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寶石 05

亞爾斯蘭失落的苦笑。「如果我能去就好了,不過父王大概覺得我還不夠資格在宴會上出現吧!」

當然有多少聽聞了國王父子之間感情不甚親密的傳聞,奇斯瓦特搓著下巴的長鬚端詳起眼前這個易於親近的王子,溫和、健談,而且總是誠誠懇懇的,即使不以王子的身份來看待,也是個討人喜歡的孩子才是,固然以帕爾斯的尚武傳統來看是嫌單薄文弱了點,但畢竟還是個孩子,還可以慢慢鍛鍊的。

皇室內的家務事果然難懂。奇斯瓦特在心裡嘆息,看王子這樣子,長大後肯定和安德拉扣拉斯王會是截然不同的風格吧?要是哪天國王與王子的意見衝突要臣下做出選擇,肯定是場麻煩帳。

「那,達龍你呢?今年也是打算和同袍去城外狩獵?」

奇斯瓦特決定換個話題...

寶石04

雨水混著淚水滴落在達龍臉上,驚醒了思緒混沌的他。居然還讓溼透又受傷的殿下繼續淋雨,自己真是太失格了。他慌忙用雨披將亞爾斯蘭包住抱起,即使那雨披也差不多溼透,再淋下去也不會比現在更狼狽,他還是三步併做兩步的將王子送回寢宮之內。

從矮房通過花圃進到走廊再返回王子的寢室,沿路上兩人都是沉默的。亞爾斯蘭把自己溼透的頭倚在達龍肩上,雨滴順著斗篷的邊角打在他臉上,匯聚後又順著臉頰弧度滴落,濕冷使他縮了縮身子。偷偷仰望,達龍的表情已經又恢復平常那樣嚴肅,專注的抱著他往房間的方向前進,也就是說他距離『離開宮殿』的可能也越來越遠了。

沒能繼續探索使他有點失落,但被達龍緊抱住的溫暖又使他無比心安。

如果要找...

寶石 03

後來,當他們終於完整瞭解了隱蔽的真相之後,除了豁然開朗的辛酸之外,還會有一點責怪當初怎沒更機靈些早早看破其中矛盾,然而人多半是如此盲目的,身在迷障當中要能用澄澈清明的視角看穿細節,是多麼困難的事。

『有些事情,保持無知會比較好。』老將軍用一句世故的結論暫時堵住了姪子的追究,但仍阻不住又幾個月後雨季的那場意外。

若要問達龍是何時從效忠王室的軍人轉而成為亞爾斯蘭專屬的騎士,或許不該從亞特羅帕提尼的戰役,而是應該要追溯至更早,王子滿十一歲後第一個雨季的事件。

那是帕爾斯年末必定迎接的雨季,海風穿越峽灣從南方基蘭海港為起點,夾帶豐沛的雲雨,雷電交加如鼓笛隊鏗鏘滾滾而過般,降下豐沛的雨水到秋季豔陽...

寶石 02

**說是達亞不過這篇王子才10歲

**初相會的OOC腦洞,跟小說或漫畫不符合處請當作不知道吧~


即使不刻意去計算著,日子也會順水推舟著自然而然的溜過,計畫中的、計畫外的都沉沒在緩緩流過的時間長河裡,靜待日後打撈或被永遠遺忘。

宮廷裡沉悶無趣的生活,便是會被亞爾斯蘭選擇遺忘的部份。然而在那之中,還是有一些值得他在回憶時由衷微笑的事情。

例如練劍。

為了想早點能夠出去,他堅定的要求巴夫利斯馬上開始上課。於是每到下午,太子寢宮外的小廣場便會揚起一波波木劍撞擊的頓重響音,以及巴夫利斯指示動作的呼喝,像是持續不斷地擊鼓般迴盪在廣場的每一個角落。

亞爾斯蘭一開始對於只能拿木劍練...

寶石 01

**刷完P站被ユウノ太太森森擊中萌點而爆炸惹…

**奇亞、達亞

**殿下入宮的歲數小說和漫畫似乎有bug,於是便OOC了,包括和達龍的初相會也(ry


「吶!奇夫,雖然不是什麼大事情,但我一直很想問你一個問題!」

亞爾斯蘭蹲著的身子擋住了樹陰下稀薄的光線,陰影裡的天真笑容認誰都無法抗拒,尤其是對他深感興趣的奇夫。放下正調著弦的烏德琴,奇夫誇張的以指輕捲亞爾斯蘭銀亮的髮絲,一臉魅惑的輕笑。「什麼問題呢殿下?是有戀愛相關的煩惱了?」

「很可惜不是唷!我只是想問你這個耳環,像個什麼動物腳掌似的,是有什麼涵義嗎?」從一開始羞窘不知怎樣應付,到現在已經習慣奇夫總近似調戲的動作口吻,亞爾斯...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