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WB&群內短打紀錄

--性轉--

**兵部京子出沒注意

 

習慣性的在早晨以磨磨蹭蹭懷中情人替代道早安,直到被暴力相向才肯起床,今天的安迪卻一秒就清醒過來。

懷裡、觸感不對!

「……怎了?」五官與銀髮如出一轍,在瀏海下若隱若現的傷疤也位置相同,但頸部以下赤裸在安迪眼前的纖細鎖骨與更下微微隆起的胸部,看起來怎樣都不太對勁。

「你…你是誰?不對、兵部呢?」安迪手足無措滿臉通紅,飛快的拉過棉被將懷中女子包個嚴實後,忙跳下床想穿上褲子,卻在慌亂中鉤到床單而正面撲摔在地,痛得他齜牙咧嘴半晌還爬不起來。

「真過份啊!連性別都沒搞清楚就吃,原來合眾國的男人這麼差勁。」比起安迪的狼狽慌亂,坐在床上的銀髮少女揚起頭哼笑著撥了下鬢旁髮絲,絲毫不在意棉被鬆垮而下,正好露出胸口清晰可辨的兩個彈痕。

「欸、咦、呃…等等所以兵部京介…其實是女的嗎?」安迪看到那正字標記般的彈痕,瞬間感覺像被十幾記悶雷交錯劈打過,發怵著再次確認。

「笨狗,不要以為你胸部比我大就可以忽視我的性別事實,給我趴下來道歉!」雖說是女性但仍嫌低了些的音調猛然炸開,嚇得安迪慌忙趴在地上哀號連連,不知怎會一夜的春宵歡騰才隔個夜就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同一時刻,美其名關心之意,實為好奇八卦的三幹部耳貼門板,聽著裡面低音女嗓時高時低的戲弄玩鬧聲音,紛紛發出嘆息與憐憫的表情。

「這聲音…唉少佐又開始了…」「京子好久不見了呢!」「這麼老的催眠招式安迪那傢伙居然還會緊張真沒用!」

 

 


--所有權--

難得看見對方執筆凝神書寫的姿態,安迪一時之間竟看了出神。


兵部白皙的側臉溶在光影中,眉心因專注而微蹙著,雙唇緊抿,一手托著腮,另一手正在振筆疾書著一本小冊子,紙頁上滿佈潦草的字跡,不知是日記還是什麼重要事情的筆記。


房內悄然無聲,只有筆尖在紙上急急刷過得細微聲響,讓他靠近也不是,出聲也不對。乾愣在一旁許久,見對方忙碌之際似乎沒理會他的打算,安迪搔搔頭識趣的正轉身要走,卻被突然喊住。

「你剛才看了多久?我要收費!」

「看也要收費?你搶劫啊。」

「潘朵拉本來就是犯罪團體,這不理所當然嗎?一千萬拿來,刷卡可!」兵部碰地一聲闔起冊子,燦笑如花。「不爽你可以走喔我不會攔你、噢對!你確實已經有新飼主我都忘了。」

吃醋了、因為我要去財團那…啊啊啊這絕對是在吃醋、應該是吃醋沒錯吧?安迪日宮背後冷汗直流,剛才在腦中稱讚對方一切美好的言論瞬間摔入宇宙黑洞不見蹤影之餘似乎還有著慘叫聲自深淵傳出。

(TBC!?)←


评论
热度(3)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