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承諾

*時間點大約漫畫第三集左右

*應該還是達亞為主



「沒想到殿下這麼大了,還會讓我看到你的淚水。」


「哪時…哎哎!」被達龍提醒了尷尬的事,亞爾斯蘭瞬間面紅耳赤。雖然說是真情流露,但在當時還不是那麼熟稔的軍師面前落淚,回想起來也還是有些羞恥。他別過臉,聲音有些倔而悶。「因為真的很難過嘛!現在被你這麼一提,想起來也還是很傷心。」


馬蹄聲靠近了些,達龍從左後方稍微加快速度與亞爾斯蘭平行並進,若亞爾斯蘭此時回過頭來仔細看,會注意到達龍的眼神有些閃爍。「感情豐富且真誠,這是殿下的優點,我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想說,見到殿下晶瑩淚珠滴落的那一瞬間,他的心像是被絞扭住般疼痛,若無旁人在場,他會立刻上前將殿下擁入懷中安撫,他很感謝殿下以真心回報自己伯父的死,弒親之仇很痛,但殿下落淚瞬間的窒息感,讓他訝異於自己原來也有這麼不捨的情緒。


剛認識亞爾斯蘭時,殿下還是個小小孩,偶爾不開心、摔了跤、挨了罵,哭一哭都是常有的,但宮廷冰冷且限制重重的生活下,逐漸成長的殿下,哭泣時間越來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多的無奈苦笑。


他本以為男兒有淚不輕彈是應該的,尤其是個崇尚軍武的國家裡,男孩子輕易落淚更是件會被嘲笑的事情,況且殿下身為一國之王子,已經夠常被批評缺乏其父的勇武氣概,再被知道這些把柄,將更惹國民笑話。


結果在看到亞爾斯蘭為了忠誠的老臣再次流淚時,他發覺自己除了親情之殤,也恨讓殿下流淚的人。


「為了理想而死,在戰場上捐軀,對軍人而言是最好歸宿,況且還有殿下替他哀悼,我相信伯父若地下有知,必定沒什麼遺憾。」


「可是我有遺憾啊!」亞爾斯蘭轉過頭,眉心和鼻頭還有些紅,顯然被提醒了難過得事情又壓抑著過,夜色之瞳帶著溼潤卻光彩熠熠。「達龍,不要再跟我說什麼為了我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的話,我不要聽。」


「那我該說什麼?」


「我要所有人都活著。達龍,你能承諾會活著嗎?我需要你,所以你要一直在我身邊。」亞爾斯蘭朝著達龍伸出手指著,說罷自己卻先發覺哪邊不對而啞然失笑。「嘖!都你突然提起的,害我說了奇怪的話,比起擔心戰力超群的你,我好像該先擔心自己…」


「臣知道了。」達龍動作更快,攫住亞爾斯蘭想要逃走的手拉住。「達龍承諾殿下,不管殿下去哪我都一定跟隨左右,殿下在,我就會在。」


鞠躬盡瘁,不離不棄,不光是為了讓他們共同悼念的巴夫立斯老將軍,更是為了彼此共同的目標。達龍堅定的握了握殿下比自己小上許多的手,藉此傳達自己的意志。








「你們告白都不挑場合的嗎?」在後方早已聽不太下去的奇夫雙腿一夾,策馬超前到亞爾斯蘭另一側,拋出了全王都婦女都無法抵抗的魅惑眼神。「殿下,比起老想單挑五萬人的危險臣下,您不覺得跟我做出相守終生的承諾比較容易達成嗎?」


話聲未畢,一枝飛箭已經緊貼著奇夫鬢角飛過。後方豔麗冷漠的女神官緩緩再度搭上第二箭。「請不要跟殿下講些不三不四的話!」


已經見怪不怪的那爾撒斯和耶拉姆對視嘆氣而笑,『所有人都活著』,虛幻又明確的遠景,正如天邊那燦爛的日光般,難以接近,但失之則大地了無生氣。


『就來看看誰能守著承諾到最後吧?』跟上天真卻堅強王子,他們彼此共勉著。


评论(2)
热度(22)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