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亞爾斯蘭戰記坑底,騎士殿下萬歲。
長髮傲嬌受控、娃媽、手作廚、COS魂、偶爾奮起的懶散寫手。

餘濤 02

**小說第六卷基蘭港暫時平定為背景的腦補。

**原創人物有,介意者慎入

**達亞(R18)


突如其然這麼一摔,亞爾斯蘭整個都嚇醒了,居然因為心情差就滾下階梯,再沒什麼經驗比這次更愚蠢更尷尬了。

「殿下!沒事吧!」見亞爾斯蘭悶不吭聲只是瞪大眼睛,達龍心焦如焚。「您怎在這裡?有沒有哪邊摔痛了?」

「還好…」呻吟著稍微動了下身子,亞爾斯蘭掙脫開達龍的手臂自己站了起來,幸好階梯上地毯挺軟做了些緩衝,比起練劍時動不動磕了膝摔了膀子,現在這一跌還不算太激烈,就是滾了太多圈開始有些頭暈。

達龍還想伸手去扶,但亞爾斯蘭卻下意識的甩開了,這從未有過得舉動讓達龍詫異萬分。

「達龍大人,這孩子...

餘濤01

**小說第六卷基蘭港暫時平定為背景的腦補。

**達亞。奇亞有…吧?


當奇夫聽到殿下要求自己傳授「如何適當且婉轉表達心意」時,先是一臉不可思議的掏了掏耳朵檢查自己沒有聽錯,接著又拍拍腦袋證實自己是醒著的,然後才湊近臉到亞爾斯蘭忍不住要倒彈一步的距離,嚴肅的再次確認:「殿下,您這要求到底是針對哪方面而來?」

亞爾斯蘭靦腆著笑容眼神以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如果是指對一般外交辭令,或者接觸一般士兵或民眾,殿下你只要維持原來的方式就足夠了。」觀察著殿下的天真笑臉,奇夫試探般的先往平日對方在意的方向回答。

「就是因為用我平常的方式沒辦法適當表達,所以才來問你嘛!」亞爾斯蘭臉上迅...

承諾

*時間點大約漫畫第三集左右

*應該還是達亞為主


「沒想到殿下這麼大了,還會讓我看到你的淚水。」


「哪時…哎哎!」被達龍提醒了尷尬的事,亞爾斯蘭瞬間面紅耳赤。雖然說是真情流露,但在當時還不是那麼熟稔的軍師面前落淚,回想起來也還是有些羞恥。他別過臉,聲音有些倔而悶。「因為真的很難過嘛!現在被你這麼一提,想起來也還是很傷心。」


馬蹄聲靠近了些,達龍從左後方稍微加快速度與亞爾斯蘭平行並進,若亞爾斯蘭此時回過頭來仔細看,會注意到達龍的眼神有些閃爍。「感情豐富且真誠,這是殿下的優點,我沒有別的意思。」他只是想說,見到殿下晶瑩淚珠滴落的那一瞬間,他的心像是被絞扭住般疼痛,若無旁人在場...

短打堆積

〈青金石〉


那是個美妙到無法直視著殿下吐露的夢境,以至於被叫醒時,夢境延續的衝動讓他直覺的朝近在咫尺的臉頰放肆進攻,比夢境中還要柔的雙唇如此惹人憐愛,夜色般深邃的雙眸因突如其來的激情而迷濛的模樣如此誘人,讓忠貞的騎士失了分寸難再忍耐。


「唔…達龍、你睡昏了嗎?」被吻到喘不過氣,才終於掙脫開來的亞爾斯蘭,一手已掌心堵住達龍熱烈的唇,緋紅著臉抗議。他明明只是想靠進觀察達龍睡著的表情,怎一個眨眼就被佔便宜了呢?


清醒後其實直覺反射動作已確認其餘同伴都不在現場,獨處給達龍撞了膽。他握住亞爾斯蘭堵在他唇上的手,順勢將嬌小的身軀扯進懷裡,王子淺色的髮絲騷到他臉上,少年特有的乾淨青澀氣息滿...

初戰之夜

亞爾斯蘭戰記衍生,CP達亞



動畫2~3話/漫畫第5話腦補妄想。



--------------------------



這是帕爾斯軍大舉敗北的第一個夜晚,夜色公平的籠罩了大地,無分死屍堆積遍地的亞特羅帕提尼平原,還是山中平靜的小屋,都在黑暗之中沉默。



半月高掛,星子閃爍,天不管地不管的這處安適之居,被狼狽投奔來的客人稍稍打亂了一派悠閒的氣氛後,很快又回歸寧靜,草木的香氣順著夜風輕輕彿入,洗滌戰士卸甲厚的疲憊,然而平日吵鬧的蟲鳴卻靜謐了,彷彿是呼應著遠方無處歸家的戰死亡靈般而沉默以弔。



夜深,屋內燈火昏黃,餐廳內兩個多年未見的老...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