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其後

**漫畫23話的腦補

**奇夫依舊鍋王不解釋



馬蹄聲踏破寧靜夜色,捲起狂風掃的林間枝葉隨之顛狂,驚起了幾隻原先已休息的鳥兒慌張的吱呀鳴叫。

「沒人追來,今晚先在這叢林裡休息吧!」

預計成為宮廷畫師,不過目前還是王子專屬軍師的那爾撒斯拉了拉韁繩馬,率先慢下速度。

確認了四周確無追兵,跑在隊伍最前的樂師在稍微平坦的土台上勒住馬鞍,跟隨在後的馬匹們紛紛隨之停下,起落的鐵蹄激起了一陣塵土飛揚。

命運起落無常,一天之內亞爾斯蘭一行人便經歷了幾度轉折,日落前還在荒野中被魯西達尼亞軍追殺,入夜後已在守備堅實的卡歇城享受美食,但隨即又與卡歇城的領主荷迪爾兵戎相見直至生死交鋒,最後在這深夜時分又再次回到渺無人煙的叢林裡。


「殿下您累了吧?不好意思又要委屈您打地鋪了。」

那爾撒斯拍了拍耶拉姆已經鋪好的毯子,示意王子睡在大家中間。他語氣一派輕鬆,顯然類似這樣的狀況只會持續發生。

「無妨,大家都平安就好。」

雖然知道跟隨著自己的部下們都是武藝超群,亞爾斯蘭仍發自內心的感謝著運氣仍在他這邊。環顧著已經也蓋上披風準備休息的那爾撒斯、忙著將火炬點旺的耶拉姆、還在安撫馬匹的達龍、靠在樹旁瞇起眼睛的法蘭吉絲,以及法蘭吉絲在哪就屁顛屁顛跟著的奇夫,也已就著搜刮的財寶躺下,亞爾斯蘭放鬆了肩膀,從離開卡歇城後一直繃緊的臉總算露出微笑。

「達龍。」他輕喚。

「是?」

「謝謝。」目光對上,他誠摯的望著發誓守護自己一生的騎士,給予感謝。

「殿下,保護你本就是臣下的職責…」達龍先是短暫的一怔,隨即吁了口氣。

「不只這個…」亞爾斯蘭正想開口解釋,達龍已經搶先一步替他說完。「是要謝謝我沒殺掉那些奴隸嗎?」

心思被猜中,亞爾斯蘭羞赧紅了臉,不大好意思的點點頭。「你怎知道我要說什麼?」

他確實很訝異,按照平常的經驗,任何敢對他有不利舉動的人都會被達龍劃歸敵人,即便是地位很低如魯西達尼亞小卒,也都下場非死即傷,像之前那個扯著他跳護城河的見習騎士艾托雷,更是差點被達龍一箭射穿腦袋。有傷害殿下的動機即在消滅範圍,邏輯簡單粗暴到他有時會覺得是否過了頭。但這次達龍卻僅是衝上前來一把將他撈走,連砍都沒砍那些奴隸。

一旁原本已經瞇起眼睛的奇夫忍不住出了聲。「殿下,那是因為你太好懂了好嗎?」

如果達龍殺光那些奴隸,雖然亞爾斯蘭會認為是基於安全考量下不得不為,但之後會把奴隸死去的因素歸結於自己吧?與其增加殿下的心裡負擔,不如直接衝出去比較好,況且達龍那氣勢,根本沒人有膽量與之一拼。

「我沒想那麼多,當下只想到要把殿下安全帶開而已。」倚著樹坐了下來,達龍僅將頭盔取下,盔甲依舊完整穿著,劍也靠在身上。他溫和的看著王子,毫無保留的坦白。「殿下,事情過了就別想那麼多,明天有更多事情等著煩惱呢。」

「也是…」苦笑著鑽進披風蓋成的被子裡,亞爾斯蘭忍不住為自己的不成熟感到難為情,說到底還是自己的錯,如果不是他突然決定要去解放奴隸,就不會有後頭這些事情。如果自己做事情能夠更豁達勇敢些就好了,總是這樣溫吞著,擔心前顧慮後的,反而老是給身邊的人添麻煩。

「不管怎樣,還是謝謝你,達龍。」接近冬季的寒氣使亞爾斯蘭一陣哆嗦,往火堆的方向蠕動了下身子,他用披風蓋住半張臉,露出的夜色大眼仍鎖定著黑衣騎士。

「殿下,您還在煩惱什麼嗎?」被這樣一直盯著,換達龍有些不大自在,忍不住壓低聲音提醒。

「嗯。我在想,為什麼你居然有辦法把我一手撈起。」

聽到這突如其然的問題,所有已經就定位準備就寢的人都隨之一垮。

「再怎樣我好歹還穿著盔甲,應該重量不輕才是啊!」看來太輕易就被抓起這事對青春期的男孩子而言確實打擊有些大,亞爾斯蘭說著都已經下意識又撐起身子握緊拳頭了。

「咳、殿下。那從明天開始我幫您增加食物份量,您如果有心變強壯就別喊吃不下喔?」耶拉姆無奈的嘆口氣。真不知道是誰平常吃得份量那麼少,遇到不喜歡的還會理所當然的塞給達龍哎?

「那,明天開始我和法蘭吉絲來陪殿下練射箭鍛鍊臂力好了?」硬要拖著女神官下水,奇夫講完偷瞄了下法蘭吉絲,果不其然有殿下當前提,女神官總是冰霜般的面容便會難得有著笑意。

「需要練劍我也可以奉陪,不過軍事和政治和地理的講習依舊不會少喔?」原本以為已經睡著的那爾撒斯,也突然冒出了聲音。

「你不是要教殿下畫圖的話一切好說。」犀利的戳了好友一記,王子困擾的根源投降似的長長嘆口氣。「殿下只要維持現在這樣子就可以了,如果殿下不喜歡這樣那我下次…」

「用扛的?用抱的?」不等達龍講完奇夫已經飛也似的插話進來,話畢之後才發覺四週一片靜默,只有達龍的劍喀鏘的出鞘聲。

幸好,亞爾斯蘭噗哧而出的笑聲拯救了他,一開始只是低掩著嗤嗤低笑,最後忍不住放開聲音大笑。受到感染的其他人也忍不住嘻嘻哈哈笑了出來,連達龍總是嚴肅的臉也跟著嘴角上揚。

「嘖!大哥你也太開不起玩笑啦!殿下這麼可愛,如果是我…」奇夫摸著頸子還想說什麼,法蘭吉絲已經順手用劍鞘往他頭上敲。「明天還要陪殿下練箭的人就少說兩句。」


笑聲穿過林間縫隙隨著搖曳的火光往夜空而上,在黎明來臨前的黯淡星光中,帶來了一絲希望。



评论(2)
热度(38)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