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負負得正 1》

**因為北海道一則新聞:偷拍狂與女裝男子同時在女廁被捕,而炸出來的腦洞。

**稍微會扯到外傳的事件,然而應該不影響閱讀……應該。

**理所當然的馬場林





『警方今日上午於福岡三越女廁內,同時逮捕一名偷拍狂與女裝男性,偷拍狂佐野已經是累犯,供認不諱表示,自己已非第一次偷拍,實在是癖好治不好才一再犯案,並憤怒表示若非誤拍到男性,也不會驚聲大叫而失手被逮。而被偷拍的女裝男性則表示,自己只是興趣穿著女裝,進入女廁也不過是避免引起男廁騷動,然而警方並不採信他的供詞,正在進一步調查……』


關掉新聞畫面視窗,榎田在電腦螢幕前笑到前俯後仰,完全無視後方林憲明的滔天殺氣,先是搥桌頓足然後在椅子上滾成一團笑到飆淚,中途一度嗆到口水,但依然沒有止住笑聲還反而變本加厲,最後是林受不了直接把小刀架到他脖子上,榎田才收聲停止狂笑。

「哇噢好兇,你冷靜點!」嘴角以討厭的角度高高揚起,榎田瞇著眼盯著眼前氣到臉色發白的現職殺手。「所以你跑來找我,是要調查那個偷窺狂的資料,然後幹掉他?」

「廢話少說,立刻把資料調出來!」

「急件加成收費。」

「隨便你。現在就查,立刻!」

「牽涉刑事案件加收5%。」

「囉唆,給你就是了。」

「需要通知監護人嗎?馬場應該今天還沒看到新……」榎田還沒把話說完,小刀已經插在桌面上,刀光閃閃威嚇力十足。

「你廢話完了沒?」

「好、好,我這就開始查。」榎田絲毫沒有被嚇到,悠哉的吹了聲口哨,開始調出監視器畫面作人臉辨識。

林憲明鐵青著臉站在一旁看榎田搜索資料。他許久沒有憤怒到這般腦子充血以至於開始暈眩,被偷拍就算了,還鬧到警察來逮人,幸好有好友刑警重松先生立刻趕來幫他解危,他恰巧今天也沒帶武器在身上,才能夠安然從警局離開,不然以他的假國籍如要認真追查起來,恐怕連家都回不了就準備面臨遣送出境。

好不容易從一個危機逃離,本以為事情能就這樣算了,卻沒想到當時在廁所被警方圍堵問訊時,居然已經有路人偷拍了畫面,並且賣給記者播到今日的地方新聞上。即使偷拍畫面很模糊,認識他的人也絕對可以辨識出來,那個畫面中棕色長髮、不耐煩回話的女裝男子就是林憲明。

──根本人生恥辱!

平常林都是趁男廁沒人的時候去男廁上廁所,順便迅速整理頭髮和補妝;如果男廁有人,才若無其事的改去女廁,反正在女廁隔間之中,也不會有人知道他的真實性別。況且林對於自己的外表非常有自信,自認比大多數女性還漂亮(事實上也是),所以進入女廁根本不會有人懷疑;他也認為自己總是行動迅速,應該不會有在廁所引發騷動的可能。然而沒有想到居然有栽了的一天,還是因為一個可惡的偷拍狂沒事大呼小叫。

──想殺人,超想殺人的!

──那個偷窺狂如果知道自己招惹到的是現職殺手,而且還是個高手,應該會後悔萬分吧!

「啊……你要思考可以,不過可以轉過去那邊嗎?」榎田停下敲擊鍵盤手,重重的嘖了一聲。眼前盤腿坐在他旁邊旋轉式電腦椅上的殺手兼好友,板著殺氣騰騰的小臉,雙手各抓著一把小刀邊思考邊旋轉刀柄,穿短裙還使用如此豪邁的坐姿,可想而知的內褲就直接外露了。紅色四角內褲,明明是女裝愛好者卻在奇怪地方維持男子氣概,這種風格真是讓人敬謝不敏。

榎田很確信林的同居情人馬場已經相當習慣這個畫面,然而他並不想習慣,也稍微同情了一下偷窺狂的感受:當緊張無比的伸出鏡頭,以為自己將要拍到可愛的小碎花內褲、或者蕾絲微透三角褲時,畫面裡卻是煞風景的四角平口褲,還附帶一包女孩子身上不該有的東西,也難怪偷窺狂飽受衝擊下要大呼小叫了。

「嗤……」噢、不好,一不小心又偷笑出來了。榎田趕緊吞了口口水,抿緊嘴唇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

「你笑什麼?」然而林怎會錯聽剛才那一聲輕微的偷笑,他把玩著匕首槍不耐煩的問。「太慢了吧?你平常效率沒這麼差喔?」

「是你今天太急躁啦!嘛、也是啦!遇到這種事情不火大也很困難。」榎田不慍不火慢條斯理的應答著,手上也沒停下工作。「找到啦!這傢伙住在筑紫口,那不是你的老地盤嗎?」

林像騎馬一般跨坐在電腦椅上,上身趴靠著椅背,盯著螢幕上面的地址,仔細記了下來。這偷窺狂居然住在他以前還受雇於華九會時,被分配到的公寓附近,那一帶頗為熱鬧人來人往,今天自己才剛上了新聞,需要低調行事著些。

「蘑菇頭,能跟你借衣服嗎?」今天不適合穿女裝,然而自己也沒有男裝,跟馬場借不是個好主意,兩人身形差距太大,所以要借果然還是得找體型最接近的榎田。

「不要。」

「為什麼?」

「會弄髒。我可不想衣服上噴到血。」榎田愛惜的摸摸衣領,他的衣服可都是潮牌,價值不斐啊!

「………萬一弄髒我會幫你洗乾淨,我很會洗衣服,你看看馬蠢那傢伙以前跟現在對比就知道。」

「嗯,我知道你很會洗,還會打掃環境,然而不借就是不借。」榎田只差沒說出林根本人妻屬性點爆,不過這句還是留心底好,尤其面對今天儼然遭遇水逆的殺手。

「那算鐘點的租用?」實在不想為了宰一個人渣就去買一套男裝,林盤算後咬咬牙。

「成交。」這次,榎田倒是飛快的同意。



++



當馬場走入次郎的酒吧時,跟一群高中女孩擦身而過,由於年齡與酒吧的不相襯,使馬場忍不住回頭望了女孩們的背影一眼。

這些如雀鳥般步伐輕盈的女孩子們會來到次郎的酒吧,估計是委託事件來的。這麼青春飛揚的年紀,會有什麼仇恨非得需要專家出馬呢?

果然是人人都有自己的煩惱啊!馬場搖搖頭拋開雜念,跨入酒吧。次郎正在整理吧台上的玻璃空杯,見到朋友來訪,親切的打了聲招呼。

「今天沒跟小林一起?」

「他一早出門逛街去了。」馬場困擾的搔了搔蓬亂的鳥窩頭,坐到吧台前。「事實上,我今天是來問你意見的。」

「怎麼,跟小林吵架了嗎?不行喔要好好相處喔!」次郎邊擦著酒杯,邊朝馬場眨眨眼。「能找到相愛的人不容易,有什麼事好好說開,小林是好孩子會懂的。」

「呃…不是啦!為什麼你們老要往那方面想。」馬場無奈的苦笑著趴在桌上,他才不會沒事跟林吵架呢!林這麼可愛,每天都花式可愛爆擊讓他連連敗退血槽清空,哪還有時間吵什麼架?

「那不然你們發生什麼問題?哎呀討厭,不會是要來問色色的事情吧?這方面去問馬丁會比較清楚喔?」次郎翹著小指一臉含羞帶怯。

「當然不是那方面事情情啦!」馬場抱住頭猛搖。不是跟林之間的事情,是更麻煩,自己遇上跟蹤狂了。

堂堂仁和加武士居然會被跟蹤狂纏上,次郎趕緊看了一下月曆,今天不是四月一號啊?

「哎,就是你上次處理那個委託啊!」馬場見次郎狐疑的眼神,嘆口氣提醒他。「你上次不是處理一個因為借高利貸而到處詐騙結婚的女性嗎?我也因為委託要跟監她,算是無意間救了她,結果接下來就慘了。」

「美香子嗎?」次郎回想了一下那位太過愛作夢的女性,成天不切實際的幻想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連次郎布局欺騙她讓她體驗被騙婚的痛苦時,都忍不住為這女人的腦洞能力感到讚嘆。

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次郎點點頭同意,如果是那位的話,確實很有可因為對拯救自己的恩人抱持太多幻想,而變成麻煩的爛桃花。

雖然很困擾,但是基於對方是個殺手圈外的普通人,馬場並不想用太兇殘的方式嚇阻她。但很快的馬場就為自己的客氣吃上苦頭,美香子不知道用了什麼方式問出馬場的事務所位置,三不五時就裝作路過般突然出現在附近,甚至堅持說自己是順路,硬要跟著馬場一起搭地鐵去棒球打擊場,才若無其事的道別。甚至還突然在便利商店裡跟馬場熱情打招呼,即使馬場強烈表示自己毫無與她深交的打算,美香子依然故我得出末在馬場周遭,種種裝熟的行為都讓馬場感嘆比起趕人、殺人還比較簡單。

「哎呀,真是討厭的發展呢!不過這種類型不是只要打破了幻想,就能夠一勞永逸了嗎?」

「總不能因為這樣,就讓她看見渾身鮮血仁和加武士吧?」馬場苦笑連連,博多傳說為了這樣就自主出動,會變成博多裏圈內的笑話吧?而且以那個幻想過度的女人而言,說不定會是反效果。

「我是說另外一種幻滅喔!」次郎用食指拋了個飛吻當暗示。「請林幫個忙不就好了嗎?」

「我有啊……」馬場沮喪的把整個頭垂放在桌上,亂髮全耷拉下來,因為臉頰貼著桌面而講話音調變得有些含糊。

他可是非常認真、困擾至極的跟林敘述了整個狀況,結果林只給了不置可否的『喔!這樣啊!』這種回應,臉上表情也看不出喜怒,然後就抱著整堆的髒衣服去洗了,馬場示好的問要不要幫忙時,還被林趕回沙發上看電視,別來陽台礙手礙腳。

「哇噢……」次郎微笑著同情起來,這反應很林憲明,非常地。

然後馬場趁著晚上吃飯時,主動問林接下來幾天能否跟自己『寸步不離』,好讓他盡快讓對方死心。然而呼嚕呼嚕吸著麵條的林只是平靜的列出自己的行程,要去逛街買夏裝、要去福岡三越吃初夏限定的哈密瓜牛奶杏仁凍、源造老爹有給個稍微麻煩的委託代辦,背後意思很清楚──沒空。

「好糟糕噢……」次郎蹙眉掩著嘴小心不要讓自己笑得太明顯。

今天早上等馬場醒來時,林已經早早就出門去了,打了幾次手機也沒有接,顯然是真的不想理會馬場這個爛桃花。

「就說嘛!你們果然是吵架了。」無視著馬場從垂落的瀏海中投射出來的抗議眼神,次郎胸有成竹的做下定論。



++



假日的街道人潮和車流都比較繁忙,雖然天氣已經轉熱,林憲明依然穿上運動外套和棒球帽,把長髮隱藏在衣服下,低著頭匆匆走在路上。

跟榎田租來的衣服果然如預期般合身,而且相比起馬場的品味,榎田的衣服至少風格上不至於那麼讓人倒彈,只要稍微挑選一下色調搭配,就是舒適又有格調的休閒風格。

不只衣服品味好得多,而且榎田根本google的具現,問什麼都能得到答案,還會做定位追蹤器、監聽器、炸彈,真是太有用了。

「而且沒有爛桃花。」被自己一不小心稍嫌大聲的自言自語嚇了一跳,林趕緊不動聲色用目光確認四周沒有人注意他,繼續維持著正常速度行走著。

想到馬場昨晚居然因為這樣要求能否接下來幾天都陪著他,林憲明就覺得窩火。要那麼熱心多事,就自己收拾爛攤子啊?

──那種女人,板起臉來凶狠的拒絕,甚至亮出刀子威脅,不就能解決了嗎?耗那麼多心思幹嘛?

雖然那天他因為沉迷於高級餐廳的食物,選擇丟馬場一個人去追蹤美香子,他則繼續待在餐廳內享用美食到最後,不過即便他當時也在現場(並且身著漂亮的洋裝還喬裝的身材火辣),以美香子那種花癡女性,動不動就一見鍾情來說,恐怕也會是一樣的結局吧?

「啊…不過我好像也……」林在紅燈前的街口停下腳步,煩躁的胡思亂想。

在以為自己要死掉的時候被馬場的溫柔多事救了、然後忍不住喜歡上對方,這部份自己似乎也沒什麼資格說嘴他人。馬場溫軟的博多腔和包容一切似的笑容,還有穿西裝時才會好好挺直的厚實背影,以及總是能突然點醒自己盲點的可靠,讓人一旦沈溺進去就會無法自拔。

「那傢伙明明其實缺點一堆的!」林在心中數著馬場讓他看不下去的壞習慣,生活習慣差、沒有美感、喝醉時會騷擾人討抱、飲食口味單一到貧乏、任性起來時跟三歲小孩一樣拗、一個廁所衛生紙買一個月買不回來就只記得確認明太子庫存。點數完之後他忍不住哼了一聲舒暢許多,不過隨即發現這樣唸完一串缺點,卻還是在意著馬場的自己,還真沒有比美香子好去哪,至多是自己與馬場同居已經超過半年這點勝出。

察覺自己居然能夠多少同理美香子的心情,並且從中浮現一絲絲優越感,林就忍不住莫名對這份心思感到羞恥與煩躁起來。


綠燈亮起。林混入行人之中,跟隨著倒數讀秒往下一個街口前進。

因為這件事情讓他心神不寧,失去了平日的警戒,於是在今天逛街時,絲毫沒有仔細觀察四周狀況,就走進百貨公司的女廁,才會被偷拍並且鬧上新聞。

「希望馬蠢那傢伙,最近都專心看體育新聞就好。」猜想著馬場看到新聞後會有什麼反應,林搖頭忍不住惱怒著低喃。

巡著榎田給的地址,林來到偷拍狂住的公寓前。筑紫通附近高級商辦和飯店林立,原本林還擔心若是新式公寓的保全較為嚴謹,要入侵不容易,幸好這是一棟五層樓的集合式套房,外型看起來已經比較舊,也沒有先進的電子磁扣感應鎖,甚至連電梯都不需要磁卡或密碼,這給了林不少方便。林站在電梯口從帽沿偷偷觀察環境,雖有監視器,但拍攝角度再加上林的站位,肯定無法穿透帽沿拍到臉。兩台電梯一台上一台下,速度頗為緩慢,讓林有些焦躁。

「洗乾淨脖子等著,偷拍混蛋。」強迫自己把心神收凜,林握緊運動包的提袋,踏入終於降到一樓的電梯。

接下來的過程都算順利,興許是假日時分,雖然街道上人很多,但公寓內的相對安靜,一直到林走到偷拍狂的家為止,沿路上都沒有遇見其他住戶,這使得事情變得簡單許多。

當然,公寓樓層間仍是偶有人聲自隔音不好的門扉牆壁傳出,因此林仍舊小心翼翼。確定了廊上無人,林走到門牌掛有佐野的房間前,按下門鈴。

門鈴聲音自門後響起,沒有人聲、更沒有腳步聲。林再一次確認性按下門鈴,但還是無人回應。兩種可能,一個是屋內無人,另一個可能是拒不開門,無論哪一項都只能強行突破。

這也沒有什麼困難,在工廠的那段訓練日子裡,開鎖是項基本技能。林拔下瀏海上的髮夾折好角度探入鑰匙孔,輕易的解決了問題。

房內沒有開燈,因為窗戶也關著還拉上窗簾的因素,悶出一股溽熱霉氣。拔出匕首戒備,林厭惡的咂咂嘴,用最快速度將房屋內部檢視一圈,一廳一房的狹窄空間內,明顯不可能偷藏著人,選項刪除到只剩下姓佐野的偷拍狂尚未回家這項。

記得他從警局離開時,那個傢伙也已經被警方暫時飭回候傳,到底會跑去哪呢?

謹慎起見,林連陽台、衣櫃都全部確認完畢,生活的痕跡很明顯,可以確認此處是有人長期居住,但的確是撲空了。

今天恐怕是佛滅日吧?被偷拍就算了,想逮住偷拍狂還堵不到人,運氣未免太背。

正在惱怒時,林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把正專心思考的他嚇了一大跳,打開一看是源造老爺子提醒他委託時限快到,得盡快去完成任務。

知道自己沒時間在這裡等對方回來自投羅網,林氣憤低吼著收起手機,決定先用破壞給對方一點警告,改天有空再來收拾他。



++



餐廳之內,今川頻頻看著手錶,約定好跟他在這裡見面的銀行業務,已經遲到十分鐘了。

今川是升學補習班的負責人,最近正接近暑期招生的時節,原應忙到不可開交,然而資金週轉的問題使他不得不在百忙中抽空約了經常合作的銀行專員商談。因為是個人問題所需,今川擔心在銀行裡討論會面子上掛不住,因此私下約了熟識的業務到餐廳討論。

手錶裡的指針逐漸挪動,今川坐立難安的望著手機訊息,對方從昨天回應他餐廳和見面時間後,就一直沒有再回覆,電話也都沒接,這不尋常的狀況使他相當擔憂。

自己近期已經連續貸款幾筆金額不小的款項,莫非是銀行方面對他的週轉有了疑慮,而不想要來跟他談了呢?不、不可能,餐廳方面確實是業務預定好的包廂,所以肯定是會來的,莫非是路上有什麼耽擱了?

正在今川陷入憂心猜疑之時,一個年輕的男性聲音在包廂外響起。

「抱歉,請問您是今川先生嗎?」

今川連忙抬起頭,包廂門外站了一名西裝筆挺的男性,年紀大約三十出頭,側背著個銀行業務常用的電腦公事包,笑容相當斯文。

「呃,我是。您是?」

「您好,敝姓田中。」男子從名片盒取出一張印有銀行logo的名片,上面的職銜是科長。今川詫異的望著田中,這個年紀就能做到科長的銀行員很少,如果有自己肯定印象深刻,然而自己跟這家銀行很熟,卻對這張斯文的笑臉全無印象,他防備的提問:「我記得我約的人不是你?」

「確實不是,但是石川昨晚急性腸胃炎,上吐下瀉折騰了一晚,現在還在醫院吊點滴,所以無法聯絡您。我也是臨時收到公司通知,下班才趕過來這跟您通知的。」

姓田中的男子看起來笑容無懈可擊,說詞也聽起來頗為合理,但今川仍心有疑慮。他站起身來,收拾私人物品。

「今川先生要走了?」

「既然石川有事,那我只好改天再約他。」今川冷冷的看著田中提出質疑「職員有狀況無法跟客戶見面,你們銀行是都不會打電話或傳簡訊的嗎?客戶資料上不是都有?」

「基於個資保密原則,每個業務分配到的客戶資料不會隨意透漏給同事。我也是昨天剛從其他部門調昇為信貸部的科長,今天就遇到這狀況,如果服務上讓您有不愉快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說畢田中還鞠了個躬,態度相當誠懇。

原來是個菜鳥,而且是臨時救火隊。今川嘆了口氣擺擺手,表示自己不會介意,不過也不想跟田中多談,他拎起公事包走出包廂,筆直的逕自往餐廳門口走。

田中連忙跟了上來。「今川先生,您稍等一下啊!雖然石川住院了,但是我有拿好資料,您想委託辦理什麼也可以跟我說,我會竭誠為您服務的。

「不必。」今川冷淡的拒絕。銀行的借貸必須寫明原因,讓熟識的專員知道就足夠了,他一點也不想把私人的困擾說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哪怕他自稱是石川的上司、銀行的科長也一樣。

他是開車前來的,餐廳的後方就是客人專用的停車場,他頭也不回的前進時,後方田中就亦步亦趨的跟著。「今川先生,在通知上沒能做得更完善是我們的錯,很抱歉讓您不愉快,但是您之前的借貸金額也是讓我們部門倍感壓力,可以的話我也希望跟您當面談談……」

「我跟你沒什麼好談,要談,等石川出院來跟我談。」走到自己車子邊,今川厭煩且絲毫不留給田中多說的餘地,強硬的回絕了。

田中臉上堆滿的笑容一瞬間全垮了下來。「真是的…人家對你滿懷善意時,要好好回應啊!」

「什麼?」

肩膀被強大的力道扳了過去,隨即下個瞬間腹部便接收了猛烈衝擊。今川還來不及反應這突發變故是怎一回事,整個背已經撞在車門上,劇烈的振動讓車子防盜系統啟動發出哇哇警報聲響。

「嘖!」意外出了點小差錯,次郎忍不住啐了一口,幸好接應的紅色小車已經飛快從旁衝了過來,推開車門讓次郎用最快速度把暈倒的今川塞進去。

「走了。」mini cooper裡,駕駛馬場朝次郎使了個眼色,次郎連忙鑽進副駕駛座。



++



林猜想如果自己有本中國農民曆在手上,肯定今天那一欄會大大寫著諸事不宜,出外大凶、運途大凶、作事大凶。

早上被偷拍、下午堵不到要痛揍的對象,現在連晚上的任務都出差錯,要抓的對象直接在眼前被劫走,害他平白在停車場餵了老半天蚊子。

而且那輛揚長而去的紅色車子,自己幾乎天天坐,絕對不會看錯。還有打暈要殺對象的人,雖然罕見的換上西裝,但毋庸置疑是次郎。源造老爺子真是糊塗,怎麼沒早點告訴他,今天要逮住的人這麼受到博多豚骨拉麵團歡迎,人人搶著抓?

三步併做兩步衝出停車場,mini cooper的車尾燈已經在遙遠的彼端。林想也不想掏出手機打給馬場。「馬蠢你們幹什麼!給我把人留下!」電話剛接通,他便朝著話筒那一端爆吼。

『哎呀?林的任務跟我們衝突了嗎?』是次郎熟悉的音調,林聽到旁邊馬場的聲音似乎在說些什麼,估計是馬場在開車沒空接聽,所以次郎代勞了。

「你們要帶那傢伙去哪?打殘就好別打死,我還要跟客戶交差啊!」邊跑邊拿手機講電話還真有點麻煩,險些把手機甩出去。林有點後悔今天跟榎田租借衣服時,沒順便連藍芽耳機都一併借下。

『小林!』這次是馬場的聲音。『放心我們等你,小心點,老地方見。』

既然馬場說了會等自己,那就是一定會等他到才開始動手。雖然很想問馬場怎會跟次郎一起行動,不過電話裡問太麻煩了,還是等到『老地方』,也就是次郎和馬丁經常用來拷問的博多港旁倉庫再說。林按下關閉通話,停下步伐調整呼吸,運動外套已經被汗水浸透,他索性脫下來塞入運動包內,卻發現塞入衣服時壓到硬物,才想到裡面塞了從偷拍狂家拿到的平板電腦。

偷拍狂家裡的電腦,不分桌機還是平板,有上鎖的一律都被林毀掉了,唯獨剩下這台有些奇怪。不但沒有上鎖,而且打開來也都是些年輕女孩子的人名住址電話和興趣等資料。林猜想這些說不定是偷拍狂騷擾過的對象資料,決定拿來還今天重松幫了自己的人情,於是就順手塞進包內帶著。

先處理完委託,完成後要去源造老爹那報備順便吃個宵夜,再約重松拿平板電腦也不遲。排定好要做的事務順序,林攏了攏已經有些散亂的長髮重新綁成一束,朝最近距離的地鐵站跑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都在思考怎樣排事件順序,不像大家那麼會發糖,真希望能多學會製糖的能力(跪)

 
评论(15)
热度(90)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