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長篇--逆旅 1


[一]殤


爆炸聲響從安迪身旁擦過的霎那,他錯覺自己又回到了傭兵時代:那個幾乎無一例外,都是將他放在進攻陣線最前頭,當成人肉ECM使用,以藉此封鎖敵方超能力者的攻勢的慘烈過去。


僅只是幾秒的回憶都令人做噁,他厭惡的啐了一口,握緊了手槍躲在掩蔽牆面之後,聽聲辨識著攻擊的來向,藉此擬出受阻率最低的逃走方向。


子彈擊中牆壁的聲音此起彼落,密集的掃射下碎屑灰飛四散,他咬牙忍受危機迫近的沈重壓力,驅使自己將注意力從生理本能的恐懼裡轉移到如何全身而退之上。


此時此刻他異常感謝自己沒有鬆懈平日的體力鍛鍊,才不至於在身份暴露之後任人宰割。原本他就知道潘朵拉幫忙製造的假身份只能維持一段時間,只要U.S.E.I.認真動員起來,他的行蹤遲早會被察覺,畢竟在U.S.E.I.的紀錄上,他不但涉嫌殺死原任長官;竊取與銷毀研究資料;還背叛合眾國加入犯罪組織,並且藉原先職務之便,與潘朵拉領導者、世界級頭號通緝犯兵部京介過往甚密。這些都是U.S.E.I.無論如何都必須抓住他的理由。


不過以追捕一個幾乎和普通人沒甚差異的超能力者而言,U.S.E.I.出動的人數有些超乎常理。甚至明知他的能力就是超能力無效化,還是架起了ECM,似乎是害怕他接觸過潘朵拉之後,又獲得了其他種能力一般。


「…真是隆重啊!」火力不如人,只有防身手槍可用的他抱怨著,雖然有些不合時宜,但他還真有點惋惜應該把上一次工作剩餘的錢都全拿去買彈藥──反正合眾國可以合法持槍。


後悔總是於是無補,在他稍微挪身子的時候,幾顆子彈已經急躁的撞擊在他躲避的牆上,逼的他不得不再次蹲低。就像是早有情報顯示他會從這個檢查哨經過一般,一確認他的假身份無法通過檢核,立刻亮出成排的槍桿開火,如此急躁行事,可見這一年多來沒抓到他,軍方高層已經開始跳腳了吧?


無暇多加思考到底何時被盯上,安迪抓準了對方子彈暫盡,攻勢稍歇的片段,閃身出來連開數槍擊倒幾名軍人後連跳帶滾躲入停放在一旁的軍用車後,對方未及打在他身上的子彈全爆裂在車身上,沉悶短促的聲響伴隨著刺鼻的煙硝味,震的車體劇烈搖晃,車窗的防彈玻璃雖未碎開也出現大片蛛網般的裂痕。


迅速退出彈夾確認殘彈量,相當不幸的是子彈數量比預期還少,而且現下狀況並不適合返回搶奪敵方槍枝,但要逃出包圍也十分困難,進退維谷只能苦撐。他皺眉忍受著被前方車體被射擊的劇烈振動影響瞄準,一邊低下頭自車體下方射擊朝他直奔來的幾個軍人的腳部。安迪精準的射擊暫時扼止了攻勢,尚未靠近車邊就被擊中腳踝而倒下的幾名軍人本能的發出哀號,使軍隊包抄速度一時緩減下來,原先高張的攻擊氣勢也明顯動搖。


但以一敵多的險峻情勢並不容許片刻鬆懈,精神壓力和不斷衝刺奔跑讓他渾身發燙,汗水汨汨自額際貼著髮絲滴落,持續使用右眼也對眼力造成極大的負擔。


就在他抹去額間汗水,正想繼續反擊的時候,再熟悉不過的手榴彈滾地聲在前方落下,「糟了!」罵聲同時,一直擋在前方作為掩蔽的軍車劇烈的爆炸開來,曾受過的軍事訓練讓他腦袋還沒跟上事態變化,身體已經下意識迅速朝爆炸反方向飛躍後臥倒,衝擊音波暫時奪去了聽力,驟起的高溫熱浪刷過他的背脊,撞擊地面與車體碎塊噴濺身上造成的疼痛擴散全身。


不待熱度散去,軍隊腳步已經搶先轟擁而上,數十枝槍管水洩不通的圍成圈,封鎖了安迪任何可能逃脫的方向。


已經距離近到隨便一人開火都能立刻讓他送命,卻還是只採包圍戰術,看來軍隊接到的命令是要活抓而非當場擊斃。判斷投降對情勢比較有利之後,在槍口環伺之中,安迪果斷丟開手槍,雙手舉起表示投降。


一名應當是隊長的高大軍人反轉槍枝朝他走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安迪很乾脆的閉上眼睛。果不其然,一記明顯來自槍托的重擊在他腦門爆發開,疼痛瞬間將他推入無邊的黑暗中。


评论
热度(11)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