訊電話和發推特。」


「……」安迪沉默的放慢腳步故意落後,他開始覺得與其煩惱如何拒絕延攬,不如先想想怎樣甩脫這個無法溝通的外星人。


评论
热度(5)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