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傳說》

高崖上,碎石間,

那鷹敲擊著長喙致碎裂,

那鷹拔下了尖爪當磨練,

那鷹扯去了舊羽如落雪,

苦痛至極,方能脫胎換骨。

莫為其愁煩,

待月後,他必重新得力,宛如新生。

地上之人仰望啊!

當風起之時,鷹的力必加增無窮,

於新天新地裡展翅上騰。


  --摘自巴魯特萊茵國教聖典《依撒伊亞文書.詩篇.鷹傳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還以為你特地來此是想找什麼資料,結果是這個?」在首都圖書館裡不期而遇的兩人,眼神交錯數秒後,重疊在瑪法姆特手中的舊書封面上。

「嗯,那天晚宴聽蘇雷曼前輩提及圖書館有很多帝國的資料,是您之前整理的,所以想來看看有沒有能用上的。」或許是已經習慣了毒藥將軍總是冷漠到像隨時在嘲諷人的音調,瑪法姆特的熱情並沒有受到挫折,目光依然炯炯有神的亮著。

那是一本帶著歲月痕跡的舊書,封面上裝飾著精緻的手繪花紋,但花紋細部已經褪色不少,磨損到只剩下輪廓。正中央裝飾圖的風格與特魯齊亞迥異,書皮勾勒的文字也不是特魯齊亞文字,而是巴魯特萊茵特有的花體字。

「我不記得你能看懂巴魯特萊茵文。」薩卡納斯冰冷的表情依舊,修長的手臂交抱胸前,背斜頂在高入圓頂的巨大書架上。

「是的。我的確是找到書才發現,居然是巴魯特萊茵文,原本還以為是翻譯本呢!」困擾的翻著已經泛黃且邊緣破損的書頁,瑪法姆特有些遺憾。巴魯特萊茵和特魯齊亞在語源上雖然有相似的字根,但經過了長久各自發展後,兩種語言已經差異頗大。因此這本巴魯特萊茵的書他也只能猜測一二,沒辦法完全讀懂。

「那本書讀懂了也沒什麼幫助,不過是巴魯特萊茵國教的聖經罷了。」

「您能完全看懂?」

「裡面就是些宗教故事,還有對教徒的要求,不過是帝國皇帝拿來約束臣下用的。要說影響力,還不及五首精靈信仰。」細長的紫眸斜視著驚訝的瑪法姆特,薩卡納斯淡漠的指指書架。「與其研究帝國的宗教,不如看些別的更有幫助,地形、經濟、農產、土木技術,這些才是你該看的。」

「這我明白,我也是有此打算。不過這本正好有蘇雷曼前輩提到的、帝國的鷹傳說,所以忍不住就先拿起來看了。」少年攤開畫著鷹鷲插圖的那頁,老舊的紙頁上,插圖的用墨雖然也跟著泛黃些,但精細勾勒的工筆仍使展翅的雄鷹充滿魄力。

盯著插圖上栩栩如生的雄鷹,薩卡納斯的臉色微微一變。「蘇雷曼跟你講了鷹傳說嗎……」




**


在將軍會議確認成立外事局,並由瑪法姆特擔任局長,統籌管理經濟外交事務的當天晚上,按照慣例在大圓形會議場的晚宴廳舉辦了小型的晚宴。除了藉由晚宴祝賀新上任的將軍獲得榮耀,也是藉此機會讓新任局長能在輕鬆的氣氛中與擔任其他局務的將軍交流資訊,展開新工作的第一步。

不過那場晚宴,薩卡納斯缺席了。

「只不過是處理完四將國的小事,現在就歌舞昇平也未免太早。他差不多是這意思。」根據被扔來當代表的蘇雷曼轉述,毒藥將軍向來不太喜歡這種場合。「不過說實話,他那種人太傲慢了,所以也沒什麼朋友,來這種場合應酬他嫌累、別人也累,說不定不來大家反而鬆口氣,哈哈哈!」

聽著同族前輩毫不客氣的批評起上司人緣不好,邊不斷把酒杯逼過來,瑪法姆特感覺額際和背後都被尷尬的冷汗浸濕了。他連連推擋著烈酒,趕緊找話題支開蘇雷曼的注意力。

「我還以為沒有什麼事情能讓薩卡納斯將軍感到棘手的呢!看他總是游刃有餘,什麼都在掌握中的樣子……」

瑪法姆特不得不承認自己相當羨慕那種成熟大人的姿態。雖然在對事情的看法上南轅北轍,但薩卡納斯在自己的年紀時就已經穩紮穩打的建立起情報網,並能藉此牽動世局達到目的,這種縝密的思維是自己望塵莫及的。

自己雖然對於在奇襲的兵法上頗有自信,但論起控制大局的影響力,兩人的程度距離仍是天差地遠。尤其在帝國開始大動作侵略的應對上,更顯示出了薩卡納斯精準又果斷的決策力有多麼可靠。

如今,在卡里路將軍的舉薦下,自己總算也獲得國家級的資源能去實現防止戰爭擴大的願望,兩人的實力距離似乎有拉近了些,但自己未來能替國家、替避免戰爭做到什麼程度,細思起來仍是不安的。

「還是被當小孩子呢……我到底要做到怎樣程度,才能追上那個人呢?」攢緊手中的酒杯,手掌的溫度讓鑲著寶石的金杯微微發燙。瑪法姆特苦笑起來。原本他考慮到自己之後將有自己的外交資源,於是在會議之後,便主動要返還水晶柱,但是被薩卡納斯拒絕了。『是你自己說了大話,所以做出相應的成果給我看吧!』毒藥將軍這麼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錯愕的瑪法姆特站在那。

「不用想太多啦!做你能夠做的就行了,外事局長。」看著陷入煩惱的少年將軍,蘇雷曼豪氣的拍了拍少年的肩膀鼓勵他。「自覺不足,才會有所進步。我來給你說個故事好了:傳說中,老鷹若是發覺自己不夠強,便會自主進行極端嚴酷的鍛鍊。」

翅膀不夠有力,不能一振翅便衝上雲霄,那就扯下飛羽。

爪子不夠尖利,無法一擊就攫獲獵物,那就拔掉吧!

嘴喙不夠尖銳,難以運用於狩獵中,那就擊打岩石敲斷吧!

把舊有不足的一切都拋棄掉,從懸崖上一次次的往下俯衝,像幼鷹學飛時那樣喚起對旋風的恐懼與克服之心。從困境中重生,唯有逼至險境極端,熬過艱鉅的重生之路,才能激發出鷹原就具備的最大潛力,再次扶搖而直上。

因此,每當鷹重生後英勇的姿態在高空盤旋時,地上無人不為之欽佩,也無人不為之感動,而忍不住要將目光與心思追隨著鷹。


「……鷹不會拔自己羽毛和腳爪吧?」撫摸著好像聽懂而露出不滿神色的伊斯坎達爾,瑪法姆特忍不住皺起眉頭。「創作這故事的人肯定沒養過鷹。」

蘇雷曼露出被打敗的誇張表情攤手,「虧你還喜歡寫詩,想像力啊兄弟!這就是個想像故事,寓意也不在叫你追究真偽好嗎?」

「可是這故事真的太爛了啊!什麼敲碎嘴喙,敲碎就不會重長了好嗎?」瑪法姆特說完,不只伊斯坎達爾,連卡特莉娜都跟著低鳴了一聲表示抗議。

「這故事,應該,是在說要拋棄舊思維,才能積極挑戰極限吧?」

卡里路將軍鑲著紅色大寶石的圓帽突然從兩人中央冒了出來,把兩人嚇了好大一跳。

「新局長初上任的晚宴不去跟大家多聊聊,居然在這聽故事,瑪法姆特你這樣不對呢!」老將軍樂呵呵的拍拍養子肩膀,轉頭看向蘇雷曼。「剛剛那是巴魯特萊茵的傳說吧?我記得曾經聽誰說過,不在意真假的話是個有感染力的好故事。」

「大都市將軍果然見多識廣,立刻就抓到重點了。」蘇雷曼終於找到能對上頻道的人,咧開嘴先敬酒為快。

「哈哈我們家這小子有時候就執著錯了點反而變成遲鈍,連稱讚都聽不出來真是讓你見笑了。」

被養父一點醒,瑪法姆特瞬間羞愧的滿臉通紅,意會過來蘇雷曼是在隱喻他在四將國叛亂事件的處理上,是置之死地而後生,被激發了最大潛力,因此打出漂亮的一仗,也取回將軍的地位,有如重生的鷹一般。而自己養鷹太久,聽到和鷹有關的事,便直覺以自己經驗看待,居然執著想辯論故事是真是假,真是太可笑了。

「哎呀我想起來了,那是很久以前薩卡納斯將軍提過的吧?我記得他好像有一本帝國傳說的書,後來捐給首都圖書館了是吧?」

「確實是這樣沒錯。」蘇雷曼朝瑪法姆特眨眨眼。「薩卡納斯將軍過去尚未擔任十三人將軍,還在各局間歷練時也曾待過首都圖書館館長,並且蒐集整理了不少帝國相關的資料。我想現在這些資料,新上任的外事局長很值得去認真研究研究。」




**


「感謝您給了選書建議。」瑪法姆特感覺這一次肯定是自己和薩卡納斯有史以來講最多話的一次,雖然稱不上愉快的聊天,僅只是他發問,對方精簡扼要惜字如金的回答,但至少沒了平常會議上被駁斥的壓力,兩人也還算溝通無礙。

──其實對方私底下也沒有想像中的恐怖嘛!

──果然就如同卡里路將軍所說,如果一直執著錯了點,反而會變遲鈍,而錯過更重要的事情呢!

按捺著雀躍踏出藏書間,瑪法姆特決定趁此機會將話說清楚。

「啊、對了,既然水晶柱您不打算收回,那我會繼續妥善利用,必要時也可能委託耳役和目役替我調查他國情報,您可以接受吧?」

「你還真敢要求啊!」薩卡納斯臉色微沉。

「我不會胡亂要求,這點自覺我是有的,您也是相信我,才讓我繼續持有水晶柱,不是嗎?」抱著整疊書的金髮少年收凜表情,嚴肅回應道「為了特魯齊亞,為了阻止帝國侵略,我會盡全力去做我能做的事。但如果涉及專業的事,也還請您助我一臂之力。」

『居然也開始學會拿國家出來談判了。』望著那對澄澈的天空色眼眸,薩卡納斯忍不住冷哼一聲。「等你真遇到了再說吧!」

沒有否決那將就等於同意,瑪法姆特露出笑容,朝毒藥將軍鞠了個躬表示感謝,但薩卡納斯沒再理會他,連頷首一下也不給,便轉身走回藏書間。

藏書間的桌面,還擺著一些剛才被兩人挑選出來又淘汰,尚未歸位回架子上的書。而那本泛黃陳舊的帝國聖經也在其中,被攤開來躺在其他書本之上。

「多嘴的蘇雷曼!」看見那本聖經,薩卡納斯忍不住嫌惡的嘀咕,開始斟酌之後避免和密探網長官透漏太多閒話,免得對方自以為是的想一直替兩人牽線製造溝通機會。

本來鷹傳說的事情,是自己在四將國叛亂平定後,將軍會議開始前幾天,他和蘇雷曼在討論後續瑪法姆特可能會被如何安排時,隨口不經意提起的想法,沒想到居然被轉達給當事人了。

「算了,反正那小子也不知道是我說的吧!」搞不清自己突然浮起的複雜情緒到底是有點遺憾,還是不用再擔心被多問而鬆了口氣。薩卡納斯順手拿起陳舊的帝國聖經想塞回櫃子上,卻沒想到舊書堪不起折騰,幾張本就稍微破損的書頁竟然掉了下來,在半空中舞動著飄轉了幾圈才紛紛落地。

忍不住嘖了一聲望向滿地掉落的頁面,落在最上的正好就是鷹傳說的那頁插圖,張開雙翼的雄鷹彷彿要衝出紙張飛向空中般,直撞進他的視野中。

沉默望著紙張幾秒,薩卡納斯罕見的露出一抹溫柔微笑。






------------------------

糾結著毒藥曾經是帝國的人,所以看懂且知道帝國的一些東西應該不意外吧?然後又在查犬鷲資料時看見了那個被打槍N百次的老鷹傳說,覺得挺適合一用,就拿起來寫了。

雖然很想加減發點糖,但是發現還是這樣有距離的相處模式才最像他們。結果寫完更餓了……好想吃糖(倒地

 
评论(3)
热度(44)
© 零雨其濛/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