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夜之忠誠

**BJD COS 照片大量注意


有時候分不清楚現實與夢境也挺好,顛沛戰鬥已持續幾個月的兩人皆如是想。

少年不太習慣的摸了摸胸口和雙臂,從未這樣袒露的冰涼感有些不太習慣,他抬起頭,羞窘的開口。

「很奇怪對吧?」

回答他的是顯然更加不知所措的吞嚥聲。

摸著與少年白皙肌膚相襯的深藍柔軟緞料,戰士甚至不敢脫下手套,就怕自己粗糙的指繭刮壞了熠熠生輝的完美。

執起少年的不安朝自己探來的手,在手背上落下輕吻。

「非常完美,殿下,恕我真的想不出該怎樣適當形容…很美。」

「是嗎?」亞爾斯蘭緊繃的臉色稍緩,突然笑了出來。「不過穿這樣,我都不知道該怎樣動才好了。」

雙腳埋在厚重的裙擺裡,...

[製作紀錄]達龍頭毛--美人尖娃髮


先貼一張成品。


之前找到百度上分享的製作方式就來嘗試,算是很容易上手,而且材料也很容易取得,真的找不到滿意假髮時不妨用這方式玩玩自製。


材料:

衛生紙(不要懷疑wwww)、髮絲(我是用羊毛頭那種毛料,也可以用一般髮排)

工具:

剪刀、白膠、保麗龍膠、保鮮膜、奇異筆、小鐵夾

如果有胸台那再好不過,不是只有展示妝用的上,修頭髮時胸台也超好用的!因為我沒有…所以就…隨便弄個啥能把頭架起來就好OTZ


一開始我只是因為達龍的頭髮是完全往後梳,梳成馬尾後髮量非常少(一個未來會禿的概念←),又有形狀明顯的鬢角,用一般的假髮效果非常差,毛頭也找不到合用的,所以找了縫美人尖的方式,...

盔甲

**本來只是開電腦找圖確認顏色卻寫了短打

**其實是這幾天做盔甲的心得(X)


陽光撒入廊間,照在清洗後靠牆晾曬的盔甲上,照得沉黝的黑甲也難得閃起光澤,連帶也映出金屬上雜亂的戰後細痕歷歷。


沉默保衛著主人不受傷害,就如同盔甲主人捍衛著他一般。他蹲下身來,忍不住好奇的去觸摸那些傷痕,凝神猜想著每道傷痕的來歷。


最為厚重的胸甲守護心臟,使那全然為他勃勃跳動的心能持續熱血澎湃;腕甲粗到需要他兩掌合攏才能圈住,包裹著白日持戟守候、夜裡深擁安撫他的健碩雙手;頭盔頂的紅羽因溼潤而垂下,他小心捧起,細撫自前額延伸到鼻樑的兇獸花紋,經月戰鬥令銀漆斑駁,獸卻仍舊威武,兀自傲狠難馴。...


誓言

**神前決鬥之後

**戰損版達龍簡直刷新帥度新境界!!!


雕琢精緻的花棱窗外,夜空一片陰暗,偶爾月色趁著雲霧稀散時從邊角透了點銀亮出來,隨即又被夜風趕進黑暗中。

剛新確立了國王的王都應該是充滿喜悅的,王宮內往來的侍衛宮女們卻都是面色疲憊,倉促沉默的來去,連帶著廊上搖曳的火光也透著蕭瑟,渾然沒有大事底定的輕鬆。

步伐聲自廊後響過。侍衛們竊竊私語著,遠望著越過長河邊境而來,替他們決定了國王繼承的帕爾斯來客,眼神充滿好奇。

隊伍最前方,是原本他們輕視的,年幼嬌小、看起來軟弱無力的帕爾斯王太子,處處找不出適合為王的資格,卻有著那些高人一等的部將們隨侍。尤其是神前決鬥一戰之後聲名大噪的猛虎...

Laplace's joke

**一旦接受了這種設定…!?

**堅持原作至上黨建議不要進來踩雷,以免外酥內焦。

**達亞


在最接近答案時,解答被粉碎了。

「不能殺他啊!」顧不得自己腹部血如泉湧已經染紅地面石磚一片,巴夫曼死命抓住達龍的披風,用垂死的力量阻止他追殺銀假面。

「王室血緣…你們手足不能再自相殘殺了…」

血緣?他跟銀假面?

不等他猶豫,達龍只一閃神,銀假面已經跳下城牆,順著斜坡滾落。從這裡開始,一切就走樣了,好像不應該是這樣發展,但也一時說不出哪邊不對勁。

畫面似乎曾經出現過,可是又好像是第一次上演,飛快的在...

2 3 4 5 6 7 8 9 10 11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