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負負得正 2》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我以為可以上下篇寫完結果居然不!

**這次是新田X猿仔的歡喜與哀愁(????)




「可惡──!」

猿渡俊助的暴怒吼聲今天已經不知第幾度在球場響起。

今天的狀況特別壞,投出去的球失誤連連。如果平時只是準度不太穩定,那今天就根本是被奶油抹了一手,連好好把球投出去都有問題。而且猿渡一急躁起來,動作越發粗魯亂來,小小的棒球也隨之像有到了青春期鬧叛逆,更加不聽控制。

手套被重重摔在塵土中,激起一片黃沙。見到熟悉的畫面出現,原先在一旁熱身的新田忍不住皺眉朝搭檔喊,「猿仔,不可以這樣對待手套,要好好愛惜啊!」可想而知的這提醒只是反效果,一整串九州腔隨即追罵了回來,讓新田巨也只能苦笑著搖頭。

「今天似乎不適合練習呢!」休息棚內,小倉炸烏龍麵團的經理小百合闔上紀錄選手練習的資料夾,喊了新田。「讓猿渡先暫停吧!適度的休息,調整狀況也是必要的。」

「我也想呢,不過那傢伙看起來沒這打算。」新田嘆了口氣,望著還是不死心繼續撿起球來亂投的猿渡,銀灰髮絲都因為汗水而黏在額頭上,專注的眼神讓人不忍心喊停,但飛出去的球勢卻又那麼糟糕,簡直像新手剛上球場一般。

今天一大早猿渡就好像跟哪尊神明犯了沖,原本興高采烈逼著新田陪他去麥當勞吃早餐,結果拿到的漢堡剛開盒,沒疊好的起司片馬上投奔自由滑出盒子外。接著是薯條付的蕃茄醬包居然沒有缺口,猿渡索性破壞包裝亂咬,結果醬料噴射的猿渡一臉一身,宛如剛去殺完人回來,慌忙之中新田伸手去拿盤子上的衛生紙想替猿渡擦擦臉,卻意外袖子鉤到吸管而打翻可樂,棕黑色的氣泡水滴滴答答自桌面氾濫成災,毀滅了猿渡原先倖免的褲子,而還沒吃到的薯條、漢堡就這樣在可樂汪洋中溺斃,變成味道詭異的廚餘進了垃圾桶,

幸好,今天早上的預定是要去棒球場練習,所以額外帶了球衣,新田強忍耐著車內洋溢滿可樂與蕃茄醬混合的美式氣息,以及旁邊眼神死透明顯正在累積殺氣值的猿渡,用最高速度驅車前往球場,只為了能盡快搶到更衣間沖洗。不料,假日的路上車多擁擠,平常十五分鐘能到達的路程,硬是被車陣多堵成半個小時。好不容易到達時,更衣間外居然擺了牌子『因管線維修因素暫不提供使用』,根本是在跟他們作對。

「所以,後來怎辦?」小百合抿著嘴笑個不停。

「幸好廁所沒停水,只好將就用洗手台洗了。」新田仰天長嘆。光著屁股直接在廁所洗手台旁用毛巾洗澡,猿渡覺得沒什麼,能把好奇圍觀的都嗆了出去,可他新田還真沒這麼厚的臉皮啊……

「雖然是這麼說,你還是幫他把衣服洗好了吧!」小百合用關愛的眼神瞥了新田一眼,彎下腰笑個沒完。

被說中了狀況,新田只能聳聳肩,他就像猿渡的老媽子啊不然能怎辦?讓猿渡自己洗的話,難保連水龍頭都給整個扭下來了,以他今天的狀況,什麼不可思議的bug都有可能發生呢!

「不然這樣吧!我這邊有個很簡單的委託,就讓猿渡去做,如何?」

「咦?這樣好嗎?」新田訝異的連連擺手。小百合在道上也是名氣響亮的暗殺高手,會找上她的委託都不是些簡單事情,需要心思細膩的布局後再行動。她的任務交給一根腸子通到底的猿渡,怎麼想都不妥。

「沒關係的,這個算是人情關係接下的小委託,不是我做也沒關係。」小百合含糊的敷衍過去。她也是和警方那邊多少有些合作,彼此一來一往算是合作愉快,但偶爾也有和警方相互衝突的委託,此時就只好透過人脈欠點人情,這個小委託便是這樣為了人情債而冒出來的。

「啊───!好想殺人!!」猿渡的暴怒再次從場中響起,這次他似乎又投壞了。

小百合體諒的朝新田眨眨眼,與其讓猿渡在運動場上亂鬧瞎搞,不如就真的讓他去砍砍警方想要消滅掉的麻煩人物,替世間做點好事,說不定積滿功德厄運就會退散了。

作為猿渡的經紀人兼同居夥伴,這樣的機會如果再不接下未免不識時務,新田感動的伸出手與小百合用力的握了握,合作愉快。


++



小百合轉過來的任務,是要解決掉一個姓佐野的男人,目前無業,曾經是補習大樓的清潔人員,但因為偷拍被學生舉發而被迫離職。原本偷拍所犯下的罪刑還不算太重,一般而言關個一個月就能獲釋,然而佐野是個學不會教訓的慣犯,自從被補習班辭退之後,短短半年之內一而再再而三的進出警局,似乎已經以此為志業,甚至還有了擴大拍攝區域的趨勢,頻繁出沒在車站、百貨商場等熱鬧的地方,並且架設付費網站將拍到的畫面提供下載,受害人數不斷增加中。

「這什麼人渣啊!警察真是一群廢物,這種人直接開槍打死,再說他拒捕不就好了?」猿渡咬著彌補早餐用的便利超商土司(新田表示無餡料比較安全),冷笑著把手機丟還給駕駛中的搭檔。

「警察嘛,被法律綁手綁腳的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啦!」新田附和著,忍不住說起風涼話。「不過也多虧他們的沒效率,讓我們這行有錢賺囉!」

作為殺手仲介,對於法律自然有所研究,越是了解就越對於法律的無力有所體悟,為了公平性而將規定詳細羅列,卻反而成為想鑽漏洞者偷機的依據,再加上曠日費時的審查開庭,最後卻都盡量以人性本善為原則從輕量刑,這對於受害者而言根本就不公平。

也正因為這樣,殺手這行才會一直存在。雖然許多時候,他們處理的對象彼此不過是無聊的私怨,但也不乏像這樣已經成為亂源,法律卻無可奈何的角色。

偷拍還販售,已經影響到他人名譽,警方卻為了怕引起社會不安而只能形式性的提醒民眾小心,根本不能嚇阻佐野這種變態。真要嚇阻他,唯有震撼性的一擊,才能讓他知道自己錯的多惡劣、多離譜。

「講這麼好聽,應該是因為他惹到誰了?拍到不該拍的,才要被做掉吧?」

「正是如此。」新田有些欣慰,猿渡雖然看起來沒怎在思考,腦筋卻也沒真的遲鈍去哪。「佐野最近偷拍了一對情侶在廁所辦事,還提供下載,女方因此得了憂鬱症,天天鬧自殺,男方就鐵了心要滅口了。」雖然小百合沒有明說,不過既然由警方委託殺手,這對情侶的背景恐怕也非官即富,一言以蔽之就是有管道和財力找殺手解決問題的。

「所以猿仔今天的任務就是把這傢伙殺掉,屍體部份我已經聯繫了業者,你完事後再通知我即可。」

「知道啦!跟平常一樣是吧!」吃完了相對安全但麵包屑掉了滿地的土司,猿渡抹抹嘴伸手去拿飲料。安全考量下今天他拿了平常最討厭的綜合果汁塑料罐,想說凡事逆著習慣來應該會稍微好一些,果然逆向操作有效,截至目前為止一切安好。猿渡小心翼翼的扭動瓶蓋,用上平日絕對、破天荒都不曾用過得緩慢輕柔動作開罐,嗑啦啦啦啦,瓶蓋緩慢的被轉開,一切都還正常,就剩下最後一點點……咔、平安開啟!將瓶蓋字瓶口移開時,果汁一滴都沒有濺出來,猿渡幾乎要流淚了,今天只有果汁最配合他,以後他不喝可樂,要天天喝果汁以示感恩………

『叭──────』轉折總是一秒之內就出現,新田死命壓住警告喇叭並猛踩煞車,車體緊急停止下反作用力使得兩人猛向前撲再被安全帶強制勒回,車前差點被撞上的年輕男子戴著全罩式耳機,大難不死之餘邊跑開還憤怒的朝他們罵咧咧不知道在說什麼。

「混帳!!」猿渡悲憤望著手上今天唯一配合自己的果汁,已經潑出去大半,直想立刻下車去宰了那個殘害他果汁的兇手。

新田艱難的扶住額頭,他的車子前幾天才保養過,這下又要去請人清理清潔了,可樂蕃茄醬加麵包屑和果汁連番肆虐他的愛車,新田巨也此刻只想懷疑一下人生。

「欸……猿仔,你在這下車吧?」總之,先把禍源清除。

「啊?這邊?距離筑紫通不是還有一點距離嗎?」

「差五個街口,你從這裡筆直走下去就會到了。」新田已經打開了門鎖,趕人下車的意謂非常明顯。猿渡還想抗議,但看著新田推著鼻樑上的眼鏡,鏡片反光熠熠發亮,似乎在阻止猿渡追問原因。

「呿,知道啦知道啦!咱這就下車。」反正猿渡也想要快點找到該宰掉的對象,趁機發洩一下今天倒楣到底的怒氣。他跳下車拍拍身上的麵包屑,還在張望附近路況,身後新田連忙油門摜底加速逃走。

「跑那麼快幹嘛,咱不過是打翻個果汁……啊!咱的刀!咱的手機!混蛋阿巨你給咱停車!」



++



假日的午後,火車站前筑紫口一代比平日更加人潮湍流,商場內一群群歡快的年輕女孩在琳瑯滿目的衣飾櫃台間流連,咖啡店以迷人的香氣吸引行人駐足,不遠處公園裡則不時傳出兒童嬉鬧的尖叫和笑聲,一派和平悠閒的景象。

忘記帶刀的忍者潛伏在人群裡面,若無其事的隨著號誌亮起踏上斑馬線。

雖然沒有帶刀,但猿渡相信自己在肉搏戰方面仍是頗有實力,況且如果能順利入侵到佐野家中,肯定能找到合用的刀剪之類利器,所以武器一事搆不成什麼麻煩。

回憶著剛才在車上看到的地圖,猿渡轉過街口,鑽進巷內,找到了佐野所居住的五層樓集合式套房,米色外磚牆透著灰,顯然是有些年紀,一樓外停滿車輛,似乎還額外車位出租中,可以推測進出人口管制不會太嚴,說不定連門鎖都是舊式的,這讓猿渡稍稍欣慰的揚起嘴角。

從公寓左側通往電梯的走道入口往內望,走廊天花板上設有一個監視器,推估了監視器角度後,猿渡假裝在等待什麼似的於門口附近踱步,邊觀察有無住戶進出,不過都只聽到偶爾幾聲較大的交談聲響穿透隔音效果太差的牆壁傳來,倒是沒有看見人進出。

猿渡不敢停留門口太久。由於一連串的倒楣狀況,導致他今天是穿著球衣來處理委託,上面還印有球隊名稱,雖然他用手交抱在胸前遮住字樣,但背後若是被拍清楚了還是挺麻煩。猿渡決定放棄電梯,改走監視器拍不到的安全樓梯。

他的選擇是正確的,平日僅供消防檢查用的安全樓梯完全沒有監視設備,也沒有任何住戶使用,除了安全照明的微弱電子音外,只有猿渡一個人的腳步聲在階梯間迴盪。

根據剛才新田的說明,佐野是個特定時間才出門的男子,多半是晚上才溜出去,白天則都在家中睡覺,而且經常用衣服連帽蓋住、低著頭匆匆來去,有時連續多日不刮除鬍渣,也幾乎不和鄰居打招呼,因此雖然搬到這個公寓已經一年多,卻沒有幾個鄰居認得他。或許這是他為了阻隔了鄰居把他和新聞上的偷拍事件做連結的保護措施,畢竟一個外表不討喜、陰沉的人,誰也不會有興趣去接觸。

推開安全門,猿渡立刻就看見目標就在眼前。

佐野正低著頭鎖門,或許是帽沿遮住了視線,使他沒有注意到走廊盡頭的猿渡正在望著他。他只是一圈一圈謹慎的轉動鑰匙鎖好兩層鐵門,然後把鑰匙收進背包,還確定似的捏了捏放鑰匙的口袋,然後才匆匆向電梯方向走。

──可惜不是要進入家裡,不然更簡單就能解決。

猿渡在心中再次暗啐了口今天的衰運,默不作聲的移動腳步跟上目標,一同進入電梯。

電梯有些狹窄,兩人站在梯內空間的對角上。為了掌握電梯控制權,猿渡站在按鍵這側,佐野則站在內側並轉過頭去朝著半身鏡擠弄鼻子,還打了個呵欠,完全不知危機將至。

電梯門緩緩關上,語音貼心響起提醒著乘客電梯開始向下。

──要不是沒有帶刀,咱在這裡五秒內就能解決了。

猿渡再度於心中怒吼。然而目前狀況就是沒刀可用,用勒頸的方式會耗太多時間,猿渡決定先揍昏佐野,再把電梯按往上樓,把他架回家裡解決。

計畫確定,開始行動。猿渡稍微伸展了一下四肢假意伸懶腰,眼角餘光確認佐野依然垂著厚重的眼皮在說揉鼻子,他一腳向前踏出,正準備要伸出拳頭時,電梯門卻在三樓打開了。

「真是的這電梯實在有夠慢,電梯公司還跟我說換零件也沒用,一點責任心都沒有。」一名年約五十幾歲,身材渾圓壯碩的女人背著名牌肩包,手提兩袋垃圾,以氣勢萬鈞的魄力踏入電梯之中,直接卡位站在猿渡和佐野的中間。

猿渡原先已經揚起的手硬生生的被這突發狀況壓制,只能沈住氣改而轉到肩膀搥了搥。越過中年女人的肩膀,他意外的發現佐野居然神色慌張,似乎相當懼怕這位大媽。還在猜測著,大媽已經朝佐野開口,嗓門之大讓整個電梯內都是回音。

「佐野先生你這個月房租到底能交了沒?欠十天了啊!」

「對、對不起,我還在找工作,我盡快。」佐野的肩膀整個都聳起。

「找工作?你以為我沒看到新聞?你又幹什麼去了?好手好腳的不去工作連男孩子都騷擾,你怎做得出這種事?」

「那個是……」聽到新聞,佐野眉心瞬間糾成一團,似乎想辯解,然而這樣反倒激怒了房東。

「是怎樣?你還不是看人家漂亮才去偷拍,拍了發現是男孩子才慫了吧?」房東大媽越說越大聲,幾乎要震聾佐野耳朵般逼近他。

「我……」

「廢話少說,你這週房租沒給我就準備搬家吧!拿去,垃圾幫我帶去便利商店倒掉,記得要分類啊!」大媽罵完把兩袋垃圾塞到佐野手裡,推推搡搡著把他趕出電梯,自己也大搖大擺跟著走出去,留下傻眼的猿渡呆站在電梯裡目送目標被護送著遠去。



++



「什麼?被跑了?」

電話那頭新田開始發出難聽的乾笑,似乎對這樣的結果已經不意外了。

「笑屁啊!你馬上給咱想辦法找出那傢伙的行蹤,立刻!」電話這頭的猿渡,氣急敗壞的朝話筒怒吼。後方好心出借電話的酒吧店長,悠悠提醒他克制點別捏碎話筒,猿渡才不甘願的放鬆緊握的拳頭。

今天猿渡真的沒有一件事情是順利的,連想殺個人都能被個大媽阻礙,莫非是之前都太過好運,把積累的運氣值都耗光了嗎?

下午時,明明已經確認了目標,也即將要出手,目標佐野卻被半路殺出的大媽半挾持著拖著兩袋垃圾離開電梯,雖然猿渡只猶豫了幾秒立刻又跟上去,並且小心的跟監了一段路,但房東大媽似乎沒打算放佐野一個人,先是壓著他在便利商店外打開垃圾袋分類,接著又強迫佐野一起到附近貼滿『緊急招募!日結、週結可』『無經驗也OK,時薪1100円』『不用履歷,交通費支付』廣告的人力派遣公司去接洽,大概是在逼他找臨時工作,好確保能收到房租。

──不用麻煩了,咱直接斃了這傢伙,歐巴桑你改租別人會比較快。

猿渡此時心裡的吶喊已經從煩躁轉而悲憤。他只是個想完成任務的普通殺手,完全沒想和地表最強生物歐巴桑對決,拜託行行好放了他的行刺對象,讓他送這個不可能改正的偷拍變態去死行嗎?

「你既然都盯著,那是怎麼讓他跑了?」

「咱就不能……去上個廁所嗎?」猿渡心虛的說出實情,電話那頭再次傳來新田厭世的乾笑。

只不過是去上廁所一下、不到兩分鐘時間,還在同一棟大樓的一樓裡,原本猿渡很篤定出來時佐野肯定還在派遣公司裡面商談,卻沒想到事與願違。

整個博多區這麼大,想立刻找到某個特定對象,恐怕還是要依靠之前委託過的某位駭客了。雖然他的急件加價金額可真不客氣,但卻是訊息最精確可靠的來源。

「唉──」新田長嘆了口氣,雖然感覺很可恥,把一個簡單的小任務搞砸成這樣,但替自家殺手收拾爛攤子也是他這個仲介的責任。「我知道了,我這就去聯絡那位幫忙找出佐野行蹤,然後到酒吧去接你,你就在那別亂跑。」像是爸媽在交待小孩子一般,新田又追加了一句「不要喝可樂,也不要碰任何東西喔!」

「來不及了……」猿渡用肩膀挾著話筒懊惱的說著,手掌已經被開罐失敗的可樂淹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篇別稱《猿仔與他糟糕的一天》。第一次寫猿仔,意外的是個超失控(自己往搞笑路線奔馳)的角色啊wwwwwww

下集要把新猿和馬場林兩線交會回來了,希望能順利完結這故事。


 
评论(2)
热度(38)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