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雨其濛

雨非霏 or F子
娃媽、手作控、Rilakkuma教主、懶散寫手。

少女們的閒聊

載運著大量鳥肥的駱駝商隊經歷多日趕路後,暫時在綠洲的小市集裡休息。打發了駱駝手們去購買補給品後,作為商隊領隊的妮琪也總算能稍微鬆懈一下,和已經變成姊妹淘的瑪露姬塔王女一起去吃個點心。

市集裡匯聚了東西方的各式甜點,琳瑯滿目的排列在攤位上,考驗著少女們的錢包和意志,兩人在小攤前挑到眼花撩亂糾結許久,好不容易才選定了幾樣後入座享用。

加入薄荷的甜紅茶、果乾和浸過糖漿的甜甜球很快就送了上來,兩人邊喝邊閒聊著,享受這難得的愜意時光。


「妮琪小姐,妳覺得瑪法姆特將軍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

被這沒頭沒腦冒出來的問題嗆了一口紅茶,妮琪有些心虛的趕緊敷衍。「不就是個厲害的傢伙嗎?總是能...

畫冊裡除了彩稿,最值得的就是這幾張了( ˊ̱˂˃ˋ̱ )小時候的兩人都好可愛啊啊啊!還是團沒毛小雞(?)的伊斯崗達魯像玩具似的,還有歐風趴囉的兩人⋯每日吸毒吸吸!!!!!!

傳說

高崖上,碎石間,

那鷹敲擊著長喙致碎裂,

那鷹拔下了尖爪當磨練,

那鷹扯去了舊羽如落雪,

苦痛至極,方能脫胎換骨。

莫為其愁煩,

待月後,他必重新得力,宛如新生。

地上之人仰望啊!

當風起之時,鷹的力必加增無窮,

於新天新地裡展翅上騰。


  --摘自巴魯特萊茵國教聖典《依撒伊亞文書.詩篇.鷹傳說》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還以為你特地來此是想找什麼資料,結果是這個?」在首都圖書館裡不期而遇的兩人,眼神交錯數秒後,重疊在瑪法姆特手中的舊書封面上。

「嗯,那天晚宴聽蘇雷曼前輩提及圖書館有很多帝國的資料,...

傳書

**來信**


「『村里的幼鷹快飛到你那了,好好照顧他。』」


揚起手上的小紙條朝著愛鷹晃了晃,蘇雷曼揚起嘴角大笑。「卡特莉娜,我看起來很像個保母嗎?」

體型黝黑的雌鷹低鳴一聲作為回應,低下頭來整理自己的羽翼,似乎對於主人的提問不置可否。

「居然要我照顧人,這可真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囉!」雖然是抱怨,但蘇雷曼的語氣更多的是揶揄。他從指派自己擔任情報網的長官那拿過各式各樣的指令,無論是干擾、暗殺、或保護特定對象,能想到的幾乎全都做過,就是從沒看過要求『照顧』的指令。

「小幼鷹,指得是那個稚嫩的犬鷲將軍,是吧?」

雖然再怎樣看,這張小紙條上也不會迸出更多的字來,蘇雷曼仍是玩味的將紙條...

逆風翱翔 11

她不能再多停留片刻,否則便會被後方搜索她的傭兵們找到。

步伐聲很近,就在她躲藏的矮樹叢附近,使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但是她不能喘,不然被淙淙溪流水聲掩護的優勢便要蕩然無存。即使不刻意偽裝,她也已經渾身爛泥和樹葉,剛才逃跑時跌倒滾落泥坑,沾了一身髒污,現在倒正好成為最佳的掩護。

「隊長,這邊也沒找到!」

「不可能啊!那個臭婊子應該跑不了多遠才對。」

雜亂的步伐聲暫時聚集,幾個彪形大漢提著武器邊東張西望搜查,邊大聲的交談著。

「反正她沒水沒糧,能跑遠也沒用。老子最討厭在樹林裡找人了,回去了回去了!」

帶頭的那名傭兵粗聲粗氣的咒罵幾聲穢語,罵咧咧著示意其他人跟上,他們粗暴的踩踏著一地枯枝落葉...

1 2 3 4 5 6 7 8 9 10

© 零雨其濛 | Powered by LOFTER