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Laplace's joke

**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

**堅持原作至上黨建議不要進來踩雷,以免外酥內焦。

**達亞


在最接近答案時,解答被粉碎了。

「不能殺他啊!」顧不得自己腹部血如泉湧已經染紅地面石磚一片,巴夫曼死命抓住達龍的披風,用垂死的力量阻止他追殺銀假面。

「王室血緣…你們手足不能再自相殘殺了…」

血緣?他跟銀假面?

不等他猶豫,達龍只一閃神,銀假面已經跳下城牆,順著斜坡滾落。從這裡開始,一切就走樣了,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發展,但也一時說不出哪邊不對勁。

畫面似乎曾經出現過,可是又好像是第一次上演,飛快的在...

人間如戲

**全員OOC溫馨(X)

**已經是陛下然則並不重要。


太陽女王的國度被魔君佔領,有著銀色長辮的美麗女王不知去向。魔軍四處肆虐,大地陷入黑暗與冰凍,民不聊生死屍遍地,可憐的人們苦苦等待著英雄解救。

就在數個月後人民都絕望時,女王最忠心的騎士自海底現身,傳說那騎士原來是頭黑龍,對女王一見鍾情後捨棄龍身化作人類誓言守護,跨下黑到發亮的俊馬能在夜間生出羽翅,載著手持長戟的騎士橫跨千山萬水,直奔王都。

原來女王被魔軍俘虜後逼著跳入海中,然而女王足智多謀的假死騙過魔軍,反而游入海岸下的洞窟取出寶劍,並藉由雄鷹聯絡了隱藏到各地的部將後,一舉發動反攻。

疾馳的大軍自森林自峽谷自日光所及之處...

夜話

**動畫14話後的腦洞



「殿下,剛才我突然覺得您跟那爾撒斯越來越像了。」


「咦?」原本趴在床上已經眼睛半瞇的亞爾斯蘭聽到達龍的感慨,忍不住撐起身子偏過頭,看著正幫自己按摩小腿的騎士,不太理解這評語打哪興起。


「不只是思考用策略的部份,還有表情也是。」達龍笑著揮揮手示意殿下放鬆身體,繼續仔細的按壓著王子結實但稍嫌削瘦的小腿。正在成長期的亞爾斯蘭常常夜裡犯成長痛,有時還會突然抽筋,因此只要時間和環境許可,達龍就會主動替王子揉揉膝蓋和小腿舒緩疼痛。


「我的表情……怎了嗎?」亞爾斯蘭疑惑的揉了揉臉頰再拍一拍,這張連敵將都稱讚可愛的臉,其實有時挺讓他感到挫敗,覺得自己一直...

達亞短篇

**腦洞隨手短打集合一下,沒頭沒尾純自嗨慎!

**其實應該總標題是達龍受難記(XXX)


變裝


「殿下?」如果下巴可以拿下來,達龍現在應該已經如此。

身著素雅女裝,面紗掩到只剩對深藍眼睛的少年王子將食指堵在唇前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焦躁的搖頭。「你怎麼知道是我?」

他明明已經做好萬全的變裝,連走路姿勢依照『師傅』教得改為細碎小步,還混在一大群逛街的女孩中,怎還是會被認出來?

將震驚的王子拉出人群,騎士深怕他被人多看幾眼般,用披風將他包著緊抱在懷裡,往繫馬的方向走去。

「殿下,下次要偵查請讓我或其他人就行了,您別再扮成女孩子,太危險了!」

「我有帶著劍啊!而且我會注意的。」...

誤會

**全員溫馨(O)OOC(?)

**達亞有但比較像癡漢與女神(X)


「嗚嗚…好痛!」

「殿下,您要喊可以,但拜託不要亂動。」

「我盡量嗚嗚……」

「唉!那我繼續囉?」

「嗯…」亞爾斯蘭的回應帶了點哭腔,讓守在門外的其他人全都忍不住跟著心頭一緊。

「啊啊啊好痛好痛,救命啊啊耶拉姆你輕點啊啊!」哭叫再次響起。瓷盆撞擊在桌面發出清脆的鏘啷聲響,伴隨摺耶拉姆無奈而略為拉高音調的抱怨。「殿下!您不能忍耐的話,還是換達龍大人來上比較好?」

「嗚嗚達龍…」「臣在!!」亞爾斯蘭話才剛起個頭,門外早就已經擔心的順時鐘二十圈、逆時鐘三十圈、原地打轉幾千步,兜圈子到加斯旺德眼花的達龍,一聽到殿下...

2 3 4 5 6 7 8 9 10 11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