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泡沫

*達亞

*感覺應該有肉但是沒有,純粹是沒時間寫,自行腦補吧!(欸)


忍耐著亞爾斯蘭從一進浴室就興致盎然的飛快脫光、滾滿一身泡沫後,就著滑溜的觸感,在濃郁芳香中依貼著自己身體上上下下的磨蹭不止,達龍感覺自己此生的意志配額可能在今日就會消耗殆盡。

「殿下,您到底哪裡學來這種……危險的行為?」坐在浴池邊,按住血氣已經上湧到極限的鼻子,裸身接受服務的騎士困擾著閉緊眼睛發問。

「危險?還好吧!這點泡沫而已我不會摔倒的。」顯然回答在另一個層次的王子,就著一吹就足以泡泡四處飛舞的沫花,緊貼在騎士背上用自己赤裸纖細的胸腹不斷磨蹭,滑溜又暖燙的奇妙觸感使他分外興奮而聒噪,扣在達龍肩上的雙手也不自覺加...

傳奇之外

*達亞,第一部與第二部之間的隨想衍生

*正劇嚴肅向略黑,慎


規律的馬蹄聲劃破了淺坡上的寧靜,黑色馬身如一團烏雲席捲,夾帶著勁風滾滾而過,驚的蔓生的野草也隨之伏倒。

「那爾撒斯知道我偷溜出來,應該會想把耶拉姆宰了吧?」馬背上的少年國王閉上眼放鬆身子向後靠在騎士懷裡,長長吁了口氣。

操縱著韁繩示意愛馬放慢速度,達龍總是嚴肅著的臉也浮起笑意。「我以為他該感到驕傲,耶拉姆的喬裝能力越來越強了,連假扮陛下都沒有問題。」

想到耶拉姆戴上假髮後學著自己一本正經坐在桌前批閱公文的樣子,亞爾斯蘭也忍俊不禁,為想出這點子的自己有些得意。雖然可想而知被嚴格的老師知道了,國王和侍童都要一起被訓斥...

意外

*達亞、那耶

*全員崩壞OOC有


「欸?殿下和小耶拉不在啊?」放下撿成一綑的柴薪,奇夫在屋裡東張西望搜尋兩個小孩子的蹤影。小隊暫時棲身的廢棄農舍就那幾個隔間,裡裡外外都沒看到人,估計是出門了。

「有耶拉姆跟著,比跟你在一起安全多了。」用一貫冷淡的吐槽當作回答,法蘭吉絲老神在在的磨著箭鏃,並適時的把箭鏃尖端轉向猛湊過來唉唉叫討好的奇夫鼻尖。

「吵什麼,這不就回來了?」聽到門外傳來兩個少年吱吱喳喳的談話聲,那爾撒斯咂了咂嘴,慢條斯理的端著茶杯,真是甘甜潤喉的好茶,尤其是耶拉姆泡的更是恰到好處,等等一定要好好在稱讚下貼心的小侍童,耶拉姆被稱讚時總會露出那靦腆的笑容,可愛的足以把人融化...

寶石06 (完)

那明顯是套稍大的女性衣服,街燈昏黃下依然可清楚看見花朵樣式的刺繡鑲邊,以及胸口、袖口的裝飾珠子,還有整組的半透頭紗。雖然說偷跑出宮確實需要點喬裝以免被認出,但達龍真沒想過亞爾斯蘭會帶女裝出來。

「哪來的?」「玩遊戲贏來的。」亞爾斯蘭理所當然的說著邊迅速的將衣服套上,他扯下束起頭髮的帶子,甩了甩滿頭銀亮髮絲,用手指隨便梳梳權充整理,再由達龍幫他披繞上頭紗。

「這耳環是…?」頭紗繞到王子耳邊時,達龍認出了自己從絹之國帶回的貢品。黃玉,絹之國視為辟邪護身的美礦,小而圓潤,簡單精巧的耳環現在像寶石鑲在精美的臺座上般,在亞爾斯蘭細嫩的耳垂上散發著柔潤的光澤。

「因為想說要喬裝得像一點,所以我自己穿...

寶石 05

亞爾斯蘭失落的苦笑。「如果我能去就好了,不過父王大概覺得我還不夠資格在宴會上出現吧!」

當然有多少聽聞了國王父子之間感情不甚親密的傳聞,奇斯瓦特搓著下巴的長鬚端詳起眼前這個易於親近的王子,溫和、健談,而且總是誠誠懇懇的,即使不以王子的身份來看待,也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才是,固然以帕爾斯的尚武傳統來看是嫌單薄文弱了點,但畢竟還是個孩子,還可以慢慢鍛鍊的。

皇室內的家務事果然難懂。奇斯瓦特在心裡嘆息,看王子這樣子,長大後肯定和安德拉扣拉斯王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吧?要是哪天國王與王子的意見衝突要臣下做出選擇,肯定是場麻煩帳。

「那,達龍你呢?今年也是打算和同袍去城外狩獵?」

奇斯瓦特決定換個話題...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