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依然是重刷小說的腦洞,大約是第三卷辛德拉後回培沙華爾的時間點

*摸手的腦洞來自あろえ太太的推特發言wwwww


「練習完了?」

停止住擦拭到一半的長劍,達龍靠坐在城牆上溫柔笑望迎面走來的少年。陽光自後方替飛舞的銀紫髮絲滾上一圈金亮,光影中的精緻臉龐似乎不太開心。

「哎、肩膀都快廢了。」

按住因為練習射箭而發痠的右肩轉了轉手臂,亞爾斯蘭有些賭氣的鼓起臉。明明是個男性卻得學用女性的弓法,這對一個期待自己獨立強壯的少年而言不啻是打擊。雖然奇夫不斷巧言安慰『反正原理相同,等殿下再長大些一定能進階的。』但就目前為止,他實在感受不到身體茁壯發育的跡象。

他並不是排斥法蘭吉絲的教學,...

歸處

*小說第二卷~第三卷的超.腦補,我的腦洞越來越OOC了(躺)

*達亞,少女心殿下慎入!

*R-18


遠處宴會的歌聲已經歇止,僅有些零星的話語和吆喝,稀稀落落,鑽過門縫後從亞爾斯蘭耳際掠過,然後隨著自陽台掃入的寒氣化為白霧。

已是寒冬,培沙華爾城又依傍著山,自山尖帶下的夜風特別寒冷,下意識的攏緊披在肩上的披肩,亞爾斯蘭靠坐在床上,心不在焉的翻著書頁。剛才假借困倦為名義而逃離了成年人之間以酒相逼的筵席,亞爾斯蘭端起床邊矮几上預備好的紅茶啜了一口,芳純的茶香在唇齒間散開,自喉間回甘起來的甜味是如此舒服,讓年紀尚輕的他難以理解成人們為何捨棄這種美味,要互相推逼著灌那種辛辣的液體。

「殿下...

其後

**漫畫23話的腦補

**奇夫依舊鍋王不解釋


馬蹄聲踏破寧靜夜色,捲起狂風掃的林間枝葉隨之顛狂,驚起了幾隻原先已休息的鳥兒慌張的吱呀鳴叫。

「沒人追來,今晚先在這叢林裡休息吧!」

預計成為宮廷畫師,不過目前還是王子專屬軍師的那爾撒斯拉了拉韁繩馬,率先慢下速度。

確認了四周確無追兵,跑在隊伍最前的樂師在稍微平坦的土台上勒住馬鞍,跟隨在後的馬匹們紛紛隨之停下,起落的鐵蹄激起了一陣塵土飛揚。

命運起落無常,一天之內亞爾斯蘭一行人便經歷了幾度轉折,日落前還在荒野中被魯西達尼亞軍追殺,入夜後已在守備堅實的卡歇城享受美食,但隨即又與卡歇城的領主荷迪爾兵戎相見直至生死交鋒,最後在這深夜時...

餘濤03(END)

**小說第六卷基蘭港暫時平定為背景的腦補。

**原創人物有,介意者慎入

**達亞


那樣煽情的畫面太過衝擊令他羞恥難忍,扯過散落在一旁的衣物,亞爾斯蘭急急想跳下床,身體動作卻還跟不上腦子,險些二次摔跤以臉著地,幸好達龍豪無意外的眼明手快撈住了顯然腿軟的王子。

「別走!」低沉而磁性的嗓音充滿歉意,擁抱的手臂溫暖而柔。「抱歉,我太心急了,請殿下原諒,我不會再亂來了。」

逃走的決心瞬間就被這樣的熱度溶解,笨拙想替自己擦拭、套上衣服的動作使亞爾斯蘭目亂神迷,他吸了口氣稍微挺起身子,從亂哄哄的腦袋裡挑揀用詞。「我沒事,真的。只是,有點…嚇到。」

其實何止嚇到,他根本被這過度飛越的發展嚇...

餘濤 02

**小說第六卷基蘭港暫時平定為背景的腦補。

**原創人物有,介意者慎入

**達亞(R18)


突如其然這麼一摔,亞爾斯蘭整個都嚇醒了,居然因為心情差就滾下階梯,再沒什麼經驗比這次更愚蠢更尷尬了。

「殿下!沒事吧!」見亞爾斯蘭悶不吭聲只是瞪大眼睛,達龍心焦如焚。「您怎在這裡?有沒有哪邊摔痛了?」

「還好…」呻吟著稍微動了下身子,亞爾斯蘭掙脫開達龍的手臂自己站了起來,幸好階梯上地毯挺軟做了些緩衝,比起練劍時動不動磕了膝摔了膀子,現在這一跌還不算太激烈,就是滾了太多圈開始有些頭暈。

達龍還想伸手去扶,但亞爾斯蘭卻下意識的甩開了,這從未有過得舉動讓達龍詫異萬分。

「達龍大人,這孩子...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