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緞帶

[其之一]

 

「難得跟我約會,你還有心思看給別人的東西啊?」

聽到戀人語氣愉悅的過份,果不其然接下來便是耳朵感覺到快被扯離臉頰,痛的安迪按住耳朵哀號了兩聲。

「我、我沒有啊我是在看這個…」「緞帶?你可真沒眼光,這種深藍色綁在夕霧頭髮上一點都不顯色。」兵部順著安迪眼光瞄了下貨價上琳瑯滿目的各色髮帶,順手拎起另一個銀白色鑲細灰鑽的款式。「這種還差不多些!」

安迪伸手接過,仔細看了看,再抬起頭上下掃描完眼前的戀人,思考一下後點點頭又拿了原先看上的深藍色付莓紅珍珠的緞帶。「那就都買好了,母女款!」藍的給兵部、銀的給夕霧,太完美了!

「安迪.日宮,你剛才說了什麼再說一次好嗎?」


---------------------


[其之二]


任何人收到來自喜歡的人所送的禮物,必定會想迫不急待的打開,哪怕是有心靈透視能力的超能力孩子也不例外。

夕霧開心的打開安迪遞來的禮包,取出袋中的銀白色緞帶,緞帶末端的細灰碎鑽映著光線閃耀,若襯在夕霧墨藍的髮絲肯定會顯得很優雅。

「喜歡嗎?」兵部蹲下身揉了揉夕霧的頭,笑裡滿是寵溺。「幫妳綁上好不好?」

夕霧雀躍的點點頭,轉過身去讓兵部幫她把緞帶繫上。

「安迪,那包是給誰的?」正好是面對安迪的角度,夕霧注意到安迪手上還捏了個相同的禮包尚未拆封。

「啊…這個嗎?」安迪尷尬的搔搔頭,正巧撩起耳鬢頭髮,露出大約是被狠狠扭轉過還有些紅腫的耳朵,同一時間還聽到後方正忙著綁頭髮的兵部清楚的哼了一聲。

「原先要送的對象不想要。其實滿漂亮的,夕霧要不要也收下呢?」

夕霧好奇的接過袋子,抽出裡面深藍緞帶,和自己收到的款式一模一樣,只是末端改成鑲莓紅色的小珍珠,雖然確實是很漂亮的款式,可是幾乎和自己頭髮顏色一樣,就算綁了大概也看不清楚。

「你可以繫在衣服上,還是給熊熊布偶綁領結也好?」聽著後方兵部給的建議,又看看安迪有些惋惜的笑容,夕霧是個聰明孩子立刻就明白過來:這緞帶是給少佐的,可是男生不適合綁頭髮,所以少佐不要,可是…這是安迪送的耶?少佐不收下,安迪應該很傷心吧?要怎麼辦才好呢?

「少佐,可以靠過來一點嗎?」突然想到辦法的夕霧,拉住已經準備要站起身子的兵部,強迫對方再蹲回與她視線齊平的高度。今天的天氣太熱,兵部難得脫去外套只穿了白襯衫,夕霧有些笨拙的把深藍色緞帶穿過兵部的領子,在胸前打了個歪歪扭扭的蝴蝶結。

她認真的拉了拉,確認不會輕易鬆掉後,後退一點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然後難得霸道的宣示。「少佐不可以拆掉喔!」

「…就一分鐘。」兵部的視線向下瞄完滿臉黑線。

「不可以拆!」小孩子堅持起來是很莫名頑固的。

「…那一小時。」

「不可以拆!」

「就今天?」

「…好吧!」夕霧嘟起小臉。

一旁安迪終於忍不住噗嗤大笑出來,接著又是與平日相同的響指聲中,甲板上游泳池裡傳來重物墜池的嘩啦聲響。


评论
热度(12)
  1. 游鱼--板子复健中零雨其濛 转载了此文字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