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少女們的閒聊》

載運著大量鳥肥的駱駝商隊經歷多日趕路後,暫時在綠洲的小市集裡休息。打發了駱駝手們去購買補給品後,作為商隊領隊的妮琪也總算能稍微鬆懈一下,和已經變成姊妹淘的瑪露姬塔王女一起去吃個點心。

市集裡匯聚了東西方的各式甜點,琳瑯滿目的排列在攤位上,考驗著少女們的錢包和意志,兩人在小攤前挑到眼花撩亂糾結許久,好不容易才選定了幾樣後入座享用。

加入薄荷的甜紅茶、果乾和浸過糖漿的甜甜球很快就送了上來,兩人邊喝邊閒聊著,享受這難得的愜意時光。



「妮琪小姐,妳覺得瑪法姆特將軍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被這沒頭沒腦冒出來的問題嗆了一口紅茶,妮琪有些心虛的趕緊敷衍。「不就是個厲害的傢伙嗎?總是能預先想到很遠的事情,雖然有時候會聽不懂他怎做到的,但就是讓人很佩服。」

「沒錯沒錯!瑪法姆特將軍聰明又不失溫和,是個可靠的人呢!不過偶爾眼神有點……也不是可怕,但就是給人感覺……」瑪露姬塔扭著手指,努力思考該怎樣形容比較妥當。

「『千萬別惹到這傢伙!』,是這樣子對吧?」妮琪笑著將夾有榛果的杏桃果乾一口塞入,也遞了一塊給來自百年封鎖國度的王女。「那次在銀色之都,我還真是被他給嚇到,就做一趟買賣而已居然可以驚動好幾個國家,那時候我就在想:『跟著這個人實在太有趣了,接下來還有什麼都儘管來吧!』」

「哇!妮琪小姐真的好勇敢啊!」原本就面容姣好的王女甜甜一笑更是彷彿自帶柔焦打光,閃亮的有些讓女漢子妮琪招架不住。

「也沒什麼啦,瑪露小姐擔任的交涉大臣職位也很不容易啊!話說回來,怎會突然提到瑪法姆特啊?」

「因為剛剛聽到遠方好像有鷹嘯,所以就突然想到了嘛!」

雖然很想吐槽對方『鷹嘯也可以想起妳老爸啊妳爸明明也養鷹!』,但是看見王女臉頰微微泛著紅暈靦腆扯緊裙擺,妮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該不會,妳喜歡瑪法姆特吧?」

「咦咦咦咦?」

看見王女從座位上彈起來,妮琪不禁嘴角抽動差點噴笑出聲。

「沒關係喔我可以理解,畢竟瑪法姆特很聰明,還是個有戰功的將軍,無論跟妳各方面都很相配喔!」

「不是不是,妮琪小姐你不要亂說,我不是那樣想的!」王女急得猛擺手。

「別害羞啊,那傢伙的臉又很俊美嘛!我完全懂!以前聽人家說特魯齊亞專出美男子我還不信,後來一看還真是所言不虛啊!啊、只不過以男性來說他還是太瘦小了些!」

無視瑪露姬塔激動猛搥自己的粉拳,妮琪繼續壞心眼的賊笑。「而、且、啊──」她刻意壓低聲音湊到王女耳邊低語。「那傢伙,穿起女裝比女孩子還要漂亮啊!真是太可惡了。」

「耶耶耶?女裝?」

瑪露姬塔藍灰色的眼眸比平常放大了兩倍,不可置信的握住妮琪的手。「瑪法姆特將軍居然穿過女裝?為什麼要穿女裝?我好想看噢!到底是怎樣的造型?快告訴我!」

看著連珠砲發問,突然雀越蹦跳起來的王女,妮琪也忍不住得意洋洋開始炫耀自己所看過的獨家畫面。「就是金髮的大小姐造型啊!因為不能讓銀色之都的三大商人知道是他,所以就做了變裝。那傢伙從哪裡弄來的假髮我是不知道啦……咦、等等,好像是他本來就帶著的,我不懂特魯齊亞人為什麼會帶著假髮出來做外交,話說回來連裘洛斯和亞比利卡也有,真是太奇怪了啊特魯齊亞人!」

「所以是金色長髮大小姐嗎?」已經開始腦補的瑪露姬塔激動的猛力搖晃著妮琪。「那衣服呢?衣服穿怎樣的快告訴我呀!」

「哎唷妳別搖我了我頭暈……」妮琪趕緊扳住對方過於亢奮的手。「衣服就…和平常的配色差不多,也是白色上衣搭紅色背心,只是下身換成白長裙,有整組的髮飾和項鍊,還配了副紅色耳環,臉上也有化妝,可以說是準備的非常充分了。」

「哇──好想看噢!為什麼我當時不在銀色之都啊!瑪法姆特將軍的女裝造型一定超級可愛的,真希望能親眼看見啊!」瑪露姬塔萬分羨慕的哀號著。

「他可是連假胸都裝了,非常專業,令人髮指。」一想到那對偽裝胸部居然比自己還大,貧乳少女妮琪忍不住恨意值都升了起來。

「居然這麼仔細,我還以為他會直接平胸上陣呢!」瑪露姬塔忍不住掩嘴以免笑得有損形象。

「真是不得了的發言啊交涉大臣……」發覺自己好像打開了王女某種開關,妮琪真不知自己該讚嘆還是阻止對方。

「因為瑪法姆特將軍的腰身很纖細,所以我以為他直接穿女裝就足夠騙人了嘛!妳不這樣覺得嗎?」瑪露姬塔再次用著天真無邪的燦笑講出令人咋舌的話,

「啥?誰知道那傢伙腰身怎樣啊?」

「噢,因為啊……」這次換瑪露姬塔湊到妮琪耳邊講悄悄話。

「耶耶耶耶?裸體?」喊完才發覺整個攤位的人都在瞪自己,妮琪趕緊死命按住自己嘴巴縮回座位上,低聲繼續話題。「所以妳……看完了?正面?背面?由上到下?等等等等等一下、入境檢查不是男性檢查男性,女性檢查女性嗎?」

「當然不是我檢查啊!」話是這麼說,臉上卻寫著『可以的話我也想』,瑪露姬塔也忍不住跟著壓低音量。「當時我急著要去把通關申請文件交給入境檢察官,但是已經開始做入境檢查了,為了怕發生什麼狀況,我就從隔壁房間隙縫……一開始看到那麼瘦的身體上卻有好大的疤痕橫過胸前,我真是嚇一跳……哎呀哎呀、其實我也沒看清楚什麼啦!」說到後來,瑪露姬塔不禁忸怩的掩住臉猛扭身子。

──欲蓋彌彰、越描越黑。看樣子根本是差不多都看清楚了。

妮琪嘆了口氣扶住額頭。「人家是將軍,上過戰場,身上有些疤痕也是很正常的吧?」

「但是,那可是從這兒──到這兒的疤痕耶!簡直破壞了這麼俊秀的身子。」瑪露姬塔不服氣的在自己身上筆畫著,

「哇噢……王女您剛才又出現了危險的發言欸!」妮琪忍不住挑了下眉毛,卻也不禁同意,瑪法姆特那樣纖細的身體居然能在戰場上活下來,想起來也真是不可思議。

「是吧?光想著他曾經經歷過什麼,就覺得心疼起來,真不希望他再增加傷痕了。」

「確實呢!尤其那張臉,看他女裝那麼漂亮雖然很讓人生氣,但是真的很好看哎……」

兩位少女感嘆完畢後沉默的對望幾秒,忍不住異口同聲的哀號。


「「好想親眼看看瑪法姆特將軍的女裝/裸體喔!」」









「哈啾!」正在與同伴商討要事的瑪法姆特,猛然感覺一陣惡寒,打了個超級大噴嚏。

「哈哈哈,看來有誰在想念你啊?瑪法姆特軍人?」裘洛斯用手肘輕輕撞了一下對方。

瑪法姆特疑惑的皺著眉心揉揉鼻子,希望自己剛才那陣顫慄,只是個無關緊要的預知錯覺。




-------------------------

之前就很想寫寫小將軍的女裝,後來猛然想到治癒少女組(!)剛好一個看過小將軍女裝,一個很有可能看過或問出小將軍裸體的詳細,因此決定OOC一篇惡搞wwwwwww

 
评论(4)
热度(17)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